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五十七)

洛基就像个与此无关的局外人一样等着看托尔接下来的反应。

跟永远处于阳光下的阿斯加德大王子比起来,洛基可真是太恣肆无畏了

——反正他向来是阴影里乖张离群的邪神、谎言与诡计之神,他什么事不能干呢?

难道他当个乖乖巧巧的二王子,奥丁就会把王位给他吗?别开玩笑了!(当然现在他也不稀罕那个王位)


洛基感到几分得意,为他一手将托尔拉下了禁忌的深渊。

哦这也没有什么禁忌可言——他们算哪门子的兄弟呢?对了,他是个冰霜巨人,这点是挺让人咬牙切齿的。

“唉,哥哥,”洛基故意说,

“你说,范达尔还有其他人会怎么看你?这真是不可原谅——托尔·奥丁森被他的弟弟抹上了污点。”


范达尔神情复杂地想要开口解释什么,然而在那之前托尔就已经急躁激动地按着洛基大声说:

“你在胡说什么?洛基,你真是这样想的吗?你从哪里找来‘污点’这么个词来侮辱你我?

是,我曾迟钝过、困惑过、迷茫过……但现在,我完全理解了,我清楚地知道我正在做什么、要做什么!

我不惮于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爱我的弟弟爱到了何种程度!

不……应该说我巴不得让他们都知道!”


托尔与洛基挨得极近,他身上一种不容置喙的威压感扑面而来,他要让洛基面对着他、直视着他、认认真真地把他的话一字一句听到心里——


“我不会让任何人干涉我、左右我、逼迫我,也绝不会遮遮掩掩——好像和你在一起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我要爱谁、该怎么爱都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你也不行!”


——我也不行?呵,还真是疯狂啊。

洛基绿莹莹的眼睛里波光流动。

他哥哥那过分的明朗、率直有时候也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托尔就是那种,一定要站在自己面前、逼到自己丢盔卸甲为止的家伙。

旁边的托尼嚼着蓝莓翻了个白眼,克林顿默默捂上了自己的耳朵——我的天!

知道了我们都知道了!你爱死你弟弟了!

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对着天、对着地、对着风、对着云、对着地球、宇宙发誓???


托尔和缓了一下语气,问洛基:

“你听明白了吗,我的弟弟?”

洛基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眨了眨细密的眼睫,像是敷衍又像是有点儿窘迫:

“……哦你开心就好。我倒是忘了,从小惹事生非的并不只我一个。”

这可真不是邪神的风格啊。

接着,托尔瞪着他那双湛蓝湛蓝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看向范达尔:

“吾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知道你和那些有眼无珠之徒、狭隘愚昧之人不一样!

告诉我,你为我感到高兴吗?”


托尼想,那伙计敢说半个不字吗?你那样子简直就是——“我弟弟宇宙第一好!谁要不让我爱他、谁要说他半句不好我就打死谁!”

范达尔随即笑了起来:

“高兴,我真是太高兴了!不知道会有多少女神将因此黯然神伤、失魂落魄,然后终于把青眼投给了阿斯加德第一剑士范达尔呢!”

“……说笑的。”范达尔正经道,

“我觉得这很好——你们的眼里有光。

我看到我的朋友高兴,那我当然也高兴了。”

他总不能跟托尔说——其实,我也挺爱你弟弟的?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那种羁绊啊,那么深那么深……有什么人会失了心不送上祝福呢?

他想,这世上再没有谁能像托尔一样,能把那抹绿色身影从他的冰天雪地里给拽出来、裹紧了捂得温温热热的。

他所追随的人,那么灼热;他爱的人,那么特别。

……

洛基突然面无表情地鼓起掌:

“好,太好了,哥哥,父亲会为你骄傲的!”

“但是,现在,放开我好吗?我们在办正事呢。”

“哦。”

托尔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抓着洛基不放太久了,他弟弟一丝不苟的平整衣服上被他弄出了褶皱。

——“正事”?

托尔想起来之前,洛基也确实在和众人认真地讨论着什么事情——这可真是相当不可思议——也许是为了那个“面壁计划”?

也就是说……自己的前来打断了什么重要的谈话?


“正好,你过来帮我看看——”

洛基把托尔拉到地球的全息投影前。

托尔好奇:“你要做什么?”


洛基出乎意料地这样回答说:

“我要在中庭找一块伊甸园。

我想象,那儿应该有一片一望无际的湖泊,水的颜色,嗯……要比你的眼睛更深一点儿,啊最好是蓝得发黑……”


托尔一下子被洛基的话引得陷入了情景构建,不由自主地接着他的话说起来:


“蓝得发黑……那不如换成海,平静的海,水是温暖的,风吹起来很柔和……全年都不会有冬天。

但只要你想,你可以随时让那儿下雪、结冰。”


洛基对这个提议有点儿心动:

“那是一个海岛,有连绵的山谷、葱翠的森林……

哦还要有纵横交错的河流和激荡的瀑布……听起来很棒是不是?”


“洛基,我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托尔想了想说,

“动物,对,动物。

岩石上要有海豹,海里鲸鱼喷涌而出,可能……

还会来点儿晶莹剔透的人鱼?”


他嘴上说着人鱼,视线却不知怎么的死死黏在了洛基的身上。

没有办法……

他弟弟的皮肤那么白、那么细腻,带卷儿的半长黑发搭下来十足撩人,翠色的眼睛水润欲滴,优美的腰线就像人鱼一样性感,露出的手指手腕……

打住,他已经有感觉了。


托尔强行移回自己的注意力问洛基:

“你找这么块地方干什么呢?”

他从来就猜不透洛基的想法。


“当然是划为洛基·奥丁森的领地,以后偷偷跑下来玩啦。”

洛基说得坦然极了,一副“这不是很好理解嘛”的样子。


不过……有没有这个“以后”,还是个问题。


托尔愕然,他看向在场的其他人。

科尔森冲他点了点头:

“对,我们在讨论你弟弟在地球上的度假区问题,选好了就去通知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


——他们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把他们星球上的土地划出去送人???就因为洛基想找个地方去玩???


托尔一开始感到十分的荒诞,但很快他明白了过来——面壁计划。


面壁者职责中很重要的部分就是使自己的行为令人无法理解。

人类封建社会的专制君王也许可以为所欲为,但最终还是要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然而现在,洛基不需要,或者说,他的解释不会有任何意义。


洛基想要块地,那么他们就会给他,不需要任何理由。


“找到了,地球上确实有这样一个地方。”

科尔森在北半球上一划,然后放大了夏威夷上的某个岛,一切都符合他们之前的描述。

洛基同意了:“嗯,我很满意。”

“我想联合国那边会很开心的。”

科尔森对此评价。

托尔不解:“为什么?”


“因为只不过是一块岛而已。”

洛基说着,意有所指地看向弗瑞,

“有的人所需要的资源投入可是很让那些人头疼。”


托尔不知道原来弗瑞也是面壁者之一。

那弗瑞的面壁计划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还不等托尔想出个所以然来,洛基对托尔说:“那么哥哥,我们为什么不现在就去那儿呢?”

他又补充了一句:“只有我们两个。”

范达尔面露无奈。


岛坐落在太平洋上。

从高空往下俯瞰,在白色浪花的镶嵌下,它宛如一颗闪着火彩、五光十色的绚烂蛋白石。


洛基和托尔看到,岛上的风貌原始而古老,连土著居住的痕迹都没有。

深绿、浅绿的植被层层叠叠,暗红色的泥土干净而湿润,不同种类的海鸟在空中飞来飞去……


洛基像个孩子一样赤足漫步在月牙形的沙滩上,海风就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柔和,吹拂着洛基的发。


托尔陪在他的身边,让自己暂时放空头脑不去想中庭的危机、阿斯加德王位的继承等各种事情。

反正三体人的舰队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就这样,在这片沙滩上和洛基永远一同走下去。


他忍不住握住洛基的手,说:

“有件事你听了别笑话我。

我之前做了个噩梦,

梦见你要从什么地方掉下去了……我害怕极了,拼命抓住了你的手,可是你掰开了,望着我,就那样掉了下去……我再也找不着你了……

醒来之后我觉得自己真傻,这怎么可能发生呢。”

托尔大大咧咧地笑笑,细细摩挲着洛基的掌心手背。


“嗯,不会有那种事的。”

洛基出乎意料地认真地说,并没有嘲讽他“你脑子里注海水了吧我要死也肯定先把你给拉下去”或者“哦哥哥原来你就这么盼不得我好吗”之类的。


托尔摸到洛基手指上红宝石形状的以太粒子,他开了个玩笑:

“……该不会你当初下来就是为了它,而看我是附带的吧?”

“喔你猜对了。”

洛基微抬精致的下颚,像只猫一样凑近托尔,暧昧地轻声说,

“……但操·你这件事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哥哥。”

托尔听了眉毛一跳,猛地托着洛基的后脑把人给推倒在了沙滩上。

“弟弟,我就当你刚才的发言也是面壁计划中的一部分好了。”

他把妙尔尼尔压在了洛基身上,有锤子在手的感觉真好。


洛基翻了个白眼——哦该死他讨厌这蠢锤子。

洛基义正言辞地对托尔抗议:

“不,为了我的面壁计划、为了拯救人类、拯救中庭,你需要放开我、然后牺牲你自己献身给洛基·奥丁森!”

托尔颇有幽默感地笑着说:

“那你得先给联合国申请一下,跟他们说——‘把我哥哥洗干净了押过来带给我,这是面壁计划中的一部分’。”


此时,天空很蓝,云朵像牛乳或浓或淡,他们周围响着鸟类扑翅声和缓缓的海浪声,而他身下的人……很美。


一切都很好。

好得就像一场不真实的美梦。


就在这么美妙的时刻,托尔远远地依稀听到人类撕心裂肺的呼救声——


“洛基,你听到什么了吗?”

“不,我没有。”

洛基答得果断。

“我听到有人求救。”

“你脑子里注海水了。”

洛基面不改色。

“可是我真的听到了。”

“那你还在这里压着我干嘛?!”

洛基瞪他。


于是托尔拿起锤子呼呼地甩了几圈就往海上飞去了。

他没来得及看到,

洛基站起身来从沙滩上往海里径直走去,蓝色海水缓缓没上他的身体,然后在及胸的时候,洛基颀长的双腿一下子化成了巨大的绿色鱼尾。


这只漂亮至极的小人鱼噗通一声扎进了水里。


评论(2)
热度(25)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