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五十二)

“不,我没有。”

托尔看向洛基,湛蓝的眼似海洋深邃又透澈,他叹气,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那个情况下就算不是洛基动手也会是别人动手,撞见“避风港”冰山一角的那两个中庭人注定要被灭口。

托尔不会连这种事情都想不明白,他能气什么呢?难道气洛基把他的角色演得太好了?

该死的是理查德·罗珀。


“但是我要明白地告诉你,哥哥,”

洛基坦承,

“对于这一切,我的内心不曾泛起任何波澜。”

他大大方方地这样说,却没法让人感觉出一点儿可恶之处。


暗沉的黑色夜空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一直伸向远处。

在中庭的天空下,洛基坐在托尔的身边,就像平时那样。


周围一片寂静,让人产生,这里从未有过任何刺眼的光火、震耳的喧嚣的错觉。

这时,托尔听到他的弟弟开口缓缓念了几句什么东西,像是诗。


“……I have not loved the world, nor the world me;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I have not flatter'd its rank breath, nor bow'd to its idolatries a patient knee;”

(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气息,也不曾忍从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种偶像)

“……They could not deem me one of such;

I stood among them, but not of them.”

(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我站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

由于这具身体的个人习惯,他的口音里带着几分文雅和标准的英伦腔,让托尔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洛基抬头去望夜空,下意识地想要找出来那么一两颗星星,但是他怎么也没找到。

洛基咬了咬嘴唇。

没关系,他想,他的哥哥会给他造星星的。


“……你仿佛生来就是要折磨我的,”

托尔摇摇头,无奈地半开玩笑说,

“给我出一个又一个难题,把我搅进各种混乱的漩涡、洪流里,乐此不疲……要不是你,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体内还能产生这么多复杂、说不上来的情绪。”

洛基不禁翘起嘴角:

“我还以为你要对我说教——

‘弟弟,你该和我一起拯救中庭;弟弟,你该跟我学学如何战斗;弟弟,你该多交一些朋友;弟弟,你该跟我出去打猎;弟弟,你不该每天只是坐在那儿看书……’”


“……”

托尔心累,“我确实想揪着你的耳朵冲你喊,如果那样有用的话。”


“你不提醒我差点忘了——我要给你出个难题,哥哥,”

洛基眯起眼睛刁难他,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救你的弟弟或者救两个人类,选了其中一方那另一方就得死,你要救谁呢?”

“救你。”

托尔说得毫不犹豫,毫不惭愧,他实在无法想象洛基会从他生命中消失,


“说到底,我们和人类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私欲……

我不觉得选择自己的家人这有什么问题。要是连自己的弟弟都看不好,那我还谈什么中庭、谈什么九界?”

“……”

听到最后一句话,洛基一时间有些呼吸不畅,喉头干涩,什么伪装都做不出来了。


他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我发现我现在可以用出来一点小法术了,你看……”

他伸出一只手,指尖冒出点点幽绿,在黑漆漆的夜色下如鬼火一般。

下一刻,

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株好看的槲寄生,上面挂着半透明的黄色浆果。

他把植物往托尔长长的金发上顺手一插,看了看觉得很是满意。


小时候弗丽嘉教他们变花啊变草啊什么的,洛基总是学得很快,而托尔呢?

——不可能的,托尔学魔法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但托尔有一个很会魔法的弟弟啊,他会变花变小动物送给他,还会把自己变了送给他。


“……关于宇宙魔方的意外,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等我能召唤出我收藏的魔法书了,也许就能从中找到解决方法。”

有件事情洛基并没有告诉托尔——

在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他丢了个法术把宇宙魔方转移到了某个只有他才能打开的空间里,他有他自己的打算。


“嗯……我相信你。”

托尔嘴里有些唔唔哝哝的。

洛基一个没留神发现他的哥哥已经把槲寄生的果子摘下来吃了。

“……”


他想说,那个没熟,还苦。


——


男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已经几个小时了,透过地下室的小窗射入的一缕阳光现在已变成了月光,这束阴冷的光线在地上投出的亮斑是这里唯一的光源,整个房间像个墓穴。


这个人的真名一直不为人知,后来他被称为破壁人一号。

破壁人一号回顾了自己的一生,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伸手从枕头下抽出手枪,缓缓把枪口凑到自己的太阳穴上。这时,他眼睛中竟然出现了字幕。


字幕:不要这样做,我们需要你。这不是梦,我在和你实时交谈。

破壁人一号泪流满面地放下了枪:

“主,我的主,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稍微平静了一些后,他抬起头说:

“对统帅参加的聚会的袭击、‘审判日’号上的埋伏,我们都没有得到通知,你们为什么抛弃我们?”

字幕:我们害怕你们……据我所知,组织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破壁人一号:“现在,只有降临派在维持着组织的存在。这你显然都是知道的,我们急需得到主的支持。”


字幕:我们不可能向你们传递我们世界的技术。

破壁人一号:“这也不需要,你们只需要恢复以前所做的,向我们传达信息。”

字幕:这当然可以。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但目前你们首先要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破壁人一号:“好的,主,我们会证明自己的忠诚。”


——

神盾局。

托尼·斯塔克一直对阿斯加德人的身体成分、结构充满了科学的探究兴趣。

这不,当前就有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他希望乔纳森能配合他研究。

——这是一项多么有历史意义、关乎人类发展的伟大事业?

然而乔纳森拒绝了,他说他没有这个决定权。

托尼常常对这种正直得丝毫不变通的家伙感到头疼。

还是范达尔主动给了他自己的一点血、几根头发。

范达尔不得不真实地给他泼凉水

——老兄,我得说,凭你们现有的科技也研究不出来什么。


大楼里太压抑了,而且隔着十万八千里操心上火也没什么用,乔纳森决定出去一趟散散心。


他在某处大街上正常地走着走着就遇上这么一出——

两辆车迎头怼上,后面的一辆为了躲开相撞的车紧急转向,一瞬间疾速直向他站的地方冲来!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正常人根本不会有任何反应的机会,注意到这一刻的变故的路人都万分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但这个漂亮的男人脸色沉稳,在这万钧一发之际像头猎豹一般向一侧闪身一滚,躲开得惊险又干练利索。

还好这具身体不是很虚。


乔纳森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看到汽车撞到了一处护栏上已经报废了。

交通事故一出警察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他不想再给自己添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在更多人围过来之前迅速抽身离开了现场。


乔纳森并没有把刚才的意外放在心上,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由不得他不多想了——

他在街上的一家电子自助餐厅低头吃饭,毫无预兆的,身边的服务机器人突然拿餐刀朝他捅了过来!


谁能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吃个饭都能吃出问题来?

所有机器人集体失控朝他攻击过来,其余客人啊啊啊地大喊大叫四散而逃。

店里还莫名其妙地启动了什么自卫程序,开始封闭门窗、“处理危险因素”……


乔纳森以训练有素的身手应对着机器人,同时发现它们还有自·爆程序。

——很好,一堆炸·弹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即将同时爆炸。


乔纳森脸上流着汗水,然后他听到了一阵巨大的清脆响声——是防·弹玻璃的破裂声。

那个叫范达尔的阿斯加德人竟然用他的剑唰唰几下把门窗都破开了。


“怎么回事?你一出门就出事?”

“……我想,这恐怕与我无关。”


——

中庭201X年7月8日。早上。


“……这位先生将全权代表弗拉格控股签字,我将作为私人银行证人签字,布莱克先生代表斯塔克公司签字,而博奇先生将作为贸易之路公司的总经理签字,是这样吗?你们想什么时候签?”

“现在。”

“等等,先生们,我还没来及好好看这些文件呢。”


说话的是一名新来的光头律师,他今天早上临时被叫过来为这些人办事。

文件上的农业器械来源不清楚,甚至连货物什么时候交易都没有写。


大大的会议桌边坐着的都是西装革履的大人物,罗珀点上一支雪茄,脸上显出了对这个律师不懂事的不耐烦。


托尔有点儿为这个一无所知的无辜人担心,他生怕这是个坚守职业道德、宁死不屈的家伙。

所幸的是,当一大箱钞票摆在他面前的时候,律师动摇了,最终答应了下来。

托尔松了一口气,洛基嘲讽一笑。


签完字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事就这样收锣罢鼓了,一切都很顺利。

他们考虑着一会儿干点儿什么庆祝一下,律师站起身来穿他的大衣。


枪响的时候没有几个人反应过来,洛基只是若无其事、恰到好处地把托尔给踹倒在地,然后子·弹就射进了刚才托尔身后的墙里。


评论
热度(22)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