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四十一)

在远古时代,
人们深信天堂里满是诸神和怪兽,那是个魔法世界……
他们燃起火来,烤上最鲜嫩的麋鹿、架上一锅最纯的美酒,请尊贵的祭司跳着神秘的舞向上天祈祷;

出现在中庭的阿斯加德军队更是坚定了他们的信仰……
诸神的信徒无处不在,他们的赞歌简直要传到仙宫里伴随着黎明的到来。

——如果是那个时候,
雷神电光火石地降临到中庭,那么别说是一句话,就算他一时兴起讲上个几个月,人们也会恭恭敬敬地记下每一句圣言……
他说地球是圆的地球就是圆的、说地球是方的地球就是方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仙宫和诸神已然变成了虚无、缥缈的传说,人们会开玩笑说——
“如果我们祈祷的话会得到一场雨吗?
时代早变啦,就算我们砸了诸神的神殿改为供奉洛基,这也不会怎样!”

现在,
洛基只用了一句话就打消了雷神的念头——他问托尔:

“雷神,你的锤子在哪里?”

托尔立刻郁闷了起来,一言不发地抬头望向天花板。
妙尔尼尔在他头上飞来飞去、飞来飞去……但当他伸手去够的时候,它就欲擒故纵一样远远地躲开了。

巴基从沙发上站起身,平静又绝决——

“这是我的事情。”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他转身要离开客厅,背影像荒漠里的石,沉默而孤独,直引人为之发出沉闷而冗长的叹。

他要承担什么、他要面对什么、他要想起什么、忘记什么……
都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绝不会有谁救赎谁、谁分担谁的痛与罪……诸如此类的戏码
——就算是史蒂夫·罗杰斯也不行。

这个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男人,他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难的道路——

他选择活在这个陌生的世上、选择让那些血淋淋得难以揭开、如蚀骨之蛆的往事,日日夜夜地鞭笞他。

“你做好准备了吗?”
邪神问他,认真地问他,

“世人乃至诸神都是一样的,他们只会记得你的恶名,迫不及待地想要审判什么、给你打上什么烙印……
你可能终生都要在人们最深的恶意与咒骂中度过,他们恨不得把你钉在十字架上……但你不会为自己辩护。

你做过的、你没有做过的都无所谓了,少那么一份罪,人们也不会因此而爱你,最后你想

——那么就这样吧,就这样。”

巴基停下了脚步,他的回答是——

“我拾起我全部的过往,但我不会活在过去;
我时常深度自我厌恶,但我不会因此而沉沦;
我渴望自由与安宁,但我不会逃避我的责任;我不在乎世人如何看我,我在乎之人不会看错我。”

……这是怎样一番震聋发聩的宣言?
出自一个凡人之口,好似利剑刺穿了云霄。

这样一个人,就算是恶魔墨菲斯托,恐怕也无法将其诱惑与之签订契约。
洛基不禁笑了起来。

巴基走出客厅后,托尔拉过洛基的胳膊,将其一把扯到了自己怀里。
洛基顺势像没有骨头一样,惬意地趴在他哥哥的身上,胜过垫着一块舒服有弹性有温度的大靠枕。
他的黑发蹭在托尔的下巴、脖颈上,如小猫的软毛,让托尔感觉痒痒的。

托尔低头一口含住了洛基形状好看的耳垂——它又凉又薄;
托尔沿着洛基的耳廓慢慢舔砥起来,洛基从不知道他的哥哥还能做出这样细腻的动作,他开始对托尔温热的嘴巴还能为自己做些什么感到好奇……

雷神告诉怀里的弟弟自己有些难过。
可就算是邪神有时也猜不出托尔的心思,于是他只能像一个贴心的好弟弟那样问托尔——

“我的哥哥,你为什么难过?

因为你想念你的锤子?
因为你想念你的朋友?
因为你现在不能保护中庭、九界?
还是……你的鸡腿不够吃?美酒不够喝?”

“因为你刚才的话。”
托尔摇头,

“你说——‘世人乃至诸神都是一样的……’
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这样说?”

洛基愕然了一下,随即发出谎言与恶作剧之神一贯的笑声。他一边玩着托尔胸前的乳环,一边自然地答:

“洛基·奥丁森要说什么难道还会有特定的原因吗?
他想说真话便说真话、想说假话便说假话、想羞辱谁便绝不吝惜……一切全凭心意。
要是有谁想从中辨识、挑捡出什么……那无疑会是个笑话。

所以……
不如将他所有的话都当作玩笑与谎言,这样,也不至于总是一不小心就落入他的诡计,让自己成为一个笑话。”

托尔低声咕哝了一句——

我情愿成为一个笑话。

——
中庭某处。

英俊的年轻男子在床上和一个美艳的女人滚作一团。家常便饭一般,你情我愿。

“嗯……你知道吗?”

罗蕾莱边喘息边说,
“那里暗无天日又冷得如同冰窟……
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
我的喉咙被桎梏,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我真害怕啊……”

“你知道这样过去了多少年吗?
——六百年,整整六百年。

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我终日无事可做,被锁在那里动弹不得。
我数啊数,数了一天又一天,数了一年又一年……”

男子用动作来安慰她,他的身体可真温暖啊,他的吻可真令人沉醉……
但是罗蕾莱很清醒,她从来都是让数不清的男人为她沦为行尸走肉。
她要在各个星球组建起她的王国、她的军队、成为世界的主宰……
这样,
这世上就再无可束缚她之人、再无神明的条条框框。

她和这个来自阿斯加德的神明上了床,
她和一个她不能操控的男人上了床。
她已经厌倦了男人对她言听计从——
将军扶她上马、国王为她让出王冠、神父教皇跪在她的脚下……

就像一场不要命的豪赌,赌上她的一切。
罗蕾莱唤他的名字——

“范达尔……范达尔……”

然而她赌错了。
上一刻还深情款款的男子,下一刻一瞬间……用剑刺穿了她
——稍微偏离了心脏一点。

他脸上还保持着爱怜而绅士的笑容,拿剑的手却不滑一分。
她抚上流血的胸口,怨恨、不甘地瞪他——
“咳咳……你……就一定要做……阿斯加德的奴才吗?!
为了什么?为了……荣誉、地位?还是……你那傻瓜一样的大王子?”

范达尔转了转剑刃,让她充分尝到每一个角度生不如死的痛,他淡淡地说:

“你不该这样说他。”

她心念一转,突然笑起来:
“听说……他被流放到了中庭,你想找到他吧?
如果……如果我能帮你呢?”

范达尔没有丝毫的犹豫,给她戴上了镣铐。
“这件事自有二殿下去做。”

“你相信他?!”
罗蕾莱苍白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你竟……相信谎言与诡计之神?!
咳咳咳咳咳……你是打算……为托尔·奥丁森收尸吗?!”

范达尔扼住她的咽喉,微笑着说——

“你不会想让我为你收尸的,不要逼我这么做……好吗?”

接下来,他只要把人押送回阿斯加德就完成任务了。
但是,他还不想离开中庭。

他割下了她的舌头。

——

赫尔穆特·泽莫收到消息——伊文斯和他的船完蛋了。
对此他毫不意外。
美国队长带领神盾局特工组成特别行动小队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泽莫看着墙上挂着的美国队长的照片说——
“不过……你也到此为止了。
因为,
我已经抓到了你的阿克琉斯之踵。”

——就算是神,也是会有弱点的啊。

冬日战士在美国某地重现踪迹,神盾局抓到他只是时间问题。

中庭公元201X年7月6日。

在一座大楼楼顶上,巴基再一次见到了史蒂夫·罗杰斯。
他认得他,他也认得他。

与其说是不小心被神盾局的人发现,不如说是巴基主动暴露了自己的踪迹让他们来抓他。
他不知道他们所受的命令是否是“当场击毙目标”,他只能赌一把。

他有必须这样做的理由。

至于现在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这要从今天早上说起。

早上巴基起床去上厕所,敲门——
里面传来托尔的声音,声音有些奇怪。
吃早饭的时候,巴基看到托尔脖颈、锁骨等地方的痕迹更重了。

每次巴基想向托尔提出离开这里的要求,都被这个看似粗枝大叶的神用三言两语漫不经心地叉开了,他哈哈地笑着拿酒灌他让他不会有机会说话……

巴基清楚托尔的用意。

看到金发男人认真用刀将牛排一块一块切好、放到自己弟弟的盘子里……
巴基想,世人不会想到,其实雷神是一位很温柔的神。

他们兄弟之间谈话很少避讳他,因此他听到了以下全部内容(似乎是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但他听不懂)——

托尔:弟弟,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在中庭逗留的用意吗?你在等什么?

洛基(愣了一下):我惊讶于你竟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如果你不问的话,我没打算让你知道这点小事。

托尔(怀疑):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可从来不会有什么“小事”。

洛基:“以太粒子”,你应该听说过。
九界在世界之树中穿梭,环绕着人类的国度旋转……每隔五千年,九界的旋转位置连成一线,边界变得模糊。

不管古书里怎么记载,事实是以太从未被彻底摧毁……它将在这次的动荡中于中庭出世,时间就在近期。

评论
热度(15)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