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五十三)

开枪的是那个律师。

一枪不中,不等人上来将自己擒往,他便开枪自杀了,干净利落。

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房间里空留下了一具新鲜的尸体,抛给了所有人无限的疑问。


罗珀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之前查过那个律师,背景干干净净。

在他的地盘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让他在他的客人面前颜面扫地。

但令人纳闷的是,这个杀手的目标竟然不是他。


托尔起身和洛基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托尔的唐纳德·布莱克这个身份,没有任何道理会遭到刺杀。如果说是要破坏他们的交易,也没有这种送命法。


剩下的一种可能,虽然听起来很匪夷所思,但让人不得不考虑在内——

也许这个人要杀的,其实是托尔·奥丁森。

托尔合情合理地表示了一番自己的不满,要求罗珀尽快给他一个说法。

出了这种乱子,文件一时间也签不了了。

过了段时间,

受罗珀所托,洛基带了一瓶拉脱维亚的伏特加去慰问“布莱克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联系不上他们了。”

托尔不知道神盾局出了什么问题,总不可能他刚走了一天那些人就又陷入内战了???

“放轻松,我的哥哥。”

洛基往沙发上一坐,自觉地开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美酒。


“这太巧了,这两件事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

托尔认真地自己思考起来,洛基在一边也不打扰他。


“洛基,我在想,‘你’会不会有危险?”

——这个“你”指的自然是乔纳森。

“没事,一时半会死不了。

你还不如想想为什么会有人要杀你、这个人又是怎么趁虚而入的,”

如果洛基关注新闻的话,他可能会发现最近自杀、他杀、意外死亡的人类好像还挺多——但洛基既不关心这些,也对蝼蚁的死亡常量没有什么概念。


“……我们假设你的那些复仇者朋友们都值得信任、你来这儿完全是临时起意,一切都是随机的,那么单凭人类的力量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

另外显而易见,

幕后主使采取这种极其低端、无趣的方式,恐怕有它不得已的某些理由——比如,它的能力非常有限。”

洛基不喜欢事情脱离他的掌控,但他丝毫不惮于迎接各种突如其来的挑战。


托尔点头。

这种程度的袭击实在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实际上,如果当时洛基不踹他,他还能闪躲得更帅气一点……

“难道我们要放眼于九界以及九界之外的什么邪恶势力吗?这样就棘手多了,可恶!

偏偏在这种时候……”

托尔有些懊恼。

“邪恶势力?”洛基不怎么赞同他的某个说法,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因为与你为敌的人便注定是邪恶的?”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托尔又想了想,

“……也许这件事里面其实有什么误会?”


……

先把什么动机、有无误会暂且放下不谈,这场刺杀客观来说倒是阴差阳错地促进了另外一些事的发展。

比如其中之一,

让理查德·罗珀看到他属下之死时不至于太过惊讶。

意外是这样发生的——天干物燥,科琦先生驾驶的汽车不幸起火自燃了。


科琦怎么死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罗珀派去检查他房间的人在隐秘的地方,找出了一只仅有火柴盒大小的微型相机。

……相机里自然是有东西的。

罗珀在白厅的人曾向罗珀透露过针对他自己的“帽贝计划”,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科琦。

——科琦是否背叛了他?

   之前布莱克的遇袭与科琦的死是否有着什么关系?


注定无解的问题纷至沓来,足够令罗珀如惊弓之鸟、草木皆兵。

这使他决定提前转移货物,显然,“避风港”已不再安全了。

……不管怎么样,多年的交情还是让这里的人为他们曾经的战友表示真心的哀悼。

周围的人们谈论起科琦过去的光辉事迹,托尔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在了洛基的身上。

看着他,他脑海中突然响起了那句——

“They could not deem me one of such;

I stood among them, but not of them.”


像有所感应似的,洛基侧过脸来对他笑笑。

托尔若无其事地与洛基擦身而过,压低了他本来就低沉的嗓音说——


“弟弟,下次你要搞事情前先告诉我一下?……也许我还能帮个忙。”


洛基却在心里想——

啧,下次?

……这可不好说呢。


——


“他们察觉到了你们的存在。”


神盾局。

弗瑞摘下左眼的黑色眼罩在一扇门前扫描眼球,确认最高权限。

“嘀”的一声,门开了,范达尔紧随其后。

作为受害人的乔纳森并没有参与他们的此次谈话,他认为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他一个普通人也不方便去接触这种机密。

如果不是对事情略有了解的话,范达尔估计会对弗瑞刚才的话感到一头雾水。

关键词——“他们”、“察觉到”。


范达尔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


他不禁想起了那个被他杀死的人类女孩。

弗瑞进入房间后按下一个按钮,整个房间全封闭了起来。


弗瑞介绍说这是地球上第一个能够屏蔽量子通信的房间,塞尔维格博士刚研究出来的。

“……”范达尔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剑,

“中庭人,说点儿我能听明白的?”

弗瑞以为属于高级文明的阿斯加德看这些就像看简单电路一样,但他忘了,还有专业不对口这回事。


弗瑞突然问这个阿斯加德人——

“你知道人类社会的文明演进史吗?”

果然,范达尔摇头。

一是他不像洛基那样喜欢读书,二是这颗蔚蓝色的星球在整个九界中实在是弱小可怜。

于是弗瑞给他投影出来一段简要的影像资料

——人类一开始用十几万年从狩猎时代进化到到农业时代;用几千年从农业时代进化到工业时代;然后,只用两百年由工业时代到原子时代;再然后,仅用了几十年就进入了信息时代!


看完这些,范达尔并没有理解弗瑞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我猜猜,你想说……你们有很大的发展进步空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不全是,”

弗瑞头疼,

“我想说,如果他们真的只是什么都不做,等着他们的侵略舰队穿越宇宙到达地球,那还好说。

因为根据我们社会现有的加速进化能力,当他们的舰队到达时,人类的科技很有可能已经超越了他们。”


“……但现实是,他们显然没有闲着?”

范达尔一下子接过了他的话。

“对,没有。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建了这个房间,为什么乔纳森受到了袭击,以及为什么我们与托尔通讯失败了的原因。”

弗瑞继续说,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对阿斯加德有足够的了解,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察觉到了威胁,他们可能判断出,现在在地球上有这么两个会阻碍他们侵略的生命体……”


乔纳森突然被告知因为某些原因,他们要对理查德·罗珀提前收网了。


神盾局用卫星追踪他的几队打着“人道主义援助”名义的货车,预计将在下午,派美国陆军到达土尔其边境的关卡处实施拦截,并同时派兵去包围他们的基地。

这是一个令人喜忧参半的消息。

乔纳森担心太过匆忙会横生变故、逼人困兽犹斗,又或者是硬性证据不足,最后功亏一篑。

但说到底这些他也管不了,只能祝他们好运了。


七月八日下午一点五十七分,离货车通过边境关卡还有三分钟。

罗珀等人在基地里紧张地盯着货车的实时消息,会议室里鸦雀无声,短短的三分钟过得十分漫长。


倒计时最后一分钟左右的时候,一个手机铃声响了,令大部分人一惊。

罗珀接起电话——是他儿子打来的。


“Daddy,Daddy,我想乔纳森哥哥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罗珀佯装生气:“臭小子,你就不想我吗?”

对面的声音变得委屈又怯懦:

“可……可是你从来都不陪我玩,也不给我讲故事……”

罗珀安抚他说:“快了,等我们处理完这批玩具就回去。”

他挂了电话。


……半分钟之后,货车在关卡处遭到拦截停下了。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变了脸色,然而奇怪的是,罗珀的神情看起来并没有多么慌张,他甚至眯起眼睛有意无意地观察周围人的神色。

然而直至最后车辆被搜查后放行、顺利通过了关卡,他也没有看出来任何端倪。

原来他们并没有把交易的货物用原定的卡车运送出去,边境上的卡车只是个烟雾弹,里面装的确实是农业器械,所以美国陆军注定一无所获,还会因此惹上国际纠纷。


托尔努力压下心中的失望,洛基倒是很无所谓。

这个人做得太滴水不漏了,他们需要证据,可是理查德·罗珀已经做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十几年来,除了慈善捐款单以外,他没在任何地方留下过自己的名字。

洛基在这里面身为一个重中之重的角色,却几乎从始至终游离于状况之外,他知道很多很多……但他就是乐意吃瓜看戏。

如果他真的有心出手的话,一百个理查德·罗珀都完蛋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喂喂他可是邪神!就算出手也必须要做到“不动则已,一动石破天惊、天翻地覆”!


接下来美军直接包围了他们的基地不在任何人的预料之内,但洛基照样能随机应变搞出事情来。

他现在没心思再跟这些蝼蚁玩下去了,他只想赶快解决掉眼前的事情,然后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不怕死的东西居然敢暗算阿斯加德王储。

……不知道为什么,托尔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评论(2)
热度(19)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