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五十四)

“你们受命于谁?美国情报局?我要跟你们上层谈一谈。”


在整个欧洲举足轻重的知名企业家、慈善家理查德·罗珀,质疑美军行为的合法性。

然而他们根本就不进行任何交涉,直接派人去搜查基地,并请罗珀和他的朋友、下属们跟他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罗珀表示抗议和谴责,但并不失沉稳,保持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

嫌疑人况且可以凭“程序不正义”这一条在法庭上翻案,更别说美国国会里有的是他的人。

就凭他对资本主义国家的贡献、支持国际援助的正面形象,也从来没有谁敢在重重舆论压力下对他轻易出手。

几十年的辉煌生涯让这位黑市军·火商太过自信了。


鱼贯而入的军队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神经紧绷、躁动不安。

托尔皱起眉,他看到罗珀的一些雇佣兵警惕又犹豫着暗暗把手摸进了衣服——里面毫无疑问藏着武器。


“告诉我,这里不会发生混战?”

他问洛基。


“按理来说不会,罗珀仍认为他有一手好牌,他没有任何必要去做这种荒唐事。”

洛基话还没说完,那些审时度势、蓄势待发的雇佣兵在罗珀一个属下的无声示意下安分了不少。


“……但那就没有意思了不是吗?”


闻言托尔赫然看向洛基。


美军的搜查是可以预见的徒劳无功,但“搜查”在这件事上其实已经意义不大了,他们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将人带走。

基地的地下藏着一个秘密火·药库,这事托尔不知道,乔纳森不知道,美军不知道,但是洛基知道。


福斯塔夫,一个无谋无德、但讲义气的混蛋,和乔纳森有点儿酒杯交情,他瞪大了眼睛看到男人竟在这时径直走向了带队的美国军官!

——他要做什么?!


“唉,长官,不知道你们听信了什么可鄙的诽谤污蔑,竟要这样做……

我得说,”

洛基浅笑着在几杆枪的威胁之下悠悠踱步,竟让对方背后渗出汗来。


“我得说……你们做对了。


我,‘贸易之路’的总经理,一切文件都是我签的,我们做的生意加起来都能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了……

啊你不会信了吧?我开玩笑的。


你要‘请’我们走一趟?我一个人就够了,叫那么多人做什么呢?

他们知道我是怎么走·私军·火、怎么大批开发沙·林毒·剂、怎么杀人灭口、又是怎么勾结英美政府的么?


走吧,让我们在路上慢慢聊,我们可以说上整整一天……”


他轻松的语气与话中令人心惊胆战的内容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像一出荒诞剧。

不知道的要么会以为男人疯了,要么以为他自愿做弃子。


而在福斯塔夫看来,这分明是罗珀的一手安排!

是啊,他早该猜到有这一天!

他们都不过是罗珀的一枚棋子!

而乔纳森却那么坦然地接受了,他……他会负着所有的罪死去!


另一边的托尔不说话,他有点儿同情那个军官。

等等……

托尔突然感觉到附近的地面有点儿动静,就像地震前兆一样……

来不及多想要发生什么,他冲过去一把拉住了洛基。


轰隆一声巨响,一瞬间土石迸溅上天,整个世界都是浓重的烟雾,什么都看不见了,呛人的气体肆虐开来。

基地的某个区域竟是炸出了一个超级大坑,不知道有多少人就这么永远埋在了里面、或者被石块砸歪了脑袋……

福斯塔夫慌极了,在一片骚乱中他错乱地开了枪!一石激起千层浪,紧绷的场面彻底失控了,混战开始了。


托尔无比庆幸自己刚才做出了正确的应对——差一点儿他弟弟就要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托尔紧紧地抓着洛基的手,带着几分得意与满足。


“……放手。”洛基努力扯扯扯扯扯。

“不放。”

“放手!”洛基继续扯。

“不放。”

“……”洛基放弃了,

“Ok,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这样牵着手死在这儿吧。”


“不会的。”

满是喧嚣和硝烟的灰暗世界里,尘土飞扬,金发男人的眼睛明亮纯粹。

托尔用另一只手握拳,逐渐感到有一种熟悉的力量在他体内积蓄,像野蛮生长的藤蔓在不停往上窜。


他深吸一口气尝试召唤与自己分别多日的妙尔尼尔,因为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命运之神在他心中呢喃——就是现在!

这一次,雷神之锤响应了他,接近光速地破空而来一瞬间到达了他的手上。


——他还需要再接受什么考验呢?

他,托尔·奥丁森再次成为了雷霆之神。

洛基对此既不意外也不沮丧,他想起来在原来的世界里他差点儿就能干掉他哥哥了……但自己终究还是没能狠下心来。

——他做不到,永远也做不到。


洛基只希望托尔此时不要太过兴奋、激动得全身冒电把他弟弟给电晕过去……

雷神高举妙尔尼尔,人们头顶上的万里晴空刹那积了云,如猛烈山崩般隆隆滚动,亮瞎人眼的电流霹雳啪啦地窜动、汇聚。

洛基淡定地变出来什么柔软的东西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正忙着你死我活的人们都被这一刻震撼到失了言语失了行动力。

——神迹!真正的神迹!

“诸君——”托尔吼道,

“停下你们毫无意义的厮杀!”

他打了几个闪把现场还手持武器不听话的家伙给统统击晕了。


很好,伟大的雷神成功维护了和平。


从客观角度来说,地下火·药库的爆炸及随后原本绝无可能发生的武装冲突让罗珀集团再无翻身可能。

剩下的事就交由他们人类自己去处理吧。

托尔高速甩起妙尔尼尔,同时像逮猫一样单手捞住他弟弟。洛基觉得这有点儿丢人,但最终还是忍了。


洛基干脆环住托尔的脖子挂在其身上,他的头发蹭得托尔痒痒的。

“别乱动。”

托尔希望洛基一会儿可不要在空中突然挠他……

“我想到一件事,其实我们可以换种飞行方式舒服一点。”

洛基现在的力量不足以支持他开个传送,但是……

“那你的提议是……?”

托尔好奇他弟弟会不会变个什么魔法扫帚出来???但很快他又自己否定了,因为……那显然不符合洛基的品味。


洛基召唤出了什么东西,托尔觉得有点儿眼熟——原来是那天不幸被洛基逮到的青黑色巨龙。

巨龙吐了吐舌头,无比乖巧地往地上一趴让他们上来骑自己,毫无身为龙的节操。

这时托尔已经穿着他的那身阿斯加德战服了,洛基明智地选择让托尔坐到后面去,以免那长长的红色披风唰唰地抽他的脸……

龙飞得自然是没有妙尔尼尔快,但洛基可以拿托尔当人肉靠垫,在空中悠悠地欣赏风景。

他哥哥的胸倚起来真是舒服。


“洛基,你知道宇宙魔方在哪儿吗?它太危险了,人类没有能力处理好它,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把它带回阿斯加德。”

“……很遗憾,我不知道。”

洛基熟练地睁着眼睛说瞎话。托尔也没有怀疑,因为他想不出来洛基有什么理由要骗他。

很快,他们便飞越了地中海,经过了大西洋上空来到了美国。


当天,青天白日里纽约人民就看到一条龙落到了神盾局大楼楼顶上。


……


“这个人怎么还活着?”


看到弗瑞好端端的,洛基问托尔。

弗瑞听了想打人。

托尔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洛基也只是随口一问,他并不真的关心为什么一只蝼蚁还活着。


“噢范达尔,吾友——!好久不见!”

托尔与范达尔热情拥抱。

范达尔见到托尔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好久不见!是够久的了!

过了……整整八天?真是不可思议!

我们日日夜夜都忧心不已,沃斯塔格每天只能吃得下六只鸡、三头牛、两只羊!”

“真的吗?!”

托尔听了很是吃惊。


洛基扭过头去,他觉得他们阿斯加德人的脸全被这两个家伙给丢尽了……

哦不对,他不是阿斯加德人。


抱完托尔,范达尔接着自然地向洛基张开双臂。洛基纹丝不动,站在那里像看傻瓜一样看他:

“我们也好久没见?”

“嗯……两天多没见?”

范达尔笑嘻嘻地放下手,没有丝毫的尴尬。

他不过是担心洛基会感觉自己受到忽视然后胡思乱想。

现在托尔被妙尔尼尔承认了,回阿斯加德后他就会从洛基手中接过王位,范达尔不确定洛基是否真的像他表现出的那般释然。

另外……他确实想拥抱他,但他清楚地知道,这是永远不可能的。


“巴恩斯呢?他跟人私奔了?”

看着他洛基突然想到,也不知道范达尔跟巴恩斯俩人之前一块儿跑出去干什么了。

那个时候洛基跟托尔在找以太粒子来着。

“跟人私奔???”

托尔觉得洛基的这个玩笑开得着实古怪。

范达尔解释说,巴恩斯和史蒂夫——一个把美国国旗穿在身上、背着个盾牌的家伙——一起去铲除九头蛇余党了,而且巴恩斯还加入了复联。


……看来他们已经确认过巴恩斯的精神控制被完全解除了,洛基想,自己这算是间接给复联送队友?

他心里有点儿发堵,不知道该说……感觉像是被挖了墙角?还是白菜被猪拱了?


……算了,不想这个了。

他要去见乔纳森,他猜那一定会很有趣。


评论(1)
热度(14)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