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五十六)

晚上,一阵重要新闻的标题音乐声让各家各户看向电视,这是现在人们都熟悉的声音,可以令所有的人停下正在做的事情。这种新闻能随时插播——


“经负责治疗卡尔顿·德雷克的主治医生证实,德雷克博士的死因是血液肿瘤,直接致死原因是病变引发的大出血和器官衰竭,不存在任何异常因素。

社会上出现的其死因是受来自外星的智子攻击的说法纯属谣传。

另据报道,

另外几例被传为智子攻击的死亡案例也均是常规疾病所致。为此,本台记者采访了著名科学家皮姆博士……”


记者:“皮姆博士,您对目前社会上出现的对智子的恐慌有什么看法?”


汉克·皮姆:“这都是由于缺乏物理学常识造成的。智子只是一个微观粒子,对宏观世界的作用十分有限,它的主要威胁是在物理试验中制造错误、混乱和监视地球。

智子不可能杀人。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科普宣传……”


随后,传说中的雷神惊天动地地现身,代表复联向民众作出保护地球的承诺。

红色披风在身后飘摇,他对着面前的空气严肃宣告,眼中电光闪烁——如果三体星球还不放弃对地球的图谋,那么届时它将与阿斯加德开战。


与此同时,破壁者一号与他的“主”进行对话——

破壁者一号:主,我很抱歉,我们对阿斯加德一无所知。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

字幕:看看阿斯加德人还有什么能力。

……

托尔接受完采访后,就被皮姆博士拉去交流宇宙科学。

托尔肯定了微型宇宙的存在,这让汉克看到了进入量子领域的希望。


新闻大楼里,汉克·皮姆边向托尔问这问那边往外走。一批穿黑西装身材高大的警卫想要上前护送,被博士给挥手赶走了。

明亮的灯光把外面的一切都照得很清晰,偌大的广场上圆形喷泉一层层地喷洒着,还有孩子在喂鸽子。


夜空下车辆来来去去,人们各自忙碌着,有人可能在想着和伴侣去吃点什么,有人可能在考虑针对最近的新闻写点什么论文出来……

但这一切,都在一瞬间戛然而止了。


一个小女孩抬脸望见天空中有什么飞过,她瞪大了好奇的双眼。

——

温压·弹,有“小核·弹”之称,杀伤半径三百到六百米,爆炸速度为三千米每秒,可瞬间产生局部极端高温高压环境和气流冲击波,同时造成缺氧。

上一次它出现在人们视野中还是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时候,死者情况往往极其凄惨……


以上是后来,档案《201X年7月8日纽约事件》中的一段记载。


“轰”的一声巨响,新闻大楼从中间炸开并迅速崩塌,火光、浓烟冲天,响声和震动瞬间放射状地波及开去。


在那之前的0.001秒托尔做出了反应:让妙尔尼尔接近光速地送走自己身边的这个人类!

他也因此没能躲开爆炸。


离大楼较远的幸存者事后没有谁敢再揭开这段血淋淋的记忆——那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恐怖的亮光吞噬了黑夜,一切化作了焦炭和断壁残垣。

废墟之上一片死寂,而废墟之下是更深的黑暗。

托尔失去了意识,就像狮子陷入了暂时的休眠。

……

洛基瞥了一眼墙上的表——八点了,托尔没有回来。


他穿着一件简单的墨绿色衬衣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逗弄软乎乎的小黑猫。

他用他的小刀削了几块苹果,大部分自己吃了

……味道不错。


八点一刻了,托尔没有回来。

他开始看人类拍的电影。


“这顶金冠,就像一口深井;里面有两个吊桶相互填水……”

身着中世纪丝绸长衣的男人面容悲哀,另一个男人把手放到了佩剑上,沉默着直直地注视他。

“较空的桶总在空中跳跃,较满的那桶则在底下,没人看见。”

“我就是下面的那个,盛满了泪水、饮泣吞声,堂弟,而你却登基为王……”


洛基关了电影:“无聊。”


八点半了,托尔没有回来。


最先充斥在托尔意识里的是身体上的一阵疼痛,他不知道自己总共流了多少的血,但对于一个阿斯加德人来说这实在不算什么。

周围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见,闯入鼻腔里的是浓重的血腥味、火·药味和粉尘。

尽管自愈能力在快速修复他的身体,但缺氧还是让他胸口憋闷,感觉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这有点儿影响他的思考。

这时,

一声叹息轻飘飘地混进了这片轰鸣声中,托尔还以为自己大脑供血不足出现了幻听。

“你打算在那里躺多久?”


——洛基?

托尔只是在脑海中这样一想便得到了回应。

“除了我难道还会有别人跟你说话么?

要知道现在……你周围一万平方米以内,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生命了。”

洛基平静的话语让托尔的心一下子凉了。

托尔召唤妙尔尼尔轰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层层碎石。

他披散着凌乱的金发望着这片废墟,身后的披风完好无损但颜色十分黯淡。

他往下挖,挖出的只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有的是脑壳被爆炸产生的高压压扁,有的是肺部爆炸、胸口被轰出一个大洞,有的因窒息甚至生生用手扯烂了喉咙、眼珠迸出……

“那……一万平方米外呢?”

“人类的搜救部队已经到达了。”

洛基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他还知道今天晚上托尔是不会回来了。


九点半了,洛基坐在房间里看完了半本书。

他用魔法看到托尔又搬开了几十吨的石块,帮助人们进行一万平方米外的救援。

他的哥哥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那单调的工作,磨破了手,神的鲜血便再次流下、顺着指节滴落,落进地球的尘埃里。

发丝浸了汗水粘在他的脸上,那双明亮的湛蓝的瞳此时蒙上了层层的阴霾。

他的哥哥绝不会理解,为什么有人类会对自己的种族失望至此,以至于竟帮外星侵略者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来。


十点半了,洛基打了个哈欠准备上床睡觉。

他看到托尔抱起了一个孩子,脸上露出笑容:

“洛基,你看。”


“我看到了,我要睡觉了。”

但最后,洛基还是别扭地对托尔说——

“你可以去你的七点钟方向看看。”


他躺在床上嘟囔:

“……傻子。”


中庭201X年7月9日。早上。


在洛基施了一个相当复杂奇异的大型法术之后,乔纳森终于如愿以偿地换回了自己的身体。

他在海关处看着自己的新护照——上面的名字是“汤姆·希德勒斯顿”。


正当他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人生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希德勒斯顿先生,您什么时候来参与我们电影的准备工作?”

“不好意思,你是什么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乔纳森惊讶,他刚换了这个新身份还不到半天。

“奥丁森先生没有告诉您吗?这是他‘面壁计划’中的一部分——拍一部洛基·奥丁森的个人电影,您听说过‘面壁计划’对吧?”

乔纳森:“……为了人类?”

“没错,为了人类。”


“……”乔纳森:“我能拒绝吗?”


托尔回到神盾局的时候看到弗瑞、洛基、范达尔、托尼、克林顿等人正围着地球的全息投影严肃地讨论着什么——


洛基:“这里,放大我看看。”

托尼:“哦伙计你不会想选那儿吧?相信我那不是个好主意。”

范达尔:“洛基,要是我我就……”

克林顿:“等等,你们考虑过全球变暖、冰川融化的问题吗?”

科尔森:“还有污染的问题。”

洛基:“闭嘴!把地球转过去,我要看看那边……”

“嘿我们的朋友托尔回来了!”“哦托尔!”

“我听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了,真不敢相信……”

“皮姆博士现在很好,他向你表达感谢。”


最后是洛基的声音——

“哥哥,你错过了今天的早餐。”


与弗瑞握完手,托尔向洛基走去,把手放到他的肩膀上,他知道洛基已经与乔纳森换了回来:“洛基,谢谢你。”


洛基侧过脸去,冷淡地说:“我什么都没做。”

“不,你做了很多事,我们在中庭的这段时间里,你和我一起……”

“停,打住!再说下去我快要吐了。”

洛基不能想象自己竟然有朝一日要和复联的这些家伙为伍、混为一谈,不不不这太怪异了!

托尔逼近了洛基:“可是我必须要让人知道我的弟弟他——”


洛基银舌头一拨弄就开启了嘲讽模式打断了托尔:“你想听我说实话吗?

向奥丁发誓,我觉得你简直就像头牲口一样供这些蝼蚁们驱使来驱使去!我可不想和你一样堕落。”

洛基笑着摇头,全然无视在场众多“蝼蚁”的脸色。

弗瑞:“……呵呵,那还真是抱歉了。”

没人能看得出弗瑞究竟是不是黑了脸。

托尼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摆手对洛基说:

“别这样说嘛小鹿,其实你只是有点儿害羞?”

洛基感到自己的某根神经崩断了。

他也“呵呵”了一声。

后来每当托尼和小辣椒佩珀在一起时,天花板上就会出现托尼和其他女人附带声音的火辣影像(而且每次都不重样)。


托尔明智地没有就这个问题死嗑,他选择让他弟弟哑口无言——比如用舌头堵住他的嘴。


托尔放在洛基肩膀上的手继续按住他,另一只手熟练地擒上了他的脖颈。

托尔手下的皮肤白皙嫩滑,冰冰凉凉的,他不断地摩挲着,同时凶猛地用牙啃啮那柔软的唇。

洛基随即迎合了起来,一把扯住他的金发,毫无怯意。


众人很自觉地当起了不配拥有姓名的背景板。

只有范达尔惊讶地怔住了。

别说是他,任何一个阿斯加德人恐怕都不会那么容易接受这事……不,沃斯塔格除外,他只在乎他的大盘鸡。

可是他们在一起又是那么的自然,他们相拥、他们接吻、他们撕咬、他们扭打……好像做什么都不为过。

他早该察觉到,早该察觉到洛基看向托尔的眼神以及托尔对自己弟弟那变态控制欲背后潜藏的意味。


托尔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洛基很久,直到洛基的唇微微肿胀起来才放开他。

“……你是不是忘了这里还有个阿斯加德人?

恭喜你,哥哥!奥丁之子、伟大的雷神的名声一败涂地了!”

洛基看向范达尔,笑得戏谑。

阿斯加德知道了这件事后会怎么样呢?

大概人们会说……是他勾引了他的哥哥吧。


评论(3)
热度(14)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