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四十三)


巴基裸·着上身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发梢滴着水。
他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桌子上摊开一堆随身装备——近战的、远程的、致死的、不致死的……

喝完牛奶他娴熟地将它们分门别类整理起来,在腿上绑好匕首,在裤子口袋里塞上几枚手雷,在腰带上别了一把小型折叠军刀……
他坐到沙发上用布日常擦拭护理自己最喜欢的一把手·枪。

……
一刻钟后,枪脱手落地,巴基捂着额头痛苦地倒在了沙发上。

——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有关九头蛇某个邪恶计划的记忆碎片,他瞳孔后缩,意识到必须得有人去阻止这件事。
这时,
巴基听到客厅门口响起了脚步声。

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了这间房子里,他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银光闪闪的盔甲,手上揪着两只长长的白色耳朵,耳朵下面是一只兔子的脑袋,兔子红着眼睛拼命地蹬腿扑腾着。

“——看我抓到了什么?”
范达尔笑容满面,当他看到沙发上的人的时候,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棕发男人以肘撑住沙发,背部随其喘息一下一下地起伏,像只豹子。
范达尔将兔子放到地上安抚了几下,向他走过去——
“朋友,你还好吗?”

范达尔与其保持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既不会让对方因陌生人突然靠近而感到不适,也让他们双方足以有机会应对任何意外。
巴基没有回答他,只是警惕地审视着对方,然后问:
“阿斯加德人?”

“范达尔,阿斯加德第一剑士。”
范达尔四处看了看,
“……我们家殿下不在是吗?”

巴基没有回答他,又问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阿斯加德人,你在乎人类的生命吗?”

范达尔毫不迟疑地说:
“当然,阿斯加德守护包括中庭在内的九界。实际上,
我刚帮你们解决了两个大危机。”

“现在,我要去阻止一场灾难,”
巴基拾起地上的手·枪,
“而你要带我出去。”

“你出不去?为什么?”
听到他的话,范达尔对此感觉奇怪,
“……他不让你出去?”

巴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复杂的问题,所以他又没有回答。
“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穿上衣服,把剩下的装备一一收了进去。
范达尔略一考虑说:
“我得跟你一起去,我得监视你。
然后你要告诉我有关详情。”
“好。”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范达尔看到美国队长跟巴基相互凝视的原因。

史蒂夫目光复杂百感交集百爪挠心心潮澎湃不能自已话在心口难开痛彻心扉百转千回郁结于心悲喜交切……

范达尔帮他们谨慎地注意着周围,确保暂时没有任何其他人靠近。
巴基必须与美国队长单独谈话,并非要与史蒂夫偷情般的叙旧——
他得告诉他神盾局的问题,以及真正的“洞察计划”。

一刻钟之后,
史蒂夫亲手给巴基带上了手铐,范达尔也上了他们的车,他坐在后座思考这样自作主张的正确与否。

一小时之后,
巴基坐在神盾局特制的隔离房间里接受心理评估。

“你好,巴恩斯先生。你的名字是詹姆斯吗?”
“……”
“我只是来问你几个问题……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
“……”
“告诉我,你目睹了很多事,对吧?”
“我不想说。”
“你觉得……你一旦开口,恐怖就无法停止了。”
对面的心理医生伸手扶了一下眼镜。
确认自己的包裹已到货后,他说:
“别担心,我们只谈一件事……”

停电的漆黑房间里,在心理医生打着手电筒念完“黎明”、“火炉”、“善良”、“回祖国”、“火车货车车厢”、“士兵”后,巴基轻易便将他制服在地。
巴基死死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把他脖颈拧断的欲望。
泽莫惊讶不已,在黑暗中他没有看到,对方的眼神清醒非常,再无一丝空茫。

史蒂夫等人走进房间。
托尼看完史蒂夫又看向范达尔:
“拜托,你们谁能来给我解释一下?”

“不能在这里,这里不安全。”
史蒂夫从巴基那儿接手过泽莫,
“听说你的斯塔克大楼设备齐全、安保一流。”

“Well,”
托尼听了很高兴,
“佩珀会欢迎你们的。队长,你会对斯塔克现在的科技感到惊奇。”

史蒂夫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还是对他说:
“你实现了霍华德的愿景,
说实话,你很像年轻时的他。”

在听到史蒂夫说出霍华德的名字的时候,巴基明显身体一僵。

“我父亲提过你一千次——就好像你是他儿子,而我不是。”
托尼耸了耸肩,也并不怎么特别惦记这件事,
“……不说这个了。我们就这么走了?
国务卿那边怎么办?
你联系弗瑞了吗?”

“我不确定国务卿是否是九头蛇的人。”
史蒂夫皱眉,
“不知道为什么,弗瑞已经联系不上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有什么事情正在或者已经发生了。”

一个暗黑世界里,
长长的石阶尽头是一块纹着诡异花纹的巨石,泛着幽幽的红光。
暗红色的液体随着来者的接近,从缝隙中灵活地流了出来,浮动在空中。

洛基伸出手来,红色的液体便受到召唤一般环绕在了他白皙的手上,然后一瞬间,凝结成了一枚晶石。

托尔摸了上去,摩挲洛基的手指跟他说“很好看”。

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邪神获得了以太粒子。

任何物理定律在以太粒子面前都毫无意义,它可以将物体变为黑暗物质,并寻找寄主、吞噬寄主的生命力,每当它吞噬一个世界后,它的威力就会呈几何倍数增加;
更何况,它还可以改变现实以及制造大量强大的诅咒战士。

——这可比宇宙魔方要好用多了。

需要一说的是,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洛基都从未想过“毁灭”这个词,顶多也就是一时兴起想统治个中庭玩玩。
这时,
他手上的这块暗红色戒指突然亮了起来,闪烁着。

他知道无限宝石之间会有所感应。

他拿出通感球来看,唇角一勾对托尔说:
“我想你的中庭又有麻烦了。”

洛基摇了摇手指——
“像这样的宝石还有另外五颗,其中一颗在中庭,叫‘宇宙魔方’。
现在我感受到了它异常的能量反应——

我猜是愚蠢的中庭蝼蚁又在搞事情。”

“这会有什么后果?”
托尔紧张了起来。
虽然他从未听说过什么“宇宙魔方”,但既然它能跟以太粒子相提并论,那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谁知道呢?”
洛基很是无所谓,
“关我什么事?”
突然,
托尔衣摆一动在洛基面前单膝跪下,拉过他的手放在唇边一吻,吻得纯粹。

同时托尔用那双澄澈的湛蓝眼瞳直视着洛基说——

“弟弟,现在你是阿斯加德之王。”

——所以你该负起责任来,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
弟弟,不要让我失望好吗?

洛基叹了口气,伸手去抚他哥哥棱角分明的脸,他说: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才不想要……这个王位。

“我去看看中庭人在搞什么,哥哥你就不用跟来了……”

他给托尔看范达尔和巴基、美国队长,开玩笑说:
“你去帮他们吧,不然不知道的可能还会以为
——邪神怎样残忍地把自己的兄弟给先奸后杀了。”

那时,洛基·奥丁森不会想到后面会发生什么。

斯塔克大楼。

史蒂夫等人没有从泽莫的口中得到任何东西。

“我好奇你们是怎么解除了他的精神控制?这不可能。”
泽莫没有想到自己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竟会有这样的纰漏。

托尼:“……别看我,我不涉猎这种技术。”
范达尔:“……别看我,我不懂魔法。”

“托尼·斯塔克,
有件事情,我认为你有知道的权利。”
泽莫平静地看着他说,
“1991年冬天的晚上,你的父母出了车祸。
其实,那并非是一场意外。”

泽莫停顿了一下,看向巴基。

“有人亲手打破了你父亲的头……扼住了你母亲的喉咙,掐死了她。
信不信由你。”
他掏出来一个U盘递给托尼。

“你在玩什么花样?!”
托尼脸色一沉,没有去接。

“我话已说尽,生无可恋。”
他微笑。

当史蒂夫感到不妙上前的时候,泽莫已经眼睛一闭倒在了地上——他暗中服了毒。
他用自己的死为他的计划画上了句号。

托尼不禁把目光投在了那个U盘上。
一片寂静之中,有人蹲下身来捡起∪盘放在托尼的手上,托尼看到是巴恩斯。

他听到他说——

“是我杀了他们。”
——是我杀了他们。

史蒂夫赫然看向巴基。

棕发男人站在那里,不闪不避。

评论(4)
热度(21)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