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四十八)

“布莱克先生……您不觉得,您有点儿叛逆吗?”
洛基服气了。

他在托尔怀里昏昏沉沉的,嘴上却一点儿也不消沉。

“不觉得。”
高大的金发男人抱着身体不适的“博奇先生”大步走着,走得坦然走得一身正气。
周围的人们目送着他们,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还有很多人上前来问上一两句博奇先生的情况。

洛基也不再闹了,乖乖把颀长的手臂环上托尔的脖颈,脸色微微发红
——当然并不是因为害羞。

托尔第一次感受到他弟弟是这样的温热,不……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他弟弟。
他想,与洛基有着相似面孔的乔纳森·派恩绝不可能像这样,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他想,派恩先生应该不会介意……他稍微碰碰他的身体,嗯……只是抱一抱摸一摸……

等到托尔把人送到住所,洛基眼里水汽朦胧,身体都打起颤来,喷在他脖颈旁的气急促又带着黏腻的味道。
“唔……”

托尔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既担忧又手足无措——
“你……不能用个法术?”

“……你说呢?”
洛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发出来的声音软绵模糊,
“暂时用不出来,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

托尔把洛基轻轻放在柔软的床上,然后去找毛巾和水。
等他回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已经不能看了……
洛基一眨眼的功夫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得七零八落,整洁的衬衣上弄出褶皱,几颗扣子不知道去了哪里。

“哈啊……哈……”
他用手紧紧抓住床单,裸露出来的皮肤都泛出了大片大片的粉红色。

托尔吓了一跳,赶紧凑过去伸手摸洛基的额头。
“你能告诉我,你这是醉酒……还是发烧?要不我去叫个医生来?”

“……”
洛基一下子拉住了托尔的手,费劲地仰起头来,脖颈处优美的线条展露毕至。
他将托尔的手放在自己坦露的胸上,那粉嫩的小粒已经硬挺了起来,又晶亮又饱满。
“酒,下了药……”

托尔错愕地看向洛基,喉结一动吞咽了一下。
洛基眯着染上情·欲的眼睛,抬起长腿来极尽挑逗地用脚去蹭他结实的胸肌,脸上渗出薄薄的汗。
“……唔嗯……帮我,哥哥。”

洛基想用命令的口吻,可话一出口怎么听都像是含媚的请求。
那声“哥哥”叫得勾人心弦,让托尔差点把持不住、要欺身而上捂着他的嘴把人给操·哭。
看到这样的人儿引着自己上他的床,谁还要是没有反应怕不是废了。

托尔喘着气,情不自禁地就狠狠蹂·躏起自己手下的ru头来。
洛基在药物的作用下身体变得极其敏感,被他粗糙的手刺激得直接浪叫出声。
在托尔面前,洛基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里面的内裤已经湿淋淋地被高高撑起,散发着淫·靡的味道。

他毫无羞耻感地把发情身体展示给托尔看——反正也不是他的身体就是了……
然而,
在洛基进行下一步前,托尔却突然一把按住了他的手——
“洛基,不行……这次我不能帮你。”

洛基以为自己神志不清听错了。
托尔强行扭过头去。
“……派恩先生不会同意这事的。”
洛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硬生生地放开了自己,退后一步。
!!!
洛基又气又难受,欲火焚身,濒临崩溃——
“托尔!”
他躺在床上双腿直颤,委屈得眼圈都红了。
托尔心中不忍,但又坚持原则,他拾起洛基解下的皮带就把洛基的一只手绑在了床头上,以防他扑过来勾·引自己——尽管他什么都不做也能勾·引自己。
“弟弟,你不是故意的?”

洛基咬着嘴唇摇头。
“我……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做……唔……都是你……”
“你真的……哈啊……不要上我?”
洛基一边不住地喘息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好像呼出来的气都带着发了酵的醉人甜气。

托尔也很痛苦,他拿了毛巾在洛基怨愤的眼神里塞进了他的嘴里。
“你小声一点……我很抱歉……”
洛基死了心,迷离地望着托尔,同时用另一只手扯下了自己的内裤。

他浑身光溜溜的,像任人采撷的罂粟一样,面朝着他的哥哥尽可能地张开了大腿。
他前端的物什直挺挺的,从形状可爱的头部泌出了汁液。
他后面青涩紧致的蜜穴水光淋漓——是属于从未被开发过的乔纳森的,但也同样美丽诱人。
他得不到渴求的抚慰与灌溉,索性赌气般地自己解决。

于是托尔看到,洛基咬着毛巾将他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地伸了进去,搅动起自己柔软的壁肉,身子像蛇一样扭来扭去。
仅仅是这样,洛基就已经因为快感流出了晶莹的泪来。

而托尔快要发疯了,他肿胀的下·体被裤子紧紧地束缚着,疼得厉害。
眼睁睁地看着洛基在他面前自·慰无疑是一大酷刑,他走开喝杯水去强迫自己冷静一下。
他一边喝水一边听到了“咕啾”“咕啾”的水声,手颤抖得差点拿不住杯子。

托尔一刻也不能在这个房间里呆着了,他想要暂时出去透透气,结果发现房间被从外面锁住了。
于是他不得不痛苦地,听了半个多小时他弟弟的,身体摩擦床单的声音、屁股碰床板的声音、换着各种姿势的声音、还有洛基身体里的水声……
他无比庆幸他拿毛巾塞住了洛基的嘴。

等一切终归于平静,药物的作用消退了,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凌乱不堪的床单、淫·靡的液体、寄寓于凡人体内的神祗……构成了一幅美妙的古典宗教画。
他自身就象征着恣肆混乱无常,诱惑至极的同时又凛然不可侵犯。

他此时的相貌与那个晶莹剔透的仙宫小王子略有差别
——更为浓烈,更为成熟,好像世间的千情百态都蕴含在了其中,他身上的光辉是坚毅而不刺眼的;
他也淡漠,但他的淡漠洗刷了偏执。
也许,
他是他在宇宙中的一个影子——
他于光与暗的交界处混沌,他便沉潜于深渊,但不被吞噬;
他从苍穹之上讥笑着蝼蚁般的人类,他便为着人类,舍弃了自我……

尽管他完美为自己饰上了罪恶、残酷、以及一切与美好背道而驰的东西……但洛基能够感受到,
这具身体里,是与他格格不入的善。
因着超自然的力量,他们在这世上发现了另一个自我。

洛基吐出口中的毛巾,用手扣了几下床背唤托尔过来。
洛基告诉他,现在,自己可以回答他的一切问题。

神盾局。

乔纳森暂时留了下来做客,不是他不想跟托尔一起过去,而是两张太过相似的脸同时出现会引起很多麻烦和猜忌。

至于他的任务,他和托尔保持联络,托尔向他保证罗珀会照他计划的那样被除掉,谁都不会有危险。

“不要告诉我,你的想法就是抓住他的罪证,然后把人交给英国政府。”
科尔森不得不说,
“要知道,你们的政府比之前的神盾局好不了多少。”

“我可从来没有这样说过。”
乔纳森的眼神森然起来,
“……他会得到他应得的审判。”

科尔森邀请他加入神盾局,他拒绝了。
如果没有当初在开罗酒店里的一场意外,他的人生不会是这样的轨迹。

……尽管难以相信,
但复联及神盾局众人还是接受了他们身体互换的这一事实。
不翼而飞的宇宙魔方的下落,在洛基本人回来之前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娜塔莎用网络公开了九头蛇的全部文件、计划,美国队长还是美国队长,他回来了
——与他昔日的战友一同走在阳光下。

范达尔了解了他不在的期间这里发生了什么,并向他们解释洛基的行为——

“我很遗憾……我知道,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忍受剧痛的煎熬、看到希望又失去希望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
这么说可能不大令人高兴,
但如果你们能够想象——自己在路边看到濒死的蚂蚁……
你要么选择上去踩一脚,要么会无视走过。
这情有可原。”

“听起来很有道理,看来弗瑞和塞尔维格应该庆幸他没有选择前者?”有人开玩笑说。
弗瑞表示没关系,只要雷神的宝贝弟弟不打地球的主意一切都好说。

安静的房间里,乔纳森坐在窗前画画。

与他多年握枪的手比起来,这双手更为细腻柔滑,但带着淡淡的凉。
让人想象,也许在寒风刺骨的冬天,会有人紧紧握住这双漂亮的手向上面呵出热气。

他在画一个女人,边画边眯起眼来寻找那人在自己记忆中的模样。
他想得太入迷,以至于,连有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都不知道。
范达尔看到,虽然身体未变,但面前的人因为本质灵魂的不同而与另一人气质迥异。
“你好,派恩先生?”
他在原地踌躇了半天还是出声向他打了招呼。
于是那人便停下,转过身来对他展露一个微笑。
“你好。”

范达尔一不小心就盯着人家看了过长的时间,以至于对方眼中不禁浮现出了少许困惑。
“嗯?”

“抱歉……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没事,我……突然闲了下来,有点儿不太习惯。”乔纳森无奈摇头。
他邀请客人坐下并问他要不要喝咖啡。

范达尔想象了一下洛基垂着眼睫,露出白皙手腕,勾着唇角优雅往杯中倾倒液体的情景……
他不禁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
他连忙拒绝了。

他对乔纳森说——和我随便说说话吧,我想听你说话。
——好啊。

乔纳森注意到,对方看他的眼神复杂,像浓郁的咖啡
——稠而黏滑、丰厚,蕴含着苦味、酸味、还有烘培出来的甘醇。

——他是在看那个人吧,恐怕平时他绝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来。
就像自己半年多来竭力将厌恶与恨深藏于心底一样。

“……谢谢你。”
范达尔说。

那语气,好像他坐下来看着他跟他说话,是多么不同寻常的一件事。

评论
热度(19)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