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五十五)

“……不管发生了什么,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为你至今为止为我们做的一切致以衷心的感谢与敬意,真的,乔纳森。

你想回伦敦还是开罗?你会有一段新的人生。”

电话那头是英国情报官员伯尔。


乔纳森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这座他陌生的城市,他随手摸着手上的戒指说:

“你知道,我也不只是为了国家。

说来话长……我这里还有点其他的事要处理。”

之前与机器人打斗的时候他的手受了点儿伤,有血沾到了戒指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感觉……这戒指的颜色有点儿变了?

好像比原来亮了一些。

他不禁多看了戒指几眼,越看越觉得这块红宝石不太寻常。


已经是接近下午四点了,他却突然感觉阳光刺眼得厉害。忍着一阵头晕目眩,他拉上了窗帘。

他听到一个熟悉又无比怀念的声音——

早安,乔纳森。


他颤抖起来,看到纳芙蒂蒂皇宫酒店的大门打开,她朝他缓步走来。


他开口对她说:“……早安。”


“你说什么?早安???”

英国此刻是晚上,伯尔算了下美国的时差。

“啪——”的一声,是手机摔落在地的声音。


托尔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副场景——

床上,黑发男人阖着眼睛抱住了有着相似面孔的另一个人,精神状态不怎么平稳。

那人任由他抱着,并把玩着黑发男人微卷的发梢。


——以这种方式面对面观察自己还是挺新奇的。

洛基不喜欢与家人之外的人亲密接触,但眼前的这个是他自己的身体。

这真是相当古怪的一幕,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他们两个才是兄弟,而不是托尔和洛基。

托尔皱起眉问:“发生了什么?”


“我很遗憾,先生。

你的弟弟他……快要死了。”

洛基露出沉重又苦恼的神情,并故意用一种疏远的眼神看向托尔,

“但他之前说,也许……

这世上最爱他的人的一个吻能够将他唤醒。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

托尔知道这是洛基玩心又上来了。


洛基入侵乔纳森的精神让他放开自己,托尔上前就捧过了黑发男人的脸,要朝他吻去。

洛基在一旁用手机调好模式拍照。

在托尔的唇贴上去前的最后一刻,乔纳森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本来还有些迷蒙,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脸他瞬间被惊得一个战栗。

但令洛基失望的是,他下一刻就收敛了情绪,只是皱着眉看着托尔——

“先生,你在做什么?你又认错人了?”


托尔没有丝毫的尴尬,摊手说:

“不,我没有。只是我弟弟觉得这样会比较好玩。”

乔纳森:“……”

乔纳森觉得有病得治。


托尔一转眼看见洛基正带着笑意划拉着手机,他好奇地凑过去看,发现他弟弟在挑他们的照片发Facebook。

“这是为了让无知的人类得以了解、瞻仰他们的神。”

洛基一本正经地说。

“哦,我觉得那张照片会更好一点。”

托尔点评道,不过洛基觉得他一向没什么眼光。

“不,我要用这一张。”

……

“不好意思,我无意打扰你们。”

乔纳森不得不出声,

“只是谁能先给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说了你也听不懂。”

洛基懒懒地瞥了他一眼,但还是简而言之说,

“……你手上的戒指叫以太粒子,你被它反噬了。”

幸好以太粒子早先被洛基化作固体禁锢住了,发生的意外还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都怪你,哥哥。”洛基侧过头去看托尔,

“你该想到这一点的。”

“……好好好,怪我。”

托尔哭笑不得。

洛基又对乔纳森说:

“为了救你,我消耗了太多力量,所以今天没法再施展什么大型法术了。”

意思就是今天他们换不回来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托尔陪着洛基翻厚厚的魔法书。

托尔安安静静地不打扰他,在一边托着腮像只柔软的大金毛。


他看到洛基垂着眼睫神情专注,眼睛里像有流动的符文在跳跃;

他看到洛基用手指掀过书页,动作轻巧又撩人心弦;

他看到洛基偶尔会停下来陷入沉思,歪着脑袋的样子让他想上去狠狠咬一口;他看到……

“够了,出去。”

洛基哀怨地对认认真真视奸自己的托尔命令道,

“你在这里令我分心。”

托尔感到很无辜。


房间里只剩下洛基一个人的时候,洛基让一个墨绿的通感球浮在空中,球里呈现出宇宙中遥远的某个空间所在。


在那里,深厚的黑暗力量喷薄欲出,整个世界一片浑沌阴森、可怖至极……

全身被合金覆盖的半机械巨兽晃动着尾巴在空中飞过,一条又一条。


洛基知道这种怪物的名字——利维坦。


是的,他当然知道它们。


托尔来喊洛基出去吃饭,在门口他似乎听到洛基在跟什么人说话,语气并不寻常。

他走进去,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再正常不过了……


托尔想,也许刚刚是他的错觉或者是洛基在练习什么咒语吧。


洛基抬起脸来眨了下眼睛:

“啊我都忘了吃饭这回事了。”


涨潮组织是一个提倡信息自由的黑客联盟,致力于揭露政府向民众所隐瞒的一切。

之前的神盾局内战、众多科学家自杀或意外死亡等事件让人们心中蒙上了一层疑虑、不安的沉重阴云——

我们的世界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我们的政府值得信任吗?

是不是明天就会世界末日而我们却一无所知?

在此背景下组织日益发展,成员之一的斯凯也加紧了她的入侵工作。


她坐在桌前,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内容面临着痛苦的抉择……公开?还是不公开?

只要她按下键,人们就会得知一个怀有恶意的高等文明的存在以及地球前途未卜的命运。

天赋人权,她想,人们不该活在由政府构筑的虚假的现实之中。

她按下了键。


雷神回到神盾局一天时间不到就再次受到了人类的请求。


“说吧,我的朋友!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托尔用手转着妙尔尼尔,心情不错。

他期待着去哪儿大干一场。

“不管是尼斯湖水怪、康斯坦丁还是北海巨妖我都可以为你们抓来!然后你们就在晚上准备好篝火。”


“我猜你还需要蜜酒和烤肉。”

洛基一下子就能想象得出他哥哥痛快打架、痛快撕肉的场景。

“不不不,实际上……这事儿很简单,”

科尔森探员对托尔说,


“我们想请雷神出面去参加个全球性的节目访谈,这项活动就像这样——”


他按了下摇控器,电视里是一个主持人在对一个中年男人进行采访:


“张将军,来自外太空的智能粒子潜伏在我们身边这件事是真的吗?据说它能监视整个地球?”

“是真的,但它没什么大用,我们有太空垃圾和雾霾嘛!”


“张将军,您对飞往地球的三体舰队怎么看?”

“这个舰队啊,它自己不着火就行了!”


“张将军,网友们说您参加了传说中的‘面壁计划’?”

“我听了以后很震惊,我自己都不知道!”

……

托尔觉得那个男人有点儿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理解了,但为什么要做这个?”


“显而易见,弱小的人类正急需得到它们的神的安抚,否则他们就会像身处油锅上一样。”

洛基指出,

“而你会抓着你那傻呼呼的锤子去跟人说——‘嗨中庭人你们好,别担心!我,奥丁之子,雷神,会永远守护好你们的星球!’”


“在你们看来,我们的文明在宇宙中真的有那么弱小?”

科尔森忍不住发问。


洛基不想回答这种白痴问题。

于是托尔做出解释——


世界存在无数维度,每个维度上都有无数的文明,在宇宙中其实每时每刻都有文明在毁灭。

比如,人类的物理学家在用加速器撞击质子时,一个微宇宙就毁灭了。


而对于更高等的文明而言,地球就像个可以被撞碎的粒子——至少那个三体星球上的人可能就是这么想的。


“……跟我谈谈你们的那个‘面壁计划’?”

一向不怎么关心人类命运的洛基突然对科尔森说。


“是这样,三体星球发送到地球的智能粒子让我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但有情报证明,三体人是用透明的思维直接进行交流,这使他们缺乏伪装和欺骗能力。

所以我们选定一批‘面壁者’——

他们完全依靠自己的思维制定战略计划,对外界表现出来的思想和行为是完全的假象,是经过精心策划的伪装、误导和欺骗。


他们要欺骗包括敌方和己方在内的整个世界,最终建立起扑朔迷离的巨大假象迷宫,使敌人丧失正确判断。


‘面壁者’将被授予极高的权力,能调集使用地球的资源,不必对自己的行为和命令做出任何解释,不管行为多么不可理解。”


“伪装”、“误导”、“欺骗”……


听到这些,托尔马上就瞪着眼睛看向自己身边的洛基

——哦奥丁在上!这真的不是为他弟弟量身打造的计划吗?!


托尔拍上洛基的背,他觉得他弟弟不去干这个简直天理难容!

洛基眯起眼睛,是托尔所熟悉的那种狡黠。

他别有意味地问:

“……不必做出任何解释?不管行为多么不可理解?”

科尔森:“没错。”


洛基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语调温柔——“我想,你们需要谎言与诡计之神的帮助。”


评论(2)
热度(25)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