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家教】舞台剧剧本

角色:Reborn、沢田纲吉、山本武、狱寺隼人、云雀恭弥、六道骸、库洛姆
、三浦春
大纲:暑假为了联络家族成员感情,R邀请大家在纲家聚会。然而在吃过库洛姆和小春做的食物后,他们昏了过去。再次醒来后发现他们被下了毒关在有定时炸弹的密室里,纲被隔离在一个房间里;只有家族成员相互配合他们才能逃出生天,然而……解药、钥匙、抉择、牺牲……他们该怎样面对?

道具:地毯、蛋糕、椅子、绳子、手枪、钥匙、六个解药瓶、炸药、两个围裙、茶杯、茶几、巧克力、照片

序章
场景:纲低着头被绑在椅子上,一片漆黑。
背景音:水嘀嗒声。
纲微微动了动,睫毛一眨,缓缓抬头,睁开眼,眼中迷茫。
旁白:对自己的命运懵然无知的少年终于从无边的黑暗中悠悠转醒。
纲转头看了看,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绑住了,一瞬间眼睛瞪大。
纲(疑惑、震惊、惶恐):这、这是哪儿?我……我怎么被绑住了?!
纲奋力挣扎起来,晃来晃去,但没有挣脱半分。
纲(因挣扎大口喘气,深呼吸,大喊):喂!有人吗!救命!救命!
纲(绝望,逐渐带哭腔):啊怎么会这样!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跟老爸去北极看企鹅、吃妈妈做的通心粉、数学考试及格、体育考试及格、国文考试及格……我还没有跟京子表白啊啊啊啊啊——
房间内光线由暗转亮。
背景音:叮咚~
纲突然看到房间角落里有一包红色炸药,上面还有倒计时。
纲(震惊):这是什么!定时炸弹!上面……一一一个小时!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悲剧的人生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纲(哭腔):我叫沢田纲吉,今年十六岁,遵纪守法好公民。一直以来胸无大志、混吃等死、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还是学校里公认的废柴。然而一个声称是我的家庭教师的小婴儿把这一切都改变了!我成为了黑手党的一员!还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的第十代首领!可是我还是得上学!迟到了还是会被可怕的风纪委员长——云雀前辈打进医院!
纲(甩了甩头,陷入回忆):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记得之前……我在家和Reborn、狱寺他们……
旁白:少年苦苦搜寻着自己昏迷之前的记忆。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
切换场景,欢快的背景乐。
场景:纲、R、狱寺、山本围坐在茶几周围,纲挨着R和狱寺。R捧着茶杯喝咖啡,山本哈哈笑着想把胳膊搭在狱寺的肩上,被狱寺怒视着推开了,房外响着来自厨房的锅碗碰撞、搅拌、烤箱轰鸣声。
旁白:沢田家宅中进行着一如既往的温馨日常,女孩们在厨房开心地忙碌着,准备让大家共享甜美的味道。
纲(展开双臂身体后仰,脸上露出开心)啊太棒了!暑假!要是了平大哥和京子也在就好了!
山本(点头,笑):是啊,聚会当然是人越多越好!说起来还真是有点想念那个极限的家伙呢,他们的暑假旅行一定是极限的顺利吧。
狱寺(皱眉):啧,那个草坪头啊……我可是被他烦透了!终于没有人整天大吼大叫让十代目加入愚蠢透顶的拳击部了!
纲:啊哈哈哈了平大哥就是那样啦……(四处看看)咦……蓝波呢?Reborn?蓝波不见了!(手忙脚乱)
R(用列恩的尾巴甩纲的头):冷静点,蠢纲。火箭筒又出了故障,蠢牛暂时回不来了。另外,告诉你一件事情哦,为了促进家族成员之间的感情,我以你的名义特别邀请了云雀来呢。等下就好好享受家族茶会吧。
纲(大吃一惊):咦——什么?云雀前辈?(抱头趴在茶几上)会死的吧绝对会死的吧!群聚什么的……
山本:哎,阿纲你放心,云雀其实是个好人啦。
纲(疯狂摇头):不不不!云雀前辈看到我们群聚一定会来揍我们的!
狱寺(把手放在纲的肩膀上,目光灼灼):十代目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云雀那家伙破坏聚会的!
背景音:并盛校歌响起,云雀上场。
云雀(冷笑着走来):哦?好像有草食动物在议论我?
纲四肢僵硬,保持原来的姿势,头缓缓转向云雀。
纲(害怕):云、云雀前辈……
山本(热情挥手):哟真巧啊!云雀!
狱寺(敌视):你这家伙……
云雀(看都不看狱寺一眼,在R和山本中间坐下):偶尔的视察也是必要的。喂,草食动物,有茶吗。
纲连忙给云雀倒茶。
狱寺(炸毛,双拳锤茶几站了起来):你竟然敢这样对十代目!我要杀了你!
纲和山本连忙拉住即将爬上茶几揍云雀的狱寺。
小春、库洛姆上场(穿围裙,端着蛋糕)
小春(兴奋):哈咿——小春登场了!新鲜的蛋糕出炉了!这可是满满的承载着少女们爱的蛋糕!由小春和可爱的库洛姆献上!
小春、库洛姆将蛋糕分给众人,他们纷纷道谢,笑着吃了起来。
旁白:不管怎么样,众人都默默地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然而,意想不到的是……
同一时间,狱寺、山本、小春、库洛姆脸上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就连云雀也身形一晃,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晕了过去。
纲:啊……大家、大家怎么了?唔……
纲也晕了过去。
第一幕
场景:狱寺躺在地上。
背景音:水滴答声。
狱寺皱了皱眉醒来,从地上缓缓爬起,警惕又疑惑地看着四周。
旁白:又一位少年醒了过来,并发现了自己的困境。
狱寺用力敲打玻璃、用脚踹。
狱寺:这是什么鬼地方?十代目呢!可恶!
狱寺四处摸索,蹲下身到处检查又站起来,恼怒极了。
狱寺(大喊):十代目!十代目!十代目你在吗!
狱寺(沮丧、自责地抓着头发):十代目!是我没保护好你……
云雀的声音:你好吵,草食动物。
狱寺(惊讶地抬头四处看):云雀?你也在这里?
R的声音:我们所有人都在,只不过互相看不见。我和云雀在一个房间里,这里有一个屏幕,可以看到所有人的位置并进行通话。纲被锁在了另一间屋里,屋里还有定时炸弹……
狱寺(打断R)什么!我要去救十代目!
R:冷静,狱寺。屏幕上显示房间的位置每过一段时间会随机移动,现在我们需要搞清楚所有人的情况。
切换场景:小春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哭泣。
小春: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之前还很开心地在一起……无论是和大家聚在一起也好、亲手做蛋糕也好,小春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啊!到底、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哭腔)发生这种事情都是小春的错……
R的声音:小春,不是你的错哦。
小春(惊讶,抬头四处看):Re……Reborn先生!你在哪里?
R的声音:时间紧迫,先听我说,小春,仔细观察一下周围,你的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吗?
小春看了又看,边擦眼泪边转来转去,甚至趴下去敲地板。
小春(失望):没有,什么都没有……一定是小春找的不仔细!我再找找看!
R的声音:没事。山本,你那边呢?
山本的声音:哈哈看起来我挺幸运的,这里有一把钥匙,虽然不知道是开什么的……我们是在玩什么逃生游戏吗?不及时逃出去就会中毒、爆炸之类的?
R的声音:山本,这可不是游戏。
突然,小春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
小春(痛苦):唔……Reborn先生……小春感觉……感觉好难受……
响起金属棍子触地的声音。
云雀的声音:啧,有毒。
R的声音:事情可不太妙啊。
小春:好难受……
R的声音:小春,坚持住!其他人怎么样?
狱寺的声音: 我……我没有问题!身为十代目左右手的我……唔!该死的……
库洛姆的声音:那个……
切换场景:库洛姆捡起六个小瓶子。
库洛姆(紧张):那、那个,Reborn先生,我发现了六个写着“解药”的瓶子。
R的声音:解药……六个瓶子?
库洛姆:嗯……六个……Boss、您、狱寺先生、山本先生、云雀先生、小春,(迟疑了一下,声音变小)我……七个人……
库洛姆身体一抖,瓶子从手中滑落。
库洛姆(猛得跪坐到地上,双臂抱紧自己):唔……我、我感觉我好奇怪……
骸上场,走到库洛姆身后,半跪下摸了摸库洛姆的头。
骸(温柔):我的库洛姆……
库洛姆颤抖了一下,抬头看向骸:骸大人……
骸:解药是真的,吃吧。
库洛姆(摇头):不、不行,我不能……
骸一只手放到库洛姆肩上,另一只手拿起地上的瓶子。
骸:你是想牺牲自己吗?你当然会这么做……我的库洛姆是如此的善良(轻笑)。但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呢?我真不想让你为难……
骸打开瓶子,不顾库洛姆的挣扎,把药倒进库洛姆的嘴里。
骸(轻声):你就当我是自私吧。
库洛姆:不、不是这样的,骸大人一直是一个温柔的人(小心抓住骸的衣角)
骸看着她,没有说话。
第二幕
场景:云雀背靠墙坐着,表情平静。R抬头看着眼前的屏幕。
背景音:定时炸弹倒计时。
云雀:过了多久了?
R(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快二十分钟了。
云雀:真无趣啊。
R(抬头,用手去摸屏幕):等吧,等房间移动、相邻的通道开启。
云雀: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R(用手在空中画一个圈):所有的房间连在一起,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他人都成功解毒,山本用钥匙打开纲的房间,成功拆除炸弹。(停顿)当然,最坏……炸弹爆炸,我们都会死。
云雀:听起来都很糟糕。
R:是的。
云雀握住浮萍拐从地上站起来。
云雀:所以,打一架吧。
R(转过身,笑):好啊,就以解药为赌注——谁输了谁就得吃下去。
云雀(笑):你会输的。
R(摇头):不,我从未输过。
云雀手持双拐向他袭来,R侧身闪过,云雀再袭击,R再躲开。然后R快速退后几步,从衣服里抽出枪对着云雀打了几枪。
背景音:枪声。
R:麻醉弹。
云雀一一闪过,甚至还用拐子击中了一颗。
R用枪击中了云雀,云雀倒地。
R:好好睡一觉吧,云雀。
切换场景:一边是被绑在椅子上的纲,一边是懊恼不已坐在地上的狱寺。
旁白:这时,通道开启,房间一侧的玻璃消失了。
纲垂着头,被“嘭”的一声巨响惊醒,狱寺一瞬间跃起,像玻璃消失的那一侧撞过去,结果撞到了一扇门上。
狱寺(用手锤门,响起“砰砰砰”的声音):这是什么?房间不是开了吗?
狱寺用力去拉门把手,身体后仰,表情狰狞。狱寺摸到把手下的锁孔,用指甲去扣。
狱寺:锁……锁……我没有钥匙!
纲(抖动):狱……狱寺,是你吗?
狱寺:十代目!
狱寺紧紧贴在门上,双手颤抖地按在上面。纲朝门的方向看去。
旁白:两人近在咫尺,却被一扇门所隔开。
纲(平静下来):呐,我说……狱寺,跟我说说话吧……狱寺的钢琴弹得很好吧?真想听一听呢……狱寺小时候一定很受欢迎吧?
狱寺(摇头):不!很多人都认为弹钢琴的家伙一定软弱无比……啊如果是十代目的话,我可以天天弹给十代目听,弹多久都没关系!能为十代目弹琴是我的荣幸!
纲(微笑):好期待啊……不过竟然会有人觉得狱寺软弱,这么久了……狱寺的陪伴让我觉得很可靠呢,想起来第一次见到狱寺的时候我还感觉狱寺是一个好可怕的人啊……
狱寺:让、让十代目有这种糟糕感受的我真是罪该万死!十代目!我……我很抱歉!
纲:啊啊我一点都不在意啦!狱寺你又这样!弄得我好紧张……对了,狱寺小时候就经常受伤吗?从夏马尔大叔那里得知后很在意这件事……
狱寺(有些局促,手指蜷起又松开):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不过既然十代目想知道的话……能被十代目了解我也很开心。八岁以前我一直都和老姐一起生活,后来我离家、独自一人……路上治安很不好,总是和一群擦身而过的男人打起来……理由么,这种事实在是没什么理由……被人碰到肩膀、讨厌对方的眼神什么的……偶尔也会被好人给救起来……有人喊我“少年仔”、给我包扎伤口……嘁——那是什么称呼啊!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不可能有人毫无目的去帮助他人……
纲:但是现在狱寺完全不一样了呢,我喜欢现在的狱寺。
狱寺(猛然抬头,瞪大眼睛,浑身颤抖):十……十代目!能、能被十代目所喜欢……我……我……如果不是十代目的话,我……我可能还是一个混蛋吧……
纲:狱寺,我们约定好了哦——出去以后弹钢琴给我听,弹你最喜欢的曲子。
狱寺(拼命点头):一定!十代目……
旁白:而另一边,拿着钥匙的山本武无法到达沢田纲吉的房间;持有解药的库洛姆与小春、云雀、Reborn相遇。
第三幕
场景:一边是库洛姆、小春、云雀、R,另一边是坐在地上抛钥匙玩的山本,库洛姆把一瓶解药灌给躺在地上的小春。R把一瓶解药倒进了云雀的嘴里。
小春、云雀醒来。库洛姆揽住小春;云雀看到了地上的几个瓶子,意识到了什么。
云雀跃起,甩拐子抽向R。R后退两步闪开,用枪指向云雀。
云雀:你做了什么?
R:你打赌输了哦,云雀。
云雀:啧。(收起双拐)过了多久了?
R(看手表):快四十分钟了。
背景音:齿轮转动,机械轰鸣声。
旁白:这时,通道开启,房间一侧的玻璃消失了。
R、云雀、小春、库洛姆看向山本所在方向。山本扭头看向R他们所在方向,抛起的钥匙没接住,掉在了地上。山本匆忙把钥匙拾起,笑着向他们挥手。
山本:哟!大家!
山本突然捂住嘴咳嗽起来。
库洛姆:山本先生……
小春:小春知道的,一定很难受……
山本(摆手):嘛,我没事的。我想更重要的是先去打开那扇门,对吗?(手指门的方向)
众人看过去。
小春(激动):哈咿——真的哎!出现了一扇门!
库洛姆:这……这是……
R:啊,没错。
云雀:啧,这么容易吗。
山本走过去插入钥匙,拧动。
背景音:钥匙转动和锁开的声音。
旁白:幸运的少年们打开了房门。
切换场景:纲被绑在椅子上,角落里有炸弹。R、云雀、山本、小春、库洛姆推门而入。
纲:啊——大家!
R:蠢纲。
小春:纲君!
山本:阿纲。
库洛姆:Boss!
云雀:草食动物。
山本解开绳子,云雀把炸弹拆除了。
背景音:叮咚~
云雀:好了。(将炸弹随手一扔)
纲(站起来四顾):咦?狱寺不在吗?我刚才还在和他说话……
众人互相看。
小春:哎?你们都没有见过那个笨蛋吗?!
山本(摇头):我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
库洛姆:嗯……我也没有见到狱寺先生。
R:看来他被困在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这样,我们去看屏幕,然后与他通话。
纲:嗯!
切换场景:狱寺坐在一侧,众人从另一侧上场,狱寺低头背对着他们。众人看向舞台前方(屏幕)。
纲(急切地往前走了几步):狱寺——你能听到吗?你还好吗?
狱寺(猛地抬头,依然背对):十代目!十代目你不要管了!(咳嗽不止,用手按住胸口)让十代目担心我真是……
纲(打断):别这么说!狱寺,我和其他人汇合了,炸弹也拆除了,我……唔……(痛苦地蹲下身子)。
山本:阿纲!
小春:纲君!
狱寺:十代目!十代目你怎么了!(咳嗽)
山本也痛苦地瘫坐在地。R咳嗽了几声,捂住了胸口,微微背过去身。小春扶着纲,库洛姆扶着山本。云雀抱胸皱眉。
库洛姆手忙脚乱地拿出三瓶解药。
库洛姆:解药……还有三份……Boss你……
纲:不行……大家先解毒……
山本(挪过去拍纲的肩,笑起来):但是阿纲不是我们“家族的首领”吗?要是“首领”都不在了我们该怎么办啊?哈哈哈咳咳……说起来,如果当初不是阿纲的话我也不会坚持到现在了吧?正是因为纲我们大家才能聚集在一起、才能把这个黑手党游戏一直玩下去的吧?
纲:山、山本!
山本:啊,我知道的。狱寺、Reborn先生……无论是谁都是我们很重要的家人和伙伴。就算是“孤高的浮云”(看向云雀)也会暂栖下来……啊哈哈,突然这么肉麻还真是不习惯啊!咳咳……如果一定要一个人牺牲,我希望那个人是我。(笑着看向纲)这样对阿纲来说可能有点残酷,但我们“守护者”不正是因此而存在的吗?我可是一直有好好对待我的身份的……咳咳……
狱寺:什么啊你这棒球笨蛋不要抢我台词!趁身为十代目左右手的我不在就玩这种花样吗?看毒发的情况你比我严重多了吧!再说你们现在根本找不到我。所以这种为十代目牺牲的荣耀怎么看也应该是我的吧!
R:狱寺说的没错,我们暂时救不了他……纲,解药如何分配由你决定。
纲:什么——我?!
R:你是家族首领。从你佩戴上彭格列指环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有时刻做出这种艰难抉择的觉悟。你主导着所有人、甚至整个家族的命运,你不能逃避、不能退缩。所以,选择在你。
纲(痛苦地抱住头蹲在地上):我……我……
云雀走开几步,扭头不看众人。
小春:无论纲君做出什么决定小春都会支持的!一直……一直都会的!
狱寺:十代目!请慎重!
库洛姆:我也会一直支持boss的。
山本:阿纲……
纲双手握拳慢慢站起(此时微低着头),停顿一两秒后抬头,眼神坚定。
纲:Reborn、山本,我以彭格列十世的身份命令你们吃下解药!最后一瓶……我要等通道开启,我要见到狱寺!无论怎样……无论怎样,把自己的家人置于危险这种事情我怎么也做不出来!如果连你们也守护不好,那我这个首领可真是差劲透了啊!
R:啧,蠢纲……
骸的声音:kufufufu……哦呀哦呀……真是感人啊,彭格列。
纲:骸?
六道骸上场。
狱寺(挣扎着站起,依然背对):六道骸!你别想伤害十代目!
库洛姆:骸大人……
云雀转身面朝六道,手持双拐,作防御状。
骸:就这样迎接我吗?我现在可是你们的救世主哦kufufufu……
骸用三叉戟往地上一敲。舞台灯光灭。
第四幕
背景音:楼毁树塌的声音。
场景:最开始的沢田宅,众人按原位置坐着,骸在旁边站着。
背景音:欢快的音乐。
小春:这、这是!
纲:回……回来了!
骸(抱臂,右手抓着三叉戟):哟,彭格列。
狱寺想跳起冲过去,被山本按住肩。云雀刚出拐,被R用枪挡住了。
R(笑):Ciaos。恭喜你们通过了“彭格列家族聚会特别试炼”,为了增进家族成员之间的感情,我和骸特意设计了这个环节。效果不错。
小春:咦——?
纲(猛抬头):什么——试炼?!太过分了啊Reborn!
狱寺(扶额):Reborn先生……
云雀:嘁,又被耍了。
山本:哈哈哈真刺激呢!
库洛姆(松了一口气):呼——骸大人……还好……
R:为了感谢大家,各位都有奖品哦——(掏照片,打开)特别制作的……蠢纲从小到大出糗的照片哦。(甩出照片)
纲(惊慌着去抓散落一地的照片):啊喂——!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啊!!!Reborn!!!
舞台熄灯。
旁白:彭格列的日常结束了,但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指环上铭刻着他们的光阴。

评论
热度(3)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