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三十九)

                                  (三十九)
邪神正式地、纡尊降贵地介绍了他自己,他很擅长做这种事。

巴基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自称为“神”的黑发男人,并吃下了一个成熟的李子……

那李子又红又紫,饱满圆润,在巴基唇边尤显艳丽。

看到这家伙这么坦然自若地吃着自家的果子,洛基只觉得自己刚才的一番说辞都无声无息地散进了风里、散得干干净净了。

巴基并非无动于衷,对方将他看得通透,这一方面引起他的极度不适和警惕,另一方面,他又隐隐渴望着从这个男人那里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神”……吗?

巴基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不要误会,”
洛基向他解释,

“我从没有什么崇高的神格和博爱之心,也没有什么收藏人类的爱好……

我只不过是不想让我那哥哥失望,
你不知道,他看到你活过来时,流露出的那份纯粹的喜悦……

我简直都要因此而嫉妒了。

你见过他了不是吗?
你会想,他比我更像一位神。”

洛基笑了笑,并不在意。

这时,
一直保持沉默的巴基终于开口说了他见到洛基以来的第一句话——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代价?”

邪神觉得好笑极了,
“你是认真的吗?你指的是……渎神的代价?还是吃我的果子的代价?

如果是前者,那你死一万次都不够……”

洛基摇头,一双碧色眼眸在密密长长的睫毛下显得诡测又暗含嘲讽。

“难道说,什么代价你都可以接受?
就算现在我让你脱光了跪下来你也照做?
双眼无神、口中应着“Yes,sir”、如同什么冷冰冰的机械……”

巴基闻言身体一僵,露出可怕的眼神来。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不但渎神、更要弑神了……
反正,他已经杀过对方一次了。

“啊你看上去就像是想要割掉我的舌头一样……”
洛基颇有自知之明,

“但是你做不到。”

说着,洛基从容地走近他,丝毫不担心巴基随时会暴起发难。

“不要紧张,代价就是——
你要去陪我哥哥喝个烂醉、然后跟他痛快地打一架。”

洛基向巴基伸出手去。
巴基沉默地凝视了对方一会儿,终究是不太情愿、不怎么自然地跟他握了手。

当初,那个金发男人说希望自己能喜欢他的弟弟……

巴基想,这并不怎么容易办到。

——
有人说,
每当一个你认识的人死去时,
他连带着只有你和他所熟知的那份记忆一同消逝了,你的一部分也就此死去。

巴基有一个本子,本子里夹着一张照片。
他常常将它拿起又放下,用手摩挲过无数次。

他想,
他还没有死去,因为这世上还有最后一个熟知他的人活着

——熟知七十年前的他。

他写起他的日记来,里面已经记了各种各样的内容——

有九头蛇的任务、有他杀死的人的名字、有他逃亡时的经历、还有他的记忆恢复进程……

现在,他这样写了起来:

……关于北欧神话我并不怎么了解,也无意于去窥探他人的生活,

但是,我感到些许困惑和困扰……

那个托尔·奥丁森,
每次他把酒杯砸碎在地的时候,我都想要跳起来抽出我的匕首或刀枪;

他还不好好穿衣服,不知道该说是像罗马角斗士还是澳洲土著……
至少,他该遮遮他身上的吻痕……

他的胳膊很沉,搂起人来简直要把人给憋死、勒死;

与其说是神,不如说根本是个大酒桶,还没有底……
见鬼,我真不该一时鬼迷心窍答应跟他“来一杯”!

当他口齿不清地喊着“嘿好伙计!”用蛮力拉住我不让我走的时候,
我分明看到他弟弟投过来一个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的眼神……

他喝多了就开始唱歌和胡说八道,九头牛都拉不住的那种,也不知道他弟弟平时都是怎么忍受他的。

大盘鸡、乳猪、烤全羊、烤骆驼、烤牛肉……
他吃了一只又一只、一头又一头……

如果神需要人类献祭、上贡之类的话,那么好多村庄恐怕都会因此而穷困潦倒。
不知怎么的我们就打了起来,看得出来,他经常这样干;

他仿佛永远活力充沛,越打越兴奋,但他缺乏一些人类的专业技巧。

他弟弟在旁边悠闲地吃着水果看得惬意,就算托尔一个不慎搞得鼻青脸肿,洛基也不曾皱一下眉,相反还会坦然地笑出声来;

而如果是托尔一直占上风的话,他弟弟就会深感无趣地翻白眼……

像这样与人痛饮、打架,对我而言已经模糊久远得像是上一世的事了,
但毫无疑问,我确实有着这样的记忆。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对兄弟之间的相处模式有些奇怪……

当洛基·奥丁森安静地看书时,他哥哥就一眨不眨地死盯着他看,我敏锐地意识到可能哪里出了什么异常,

于是,我立即也跟着托尔仔细观察起他弟弟来……

托尔看他弟弟看得认真极了,那样子不知道该说是在显微镜下观察微生物、还是老练的画师在心中无声无形地描摹……

但我想,托尔绝对不会画画。

我以我七八十年的专业经验,把他弟弟从头发到脚看了一遍

——连指甲都不放过,想要搞明白托尔究竟在看什么。

我观察到——
洛基·奥丁森可能有轻微的洁癖,他简直把每根头发都梳得顺滑整齐,衣服上一个褶子都没有;

他看书的时候像变了一个人,没有傲慢、没有嘲讽、没有狡诈、没有漫不经心……
他那双碧绿的眼睛里十分纯粹,他专注得宛如一尊精致的雕像,又像是玉石褪去外壳;

有谁能够想到,
这样一个人,竟然是传说中让人又爱又恨、给世间带来混乱灾祸的邪神、谎言与诡计之神?

同样也不会有人想到……
昔日的二战英雄、美国队长的同伴,成为了九头蛇的冬日战士。

我和托尔一起认真观察了洛基很久,但到最后,我也没有看出来洛基有什么问题,
只隐约感受到,空气好像都灼热了起来……

这听起来似乎很抽象,但洛基本人也感受到了——

他无奈地放下了书,说:
“哥哥,你这样看着我,我还怎么看书?”

托尔的一头金发好像瞬间颓废了下来,他脸上随之露出的神情是……“委屈”?
我不确定。

他简直像一只受到主人冷落的大狗——
“……我没有办法不看你。”

于是,
他弟弟哄人似的在他脸上“吧唧”一吻,眼里满是笑意。

然后,洛基转过脸来,挑了挑眉问:
“你也想要一个吻?”

我沉思了半天这个问题,
据我所知,这是一种再寻常不过的礼节,这没什么问题。

但是,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他们兄弟两个做起来……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也许在阿斯加德,神明的吻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便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除了亲吻以外,他们之间的其他互动也带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比如说摸脖子、揽肩膀、推搡、钳住手腕……

我记起来我不是没有和别人这样做过,那时我们常常在草地上滚作一团,仰面朝天痛快大笑;

我们赤坦相对,一同游泳、一同泡澡……

我们碰拳、拥抱时,眼中清晰地映出彼此明朗的容颜……

诸如此类的片段太多太多了,但是,那和这是不太一样的。

我向洛基·奥丁森打听史蒂夫·罗杰斯的事情,他说,美国队长现在正和他的朋友们为拯救世界忙得不开交。

说着,他就变成了史蒂夫的样子,看着我面露微笑。
我僵了那么一瞬,但随即皱起眉来。
我告诉他,他不像他。

“啊我知道,总有那么一些人,我不怎么擅长模仿……尤其是金发大胸这种类型的。
我原以为你见了会激动得不得了、甚至还会笑……”

洛基是这样说的,语气里不无遗憾。

但我还是怀疑他有几分捉弄、看戏的意思
………

写到这里,
硬汉派文艺青年巴基停了笔,他觉得自己似乎废话太多了,简直就像小学生在记流水帐。

但他实在是有一种恐惧,他总害怕自己第二天一觉醒来就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巴恩斯!巴恩斯!吾友——快来!”
“……”

巴基知道这是托尔又在喊自己了。
巴基宁愿他只拉着他那令人头疼的弟弟玩……
真的,他们两个可以玩得很好。

来到客厅,巴基看到托尔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放着什么奇幻冒险类型的片子;
而他的弟弟正十分自然地横躺着,长腿压上托尔的大腿……

这场景,巴基不知道该说是温馨还是什么。

“坐!”
托尔拍了拍身下的沙发,巴基沉默地看了一眼,不理解他究竟想让他坐哪儿……
巴基转身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

“……你知道这让我想到什么吗?”

托尔兴致勃勃,片子里勇士们正在浑身浴血地跟长毛凶悍的怪兽决斗。

巴基想,鬼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洛基·奥丁森是一个很会享受的神,能躺着就绝不坐着,能吃巧克力布丁就绝不吃原味布丁……
现在,
他知道他那尚年轻、热血的哥哥准是要开始讲一番“雷神的九界奇妙冒险物语”了。

这种时候就应该表面上配合一下——
是的,洛基也很擅长这样做。

他准备好了一桌的零食,随绿光显现出来的是——
薯片、薯条、鸡米花、巧克力、冰淇淋、布丁、浆果、三明治、甜甜圈、水果沙拉……
足以吃到听托尔将他的故事生动地讲完。

巴基从中随手拿了一袋薯片。

“中庭人,你可曾思考过你所在的这个世界?
当你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你一定对这神秘的宇宙深感好奇……"

——不,我从未好奇过。
巴基想。

"实际上,天地初开之际,世界一片昏暗,烈焰自南方升起,而北方则是无尽的极寒迷雾……”

巴基“咔嚓咔嚓”地吃着,洛基侧脸对他说:
“我打赌——接下来他不是要讲巨魔就是要讲屠龙了。”

然后就真的是这样——
托尔边看片子边陷入了一段似乎很是激动人心的回忆。

他绘声绘色地讲起,他在某个星球与一条龙为伴、消灭危害居民的巨魔的故事……

评论
热度(15)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