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三十八章)

不会弃坑,就是开学了,忙。不定期更。
————————
@
黑发男人好整以遐地坐到了窗台上,简单地披着一件单薄的黑色绸衣。

他用他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饶有趣味地看着他的哥哥浑身赤.裸地艰难地迈着步子。

在这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伟大的雷霆之神全身遍布着他弟弟留在他身上的淫.靡痕迹。

他双腿直打颤,就算是最为艰险的九界的战争也从未让他失态至此。

他体内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像激荡的泉水不可遏制地往下流去,冲击着他体内的敏感之处,但是半路又被球所堵住了,快感让他眼前一花。

窗外的苹果树离这里有一段距离,实在难以想象,
这个金发男人究竟是怎样鼓着他那又满又胀的小腹,让湿热的液体操控着自己,然后颤颤巍巍地夹紧屁.股,继续往前走。

从这个角度,黑发男人可以将他的哥哥看得清清楚楚,
无论是他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牙印的脖颈、紧致的腰线、掌印未消的翘臀,还是他那掐痕明显的大腿根部……

这是怎样的一具身体呵!
他的哥哥用这具身体移山填海、劈石碎月……挽万民之危亡、平九界之动乱、救生灵于苦海……

可是啊,可是如今不过,成为了他一个人的玩具。
终于,
他的哥哥蹒跚地走到了一棵苹果树之下,他那泛着光、沾满白.浊的色.情身体已经被汗水重新打湿。

通感球正在他的体内一点一点地往下坠,给予他难以启齿的冗长折磨。

爬一棵树对于雷神来说,从来不是什么难事。
但这一次他用了很久很久。

他感到那球逐渐从很深的地方艰难地滑到了他敏感的腺体,他差点直接从树上摔下来!

粗糙的树皮和枝叉蹭破了他的皮肤、像最劣质的纱纸一样把他的身体摧残得通红一片。

但他毫无所觉,这实在是微不足道。

他咬着牙,去够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

洛基仰起头来,朝着那个方向笑着说“哥哥,加油”,
他的声音轻快又有蛊惑感,引诱着任何一个听者答应他的一切要求。

当托尔从树上下来的时候,他直接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但他仍然将那苹果捧在手心里,不让它沾上一丝灰尘,好像那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他一只手撑地,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像一只疲惫不堪的狮子。

他该怎样驱使那早已不属于他的躯体、让他走过这漫漫之路、来到他那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弟弟的身边?!

那光滑的球随时会挤开他紧闭的穴·口掉下来,沾满黏腻的体·液、砰地一声砸在地板上。

而且说不准什么时候,他们的那位客人就会将他的这副模样一览无余。

到了那个时候,那人就会知道当初救了自己的这位好心人,暗地里是怎样的不堪……

洛基看着他的哥哥,眼神中一半是鼓励,一半是柔情。

庭院里静极了,只有沙沙的风声。

那风吹拂在托尔染了血和其他液体的身体上,带着一丝凉意。

这是怎样一副奇异的场景呵!

金发男人是如此的坦然,好像什么都可以接受,又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但他是否真的如他脸上所表现的那样无所畏惧、无所为又无所不为呢?
他诚实的身体背离了他的意志,正如他的弟弟所期望的那样。

这时候草丛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动静,
一瞬间,托尔紧张得浑身发抖,他身上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都贲张起来……

这种外在的刺激给予他的强烈压迫感与暗在的兴奋,甚至超过了生理上的。

但是想想看,邪神洛基难道真的会让他亲爱的哥哥,就以这样的姿态,完全展现在一个卑微的中庭蝼蚁面前吗?

尽管洛基确实对那个人有少许莫名其妙的好感……

一只小黑猫从草丛中窜了出来,正是不久前他出门从中庭人那里赢来的。

那猫有着和洛基一样的绿色眼睛,毛色柔软体态可爱。
它悠悠地按着爪子,从托尔身边漫步过去。
洛基脚尖一点轻轻落地,将一跃而上的猫抱了起来。

猫慵懒地眯着眼睛,十分惬意地在他的怀里乖乖躺好。

那双手,
属于黑发男人的那双手修长、指节分明,曾经无数次给予他哥哥最为亲昵的爱.抚,无数次让他哥哥眼泛泪花、淫.荡不已……

而如今,它们正摸在一只小畜牲的身上。
托尔深知那美妙的触感,他想将它们一根根地都含在自己的嘴里,不停地吮.吸……

抱着猫的黑发男人一袭黑衣地立在那里,既有古老贵族的优雅,又有属于神祗的威严与神秘。

这样的洛基,欣赏着他的哥哥——

带有一种被玷污的美感的哥哥,一步一步半走半爬地来到他的面前。

宛如在进行一种奇特的宗.教仪式一般,金发男人用他那接受过洗礼的身躯,深情而投入地献祭着什么……

痛苦与愉悦、崇高与私欲、骄傲与忍耐并存。
洛基想,还有谁能像他哥哥一样表演得如此动人呢?

他应该给予他哥哥一点儿小奖励——他一向不吝啬于此。

托尔在洛基的身前倒下,全身痉挛着,模样引人怜爱,却又勾起人狠狠凌.虐他的欲望——

他越是强大,就越是令人想要将之征服。

但他,伟大的雷神呵,只会屈膝在一个人的脚下。

试想一下吧——

当这位神祗,自下而上缓缓抬起他低垂的头来时,他那湛蓝的眼瞳里闪过最明亮的电光……

一瞬间,就算是最为黑暗的瓦特阿尔海姆也会被照亮!
这怎能不令人心神激荡?!

洛基俯下身来,像亲吻自己最忠实的信徒一样,紧紧地抱住他、把薄薄的嘴唇贴在他的脸上、他的脖颈上……

洛基痴迷地啃咬起他的皮肤、在旧的吻痕上覆盖上新鲜的齿印。

“洛基……”
托尔沙哑地唤着他的弟弟,姿态比那只猫还要谄媚。

洛基突然用手轻轻抚摸起托尔鼓胀的腹部,从上至下……
看上去就像是在感受情妇为他怀的孩子。

“看吧,哥哥,你的身体真的很喜欢我喂给你的这些东西。
你将它们含了多久了呢?

你是不是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
但这已经是极限了吧……

真想让你一直这样湿辘辘、吃得饱饱的、再也合不拢腿……”

洛基接过托尔手中的苹果,咬了一口,用嘴喂给他。

他们共尝禁果,共享这份清新香甜。

“哥哥,谢谢你的苹果,我很满意。
它的味道就像你……

成熟得发了酵,轻轻一咬,满口都是醉人的甜。”

小王子因为得到了期望的苹果而开心不已,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用手指轻柔地把球从他哥哥体内取了出来,随着塞子的打开,
大量的白色液体如洪水决堤般一泻而出,那真是令人惊叹。

这些,所有的这些,
都是洛基释放在他哥哥体内的,到现在还温热着,有被长时间地好好保存与享用。

随着体·液的流出,托尔的腹部逐渐平坦了下来。
洛基将他虚弱可怜的哥哥送回了房间。
——

庭院中,棕发男人倚在一棵李子树下,半长的头发搭在冷峭的脸上。

他看起来毫无生气,几乎要与周围的场景融为一体。

他想起来,他本该在七十多年前死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不是一个错误,也不知道该如何找回原来的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他怎么也无法从这里走出去。

也好,他正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
适应今后再没有任何任务可做、适应正常人的思维、适应学会感受他人的情感等等。

他该怎样度过没有命令、没有杀戮……没有他所熟知的任何一种黑暗的普通生活?

他抬头所见是晴朗的天空,没有一丝阴霾;
他身下所处是散发着泥土的味道的土地,自然而纯净;
他背后的那棵树生长了一年又一年,未曾遭受任何人为摧残……

而现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
巴基甚至怀疑对方究竟算不算是一个人类。

就算是迟钝如他,也会莫名有一种感觉——
这个人,不属于这里。

就在不久前,
这个人被他亲手用刀刺穿,鲜血喷涌而出,脸上的表情痛苦而无助,礕波荡漾的眼瞳里逐渐一点一点地褪去了光泽。

但他现在不受任何风尘所染地站在那里,似笑非笑。

他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他的骄傲是一种习惯。

黑发男人微微抬了抬下颔,眼神睥睨,他说:
“你真该庆幸你遇到的是现在的我……我原谅你之前的冒犯。”

他轻轻的“冒犯”一词,将原本该是多么可怕严肃的你死我活变成了一场儿戏——
事实也的确如此。

因为某些原因,洛基心情不错,甚至越看巴基越顺眼。

巴基虽然自我人格还未完全重塑,但他脑子还是有的。
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也没有放下一直以来的防备。

“你看起来十分冷静,这很好,但我想……
这更多的是一种漠然。

你不在乎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是什么人,你不好奇他的一切……
我本应该对此生气。”

邪神接着又性格恶劣地问道,

“当你把你的刀刺入我的心脏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当你看到一条生命因你而终结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什么都没有,对不对?
那是因为你封闭了太久了。

你的双眼被蒙蔽,你的心灵被桎梏……
但终有一天,
你那发光得令人讨厌的灵魂会完全冲破层层阴云……

你记得你杀过的每一个人的名字,到那个时候,你该是何等痛苦?
你将怎样忏悔和祷告?

我可真是很感兴趣。”

“啊顺便一说,如果要祷告的话,你可要找对对象……

站在你面前的不是别人,

是阿斯加德的邪神,洛基·奥丁森。“

评论
热度(20)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