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一至五章)

晋江: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626349

QQ:280987670

文案:
此文又叫《哥哥再爱我一次》/《弟弟一见面就把我给上了》/《诸神中庭疯狂秀恩爱》…… 

温情版:

托尔: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我想我会给你一个拥抱

洛基:我在这里

洛基:我从未想要王位,我想要的只是与你平等,哥哥

现在,给我们一个吻吧?

作死版:

托尔:弟弟,我爱你!
洛基:我不信!我不听!你证明给我看!
托尔:………
洛基:你都不让我上你!你肯定是不爱我了!
托尔:弟弟,我错了!你上我吧!QAQ

洛基:我哥不理我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托尔:我弟总想上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托尔看着卖萌的洛基掩面痛哭:我这该死的弟控属性!!!

雷神、复联同人 

主基锤 后期也可能锤基 攻受不是问题

预计中长篇 原著向 剧情接复联3

治愈向 甜到倒牙 HE 有肉 时而欢脱时而正经

会有三体、龙族、神盾局特工之类的乱入

纯属自娱自乐 可能会O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愿生而彷徨
我愿生而动荡
我愿生而你便是我的王
我捧着孤勇一腔
只是
我的爱与恨同党
                                                                ——《国境四方》

(一)

“I assure you, Brother.”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奥丁之子、阿斯加德的王子、谎言与恶作剧之神洛基,
对他亲爱的兄长说了此生最后一个谎

——你依然爱我吗,哥哥?
       最后 我有成为你的骄傲吗,哥哥?

This is Goodbye
他逐渐失去了挣扎的气力,绿色的眼睛里变得一片空茫,
愈加模糊的意识里回荡着的是兄长昔日里的话语——

“Loki, 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

“I thought we were side by side forever.”

“I think I will give you a hug if you are really here.”

“Welcome home, Brother.”

………

如果这就是死亡的话,那么一切是否太过祥和、愉悦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通往地狱的路上,还是将迈入天堂
——天堂?别开玩笑了

象征着生命与希望的绿色在地上像海浪一般迅速席卷开来,
永不停歇,永无尽头
整个世界都沐浴在柔和得令人忍不住哭泣的光芒中
两只温顺的山羊默默地低头吃草
——远方那是什么?伊甸园里被蛇缠绕的苹果树吗?
       不,那是橡树

天边又是谁在动人吟唱——那直摄灵魂的古老歌谣?

“Dancing to the feel of the drum
Leave this world behind……”

阿斯加德的仙宫里乐声浩荡,传遍云霄
万人景仰,无冕之王、雷神托尔凯旋

“We will have a drink and toast to ourselves
Raise your hats and your glasses too……”

酒入豪肠,纵情欢笑
酒杯掷地,清脆连响

“Close your eyes and lose yourself
Taste the trasure and sing the tunes……”

托盘里的食物突然变成了蛇,
在兄长的再次受惊中,洛基笑得开心极了

“We will dance the whole night through
We are going back to a time we knew……”

………
他笑了,也不禁唱了起来:

“We are going back to a time we knew……”

朦胧中,一种熟悉的温暖的气息将他笼罩
无比怀念……无比眷恋……

他像一个害怕泡沫突然破碎的孩童一样,不敢睁开眼,
不敢用力呼吸,他甚至能听见,自己此时本不该有的心跳
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颊,切实可感
千年的光阴那么漫长,可让他感到温暖的,不过二人
人,向阳而生,神也不例外

他听见那人在他耳边温柔地说——

“我亲爱的孩子,你为什么在颤抖?”

“你为什么……流了泪?”

他该赔上什么,来换这一刻永存?

他睁开眼,将弗丽嘉拥进怀里
笑着说:“母亲,我做了一场梦。”

————————————————————————————

注:山羊、橡树是北欧神话里的梗


(二)

他坐在阿斯加德的王位上,手中握着的是奥丁的权杖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托尔受到放逐、奥丁陷入了暂时的沉睡

母亲对他说——“Asgard is yours.”

“Your father is proud of you.”

但即使是当初,他也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那份喜悦

“I never wanted the throne,
I only ever wanted to be your equal, Brother.”

他想要的是,父亲给予自己与托尔平等的爱

他想要的是,自己的光芒足以与托尔争辉

昔日对他轻蔑的阿斯加德的勇士、托尔的朋友跪在他的面前,
请求解除对托尔的流放

他突然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抬起手,
修长的手指掩住幽深的绿宝石般的眼睛,双肩微微抽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人民是你的,父亲是你的,阿斯加德也是你的
我不需要征服世界,我只需要,
征服你

希芙等人仰视着他们一向名声不太好的二王子、谎言与恶作剧之神,
感觉总有几分说不出来的陌生

“哦,你们是如此的爱他,甚至不惮触怒我
——现任阿斯加德的王?”

他低沉的声音里充满了恶意与威胁,但却并不生气
他们惊讶地察觉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洛基仿佛经过了什么洗礼,身上竟有一种令人心愿臣服的力量

也或许是一直以来,托尔太过耀眼,令一切都黯淡无光

很快,洛基又恢复了他那一贯的充满恶作剧意味的笑:

“……开玩笑的。
没有谁会比我更加爱他,我亲爱的哥哥,

我会亲自去带他回家。”

当初矮人辛德里将打造好的妙尔尼尔奉上时说:

“它是我铸造过的最好的武器,甚至超过了奥丁的永恒之枪
……不过,我估计只有托尔才举得起来。”

洛基上前去尝试,不出意外地失败了
他耸了耸肩,对托尔无奈一笑

他的兄长,雷霆之神,被公认为在整个阿斯加德中拥有最强的力量,
永远被众人寄予最大的期望

托尔轻而易举地将它高举过头顶,
每一个看到这幅场景的人都会忍不住感叹:

雷神托尔生而为王
也只有这样的神器才足以与他相配!

洛基望着托尔,绿色的眼睛里晦暗不明,
像深藏着野兽的森林,像被诅咒了的毒潭

现在,托尔失去了他的妙尔尼尔、远离了他的家园

当他看到他亲爱的弟弟出现在自己面前时,
他惊讶万分、欣喜万分

那身过分平整的墨绿色西装使他弟弟看起来像一个
从书里走出来的英国贵族

托尔简单的那份欣喜让洛基意识到:
他是那么的信任自己
他是那么的看重自己

现在,他们之间没有误会,没有仇恨,没有痛苦
也不会听到托尔决绝冷漠地对他说:
“At the end, you are you and I am me.”

“Let”s be honest, our paths diverged a long time ago.”

“It is probably for the best that we never see each other again.”

托尔从未见过洛基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复杂难懂的情绪

——他当然不会知道,那是
怀念与庆幸、苦涩与自嘲、敌意与向往、疯狂与自制
种种紧密交织

他当然不会知道,在另一种可能里,
他们经历了怎样疯狂、偏执的
背叛、欺骗、追逐、决裂、报复、你死我活……

但他还是爱他

托尔坐在那里,手被人类的手铐束缚着
洛基俯视着他,缓缓俯下身去,在他耳边说:

“哥哥,你还欠我一个吻 和一个拥抱。”

一个吻?
是的。

像上一刻刚发生过一样,在托尔参加他的登基大典之前,
他们一起欢笑,托尔告诉洛基他有点儿紧张

洛基从未那么认真、真诚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对他说:

“Sometimes I am envious.”

“But never doubt that I love you, Brother.”

“Now give us a kiss.”

那时他是怎么回应洛基的,他已经忘了

一个拥抱?
托尔真的毫无印象

—————————————————————————

注:雷神1的删减片段里有洛基向托尔索吻、
弗丽嘉让洛基继位的剧情(洛基不是篡位)

“最后,你是你、我是我”
“说实话,我们早已分道扬镳”
“或许我们再也不见面是最好的选择”台词出自雷神3

托尔:“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我想我会给你一个拥抱”
洛基:“我在这里”
也是雷神3的梗

(三)

离得很近,托尔能清晰地看到他弟弟完美柔和的五官、
光滑苍白的皮肤、两片薄唇、以及上扬起一个微妙弧度的嘴角

梳在脑后的一头柔顺的黑发,配上那份白,
形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和谐与美感,
而那调皮的、微微翘起的发梢,
又契合了他不那么乖巧的性格……

和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像,但弟弟真是好看

千年的时光过去,洛基在托尔眼里从未变过
既让人欢喜,又让人头疼
可能上一秒,他还眨巴着绿莹莹的眼睛,
“哥哥、哥哥……”地喊着像个小天使,

下一秒他就变出一把小刀狠狠地捅你,然后笑着跑掉了……

但即使是这样,托尔仍希望洛基永远保持快乐的笑容,
而不是露出让自己不知所措、紧张担心的眼神……

If you laugh with those who smile, if not stupid, 
that is the person who loves you. 

不假思索的,托尔侧过头去,在洛基脸上一吻,
自然而美好,像哄小动物一样

洛基感到托尔粗糙的胡茬擦过自己的脸,
然后一种富有弹性的、柔软的触感一闪即逝

他怔在那里,久久地回味着

没有人能想象得到,
那个顽劣不堪、高傲邪肆的谎言与恶作剧之神
会像得到心爱糖果的小孩子一样,
好像快要化掉了、好像快要溺死了……

蠢蠢欲动的小苗在他心里得到了甘霖的滋润,
瞬间“嗖嗖嗖”地往上窜,怎么也止不了

那份感觉,从他心底溢出,流淌在了脸上

对面那双湛蓝的眼,干净不染,像沧海一般深远、包容,
正如其人一样,光芒四射、大气磅礴、慷慨厚重……

洛基伸出手去,去抚他的眼
在一种不可抗力下,托尔毫无防备地睡了过去,
身体一晃,倒在了洛基怀里

——毕竟,他的兄长现在只是一个凡人

洛基将托尔抱了起来,走出神盾局的关押房间

呃……有些吃力……

天知道他那些看起来要把衣服给撑破的肌肉究竟有多重?

洛基笑笑摇了摇头,看着安安静静、不喊不叫的托尔,
感觉说不出来的奇妙……

这一刻,他会忘记他的兄长有多辉煌,
忘记父亲有多以他为傲,忘记他被多少人所爱着,
忘记自己曾经心怀多大的恨……

周围的人类都被洛基控制了,他们畅行无阻

路过躺着雷神之锤的天坑,虽然不抱什么希望,
但洛基还是走了过去
——总不能就这么把托尔的神器给扔在这里

然而,就在他抱着托尔刚靠近的时候,
锤子带动着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飞沙走石、狂风呼啸……

洛基挑了挑眉,颇有兴趣地看着妙尔尼尔像活了一样,
在那里动啊动……动啊动……
但就是没人理它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后,妙尔尼尔自己从石头里飞了出来,
用力把自己身上的土给抖落,然后
很自觉地悬在了洛基和托尔的头上

洛基:………

当日,美国某市的新闻是这样的:
之前降临我市的天外来物与一闯入神盾局封锁区的精神病人
一同消失,XX时XX分天坑附近发生局部轻度地震,
相关人员称当时失去意识……

彩虹桥上,海姆达尔瞪着他那对瘆人的赤瞳
在地球上寻找着洛基与托尔的身影,但所见皆是迷雾一片
他不禁有些忧虑……

(四)

微风轻轻撩起窗边的白纱,浓郁如酒一般的光晕跳动着,
跃入昏暗的房间,落在地板上

托尔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抓着一条小蛇对它说——
“Don't make any more mischief. I'll be annoyed.”

“I'll be more than delighted if you come back oneday.”

他像个傻子一样在那里自言自语,可莫名其妙的,感到窒息

“We can fight side by side together.”

“I'm sure I'll need your help. So……”
他捂住脸

“……accompany me, please?”

很久,很久……没有人回答他

耳边响起液体流动的声音,托尔睁开眼,
看到阴影里洛基还是穿着那身西装,
将一瓶酒缓缓倒进小巧精致的玻璃杯里——

看样子那似乎是自己一直不怎么舍得喝的、有千年历史的珍藏?

他曾经跟洛基开玩笑说,谁要是能连喝上三杯不倒,
他就让谁做他的王后

不知道洛基有没有意识到,

他的身上天生有一种该死的、危险的魅力,
且经岁月的洗礼后变得更为深邃、厚重,
在日常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洛基喝酒和典型的阿斯加德人完全不一样,
他不会大杯大杯地往嘴里灌,任酒液乱淌,
然后将杯子掷得乒乓响;
也从来不会喝得醉眼迷离,抱着宫殿里的柱子喊我爱你……

他那轻巧地夹着酒杯的手指又细又长,
白净得让人忍不住想去吮吸、想被触碰……

然而,托尔不知道的是,这双手曾经像碾蚂蚁一样
轻轻松松抹杀过多少生命、曾经多么狠戾地扼上自己的咽喉、

也曾经……为了自己,自寻死路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弟弟就在自己眼前,
托尔感到无比的安心

托尔身下是一张柔软的白色大床,他想坐起身来,
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

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用铁链牢牢地锁在了床上
失去了神力的他根本挣脱不了

更为糟糕的是,他感到有什么冰凉、滑腻的东西
缠上了他的手腕、脚裸,
逐渐地在他全身上下到处爬行、游走……
不出意外的,他看清楚了那是蛇

——绿色的,很多条,可爱极了

托尔的第一反应是:
很好,他诡计百出、聪明绝顶、活蹦乱跳的亲爱的弟弟,
终于又想出了新的花样来捉弄他可怜的哥哥
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为洛基感到欣慰……

任何一个正常的、骄傲的王者,
在突然面对这样受制于人的窘境时,大抵都会是愤怒、屈辱、不甘的
但托尔很淡定,因为第一,始作俑者是洛基;
第二,他习惯了……

托尔懒懒地躺着,就那样任蛇一条、两条……
慢慢蹭过他的膝盖、滑过他的大腿、在他的胸前打转、
缠上他的脖子……

他看到洛基正微微仰头咽下一口酒,
抬起的下颚和脖颈线条优美流畅,随着液体滑下,
那突出的、漂亮的喉结明显一动……

托尔感觉口干舌燥起来,于是向洛基要酒——
那本来就是他的!

“嘿,弟弟!给我来一杯?”

洛基侧过脸来,对托尔笑得灿烂
有那么一瞬间,托尔觉得,
眼前的这个人对自己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了

“好的,哥哥。”
洛基拿了一只盛满了酒的玻璃杯向托尔走了过来

          (五)  

  洛基俯下身,一只手撑在托尔的脑边
  
  这还是第一次,他对他强大、光荣的兄长有着绝对掌控权
  
  那璀璨的金发像秋天那些漂亮的黄叶,
  那面部轮廓鲜明而深刻,那浓眉下的蓝色眼睛里
  有着与生俱来的从容与压迫感……
  
  尽管此时此刻,他不幸的哥哥沦落至此、
  被他用铁链锁在了床上、身体被低贱的生物所玩·弄着……
  
  但洛基总不禁有一种“狮子暂时敛去了爪牙”或者
  “自己在被大方地给予什么恩赐”……之类的错觉
  
  ——不,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想看到那头金发被汗水或者其他什么液体给濡湿、
  被战栗的身体带动着摇曳;
  
  他想看到那双干净的眼睛里雾气弥漫、
  染上肮脏不堪的欲·望;
  
  他想看到那紧致、性感的身体
  在理性的极力抗拒与本能的冲动中苦苦挣扎……
  
  洛基脸上保持着他一贯的笑容,一只手端着酒杯慢慢靠近托尔的嘴
  
  不知道的可能真会以为这是一个乖巧懂事、尊敬兄长的好弟弟
  
  洛基对托尔说“啊——”,就像小时候托尔喂自己吃水果一样
  
  托尔顺从地张开嘴,酒液一部分流入他的口中,
  另一部分顺着他的下颚毫无滞留地往下淌去
  
  绕在他脖颈附近的蛇活动得更加欢快了,
  托尔能清楚地感到那蛇鳞上的冰凉滑腻、纹路的凹凸、
  以及小小的舌头舔过自己皮肤的麻酥感……
  
  烈酒入喉,味道好极了
  
  一杯见底,酒杯中很快又自动盛满了酒液
  
  一杯、两杯、三杯……
  
  到底喝了多少托尔也记不清了,他沉浸在浓郁的酒香里,
  染上了醉意的眼睛映出洛基的模样
  
  他动了动嘴想喊停,然后就愚蠢地被呛到了,咳嗽个不停
  
  洛基摇了摇头,故意道:
  
  “唉,我可怜的哥哥,你是要我亲、自喂你吗?”
  
  说完,他根本没有给托尔拒绝的机会,就含了一口酒吻了过去
  
  当时托尔的脑子就完全坏掉了,他的整张脸上都写满了
  “震惊”两个大字,眼里似乎还流露出了几分对洛基的担忧
  
  ——他被流放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弟弟究竟遭遇了什么?!
  
  好好的弟弟,怎么说疯就疯了???
  
  看到托尔不可置信的神情,洛基心情十分的愉悦,
  于是他愉悦地加深了这个吻,趁着托尔还没有反应过来,
  迅速而贪婪地在对方口腔中一路攻城掠地
  
  唇舌的激烈交缠、唾液与美酒的混合……
  
  托尔极其近地感受到了洛基的气息、品尝到了洛基的味道
  
  ……意外的比酒还要美好
  
  那触感,柔软、甜腻、又分外诱人……
  
  他的弟弟真的是天生就适合接吻、在对方耳边
  用他那“银舌头”说动听的情话
  
  ……只不过,现在这对象有点问题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基进行了怎样尽情、充分的掠夺和享受,
  像探索宝藏的大盗一样,肆意妄为、及时行乐
  
  洛基在托尔被自己吻到窒息前停了下来,
  随着唇舌的分离在空中拉出一道暧昧至极的银线,
  时间把握得刚刚好
  
  刚一接触到空气,托尔就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
  
  ——他感觉自己也快要疯了!
  
  而洛基好整以暇地用他那双绿色的眼睛细细欣赏着
  躺在床上的托尔
  
  ——因为刚才的乱动,他的手腕、脚裸处被铁链勒出了红痕,
  身上的衣物被可爱的小家伙们咬得七零八落,
  大片大片的皮肤暴·露在了空气中,
  一遍遍地被蛇所触碰,似乎,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都因此变得更为敏感……
  
  从小腿到大腿、到腹部、到前胸、到胳膊……
  
  那些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让人不由得想象
  
  ——将其压在身下时,该会多么有征服感
  
  清澈透明的酒液润泽着他的身体,
  使其仿佛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
  
  胸前的两点在不停的蹂·躏下已经露出了可爱的颜色,
  腹部完全绷起的肌肉则透露出了主人的紧张
  
  “洛基……”
  
  托尔原本就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此时变得十分沙哑,
  带着几分轻微的颤抖,只是简单地唤个名字都好像充满了情·色
  
  洛基无辜地笑笑:
  
  “哥哥,你这样我会以为你在勾·引我。”

评论(2)
热度(86)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