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十一到十五章)

(十一)

出门前感动美国好弟弟洛基给他哥哥扎了一个马尾,效果出人意料的好

现在托尔穿着一身和洛基同款的天蓝色休闲装,
整个人给人一种沐浴在阳光下、吹着海风的清爽感

唯一一点问题就是,他们像在穿情侣装

——当然了,托尔本人并没有意识到

无论是在阿斯加德还是在中庭,每次洛基和托尔站在一起,
他们的常态就是这样的——

托尔毫无自知之明地在那里放光,洛基就算封闭了五感都能感受到
那些强烈、炽热的爱慕的目光,以及空气中躁动不已的荷尔蒙

而洛基唯一的作用就是进一步衬托他的哥哥

洛基曾经以为到了中庭这种情况会有所改变,但该死的……

托尔深刻感受到了中庭人的热情与友好——
先是受到了一家人的帮助与招待,然后坐在店里就算是陌生人
也会跟你亲切地打招呼……

面对那些激动、热情的眼神,他忍不住去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
以体现光荣的阿斯加德人的风范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弟弟看起来不是很愉快?

突然,托尔看到洛基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洛基一言不发地俯身、将托尔拉近自己,然后……就吻了上去!

他一手紧紧拽着托尔的衣领,一手伸到托尔的脑后,
慢慢把玩那一头金发

这一刻,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讲故事的不讲故事了,喝酒的不喝酒了,忽悠人的不忽悠了,
脸红心跳的姑娘们屏住呼吸、惊叹不已……

这一刻,好像发出任何声音、做出任何动作来都是最大的罪过

——对世上最美的光景的亵渎!

有些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但所有人都不禁有这样一种共识

——这两个人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没有什么能入得了他们的眼睛

他们的人、灵魂彼此吸引、最深地纠缠、交织,
各种纷杂的元素融合、碰撞……一瞬间绽放出最绚烂的火花!

那放出的光,穿越了时间、空间,融入了最璀璨的星河……

黑发绿瞳的男人就那样吻着,在所有人面前

——他吻得坦然,吻得放肆,吻得深沉,吻得惊心动魄

在这两个人面前,世间的一切束缚——
性别、身份、种族、伦理道德、神的尊严……
都那么脆不可支、分崩离析了

但那并不是什么可笑的爱情,从来就不是

那些深入骨髓的孤独感、不安、悲哀、控制欲、征服感、
依赖感,甚至还有一些恨和报复心……让人疯狂

他就像一个默然穿过荆棘的旅者,坦然迎上所有的刺

鲜血从他被刺穿的身体里往外冒

他感觉温度在自己体内一点一点地流失……

但他的那颗心,仍然滚烫地跳动着,
一遍一遍地,唤着一个人的名字

他鲜血淋漓,却在荆棘中舞蹈,感觉到了无比的快乐和甜味……

——他会因此承受天罚吗?被送上火刑架审判吗?

可这一切本不就是命运之神的安排?
让他重新来过、得到救赎

………

任洛基这边沉醉得无法自拔,托尔那儿就只有一个想法:

他弟弟丧·心·病·狂得越发熟练了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鼓励的事情

托尔瞪着洛基,一把把他推开
然而,片刻之后他就会后悔自己的这个举动……

他弟弟像塑料做的一样,“砰”的一声顺势倒在了地上

托尔发誓他没用那么大的力气,况且洛基可是一个神!

“洛基,你没事吧?”

托尔伸出手想去将洛基扶起来,但对方却突然像见到什么
最恐怖的事情一样,“噌”地就躲开了

再一看,洛基低着头,用手紧紧地抱住他自己,一下一下地,
令人揪心的颤抖……

当他抬起脸来时,绿莹莹的眼睛里已经带上了雾,
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

然后,他用周围都可以听见的声音对托尔说:

“哥哥,我错了!
求你不要再惩罚我了……我、我永远是你的!”

托尔:???

人们看到,与金发男人相比,有着截然不同另一种气质与
美感的年轻男子皮肤是惊人的白,薄薄的嘴唇被极为忍耐地咬着……

实在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温良乖巧的弟弟究竟都遭受了什么

托尔还没反应过来,周围人看他的眼神就已经变了

……“人渣!”
    “禽兽!”
    “连自己的弟弟都下得去手!”

不远处桌子那儿的亚洲男人感叹:
“原来美国的道德水平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这是一个新的发现。”
……
求计算托尔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他只能耐心、温柔,而心中崩溃、绝望地去哄他“温良乖巧”的弟弟

——“弟弟,你没有错!是我错了!我爱你!”

……成功败坏了托尔的名声的洛基心情好极了√
他理解地“原谅了”托尔,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人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

……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一名长卷发年轻女性极其勇敢地走了过来,
她有些紧张地环视了四周,然后极其严肃地看向托尔说:

“我想,这位先生——你已经身陷危险之中了!”

托尔:???

洛基好奇地看向托尔,一本正经:
“她说你现在正面临危险!这真是令人担忧!”

——不,托尔认为他现在面临的最大的危险就是他的弟弟洛基!

但他还是绅士地拉开一把椅子对她说:“请坐!”

“Hey,表现得自然点,假装我们在聊天……”

洛基翻了个白眼
——他哥哥一向很“自然”,自然得马上又要摔碎一个杯子玩

“神盾局正在搜捕你——那些穿着黑色制服的可怕人士!”

她用手机向托尔展示神盾局内部机密文件中一张托尔的照片,

“你应该已经和他们打过交道了,他们有着很强大的力量,
是邪恶的政府爪牙!”

托尔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
有着很强大力量的神盾局人员被他打得像群拿最低工资的超市保安……

“哦,邪恶的政府爪牙!”

洛基突然挑了挑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甜心,你说的真是太对了!他们野蛮、独裁、愚昧……”

托尔:???

—————————————————————————————

脑洞小剧场:
洛基强吻托尔,托尔一把把他推开……

托尔: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你究竟这样过多少次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第一次……
     这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可是,为什么……
洛基:………
——————————————————————————————
出场的女性角色是《神盾局特·工》里的斯凯

(十二)

没想到还有人与自己的观点如此一致,她高兴又激动

她向他们介绍她叫斯凯,一名和平无政府主义黑客

……

一番交谈下来,他们从她如何黑进神盾局网络去
发现那些超自然事件聊到美国政府是如何蒙蔽无知的民众;

从斯多亚学派的芝诺聊到了当代美国精神……

当然,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斯凯和洛基在表现

托尔不知道他的弟弟什么时候这么精通中庭的哲学与政治

托尔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关于统治之道——

他只知道自己只需要赌上全部的荣耀与生命去守护整个九界、
守护阿斯加德

一切都是本能的、与生俱来的

“……我相信,
上帝的教诲以及早期基督教会的实践是无政府主义的,
但在基督教成为罗马的国教后便被腐化了。”

斯凯表明自己是一名有神论者

洛基颇有兴趣地问:

“那么,你是否乐于见到这样一个国度——

一个由神所统治的乌托邦?柏拉图的理想国?”

“这要看这个神帅不帅了,”

她开了个玩笑:“如果是你的话,我想我会很乐意。”

“……差点忘了正事!”

斯凯突然回过神来,终于想起了她的“正事”

托尔感觉很不可思议——

他的弟弟,谎言与恶作剧之神、邪神洛基,
像一个追求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的政治家、思想家一样,
在跟一个中庭人大谈特谈什么“乌托邦”

如果他不是托尔、他也不是洛基,
他可能就真要相信他弟弟是一个多么崇高、伟大的人了!

托尔相信,
洛基会爱护阿斯加德的人民,但他绝对不会在乎他眼里那些
蝼蚁的自由

如果洛基真的统治了中庭,眼前的这位姑娘恐怕就不会笑得出来了

“关于合法的公民身份、你们需要的一切信息,
我都可以提供帮助,”

斯凯将一张名片递给托尔:“……免费的。”

洛基问她:

“你就不怕你帮助的这个人其实是个恐怖分子、生物武器?”

“恐怖分子、生物武器会在街边的小店里,
跟自己的兄弟——情人当众秀恩爱吗?”

托尔:!!!
“不——!我们不是——唔唔……”

金毛狮子刚一激动地炸毛就被洛基紧紧捂住了嘴

洛基索性直接锁住了托尔的声音,
然后他将两根手指插进了他哥哥的嘴里

——嗯,这样好多了。

斯凯继续说:

“还有一件绝密的事情,我不知道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现在很多国家,包括美国,已经开启了“战争模式”,
但战争在哪儿、敌人是谁这些根本一无所知。

我们就像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洛基细长的手指在托尔湿热的口腔里转了又转,
指肚充分抚慰过整个舌头;

他用两指惩罚性地紧紧夹住那乱动的、柔软的小东西,
不断地玩弄着

托尔的嘴被强行撑开,透明的津液开始流出嘴角

嘴里的异物感让他想起了有关蛇的糟糕回忆……

他愤怒地想要摆脱洛基的手,
那手指却突然往里深入了一截,直接狠狠地捅进了他的喉咙口!

突如其来的痛苦与强烈的呕吐感给予了他巨大的冲击

“听起来很有趣,
不过这事应该和我们无关,因为,
我不认为我胸大无脑的哥哥值得全世界大动干戈……”

洛基侧过脸去,对正瞪着自己的托尔说了一声“乖——”

“我会关注这点的,感谢你的信息。”

“欢迎随时联系我……”

斯凯从座位上站起身,然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掏出两张赛车比赛的票放在了桌子上

她在洛基和托尔之间看了又看,笑得诡异、暧昧:

“这个送给你们,祝玩得开心”

洛基也笑了起来。

………

斯凯走后,托尔立刻用力拉开了洛基的手,用纸巾擦自己的嘴角,
然后倒了一杯水漱口

“现在你可以说话了,哥哥”

洛基看着他的动作问:“你就这么嫌弃我吗?”

“……如果你不做这些恶作剧的话”

洛基靠近托尔,把脸凑到他的耳边说:

“那可不行,我可是恶作剧之神、邪神”

说着,托尔的腰带就自己解开、飞了出来,
灵活地把他的两只手给绑在了身后

接着,托尔的裤子、内裤都干净利落地滑落到了地上、
堆在他的脚边

托尔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

因为有洛基和桌子挡着,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异常

托尔又惊又怒,脸色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

“洛基!别开玩笑了!”

“你是要我走吗?”

洛基神情平静淡然,说完就真的站起身来,转身要走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不难想象——

奥丁之子、阿斯加德的王子、雷霆之神托尔,
很快就会被所有人欣赏到他这副淫·荡的模样,

甚至被当成中庭的男·妓……

与其这样,他宁愿被当成和自己弟弟乱·搞的变态!

“不!弟弟,别走!”

他想,阿斯加德的光荣已经快被他们给败光了!

“那么,你自己说——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呢?”

托尔闭上眼睛,狠狠心,一咬牙,
十分艰难地用他那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对他弟弟说:

“我……我想让你……摸……摸我……”

洛基摇了摇头,故意道:

“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清”

“我说——”

托尔低着头,忍着巨大的耻辱,提高了音量:

“伟大的邪神洛基!

我、我请求你……解脱我肮脏的欲·望!”

洛基听到后开心极了,他重新坐回了托尔身边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有成就感的呢?

——他光芒万丈的哥哥因为他的缘故不再被人恋慕,

现在,还被绑着、赤·裸着下半身,

卑微地求着自己去摸他……

“乐意之至,神总会满足你的,上帝与你同在”

洛基神圣地在托尔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不知道的可能还会以为这是一个多么虔诚的基督教徒

洛基一只手摸上托尔的耸立之处,
一只手在他的大腿上摩挲,舌头舔上他的脖颈,
呼吸也全部都喷在了他的身体上……

他哥哥的大腿久经锻炼,强壮健美,没有一丝赘肉,
手感非常好,无论摸多少次都不会厌

洛基又不禁想起昨天晚上托尔在床上向自己张开大腿的样子……

那真是……

 (十三)

根据这几次的经验来看,托尔对洛基的触碰其实异常敏感

虽然托尔极力自欺欺人,但事实就是,每次洛基对他的挑逗
都成功地引起了他的兴奋

洛基就像甜美异常的禁忌之果一样,从眼睛到嘴唇到舌头
到皮肤
……浑身上下都在诱惑着托尔

而偏偏他弟弟骨子里的那份傲慢、决绝,又与这禁忌巧妙地结合,

让这诱惑美到了极致

那美好的滋味一旦尝过便再也无法忘怀,反反复复地,
勾人心弦,甜中带毒,直引人自愿堕入万丈深渊

托尔的心中痛苦而恐惧

这不对……这很不对……

原来他和洛基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像抱抱枕一样抱着他弟弟,

如果哪天洛基不见了,他会不习惯得睡不着觉……

那时候他弟弟是真可爱,尽管常常睡着睡着就一脚把他给蹬下床……

还有洛基给他梳头发的时候,认真而温柔,
像一个乖巧的好弟弟一样;

洛基会问他“公主,我被诅咒了,我可以请求得到一个吻吗?”

然后,每一次他都会答应他,亲一下他的脸

如果洛基不会偶尔剪掉他珍视不已的金发那就更好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变成了现在这样

……这时,随着脚步声,一名侍者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洛基!有人来了!”
托尔还能保持着一丝清醒已经很不容易了

“嗯,我知道,”

洛基淡淡地说,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了,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就让他欣赏一下你,怎么样?”

托尔:!!!

最恐怖的事情莫过于现在坐在这里被他弟弟玩弄着、
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渐渐越走越近,而他连稍稍挣扎一下
都不能挣扎

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刺激给予托尔巨大的折磨……

他闭上了眼睛让自己不至于疯掉

“请问,杯子可以收走了吗?”
侍者问。

“嗯……”

洛基端端正正地坐着,思考了一下;

他极其恶劣地用力刺激了一下托尔,让其险些失态

侍者看到金发蓝眼的男人衣着整洁、品味良好、风度非凡,
就是神情不是很和善

他当然不会想到,
这位优秀迷人的先生,此时正被腰带绑着,赤·裸着下半身,

下面空虚得不得了,体液泛滥成灾,被人握着的顶端澎湃不已……

终于,洛基绅士地笑了笑,对侍者说:
“请便”

侍者不由得想:他真像一个传统的英国贵族,令人印象深刻

侍者刚一转身离开,托尔就再也无法忍耐了,

他脑海中一片空白,让身体不再受理智的控制,
让巨大的快感将自己吞噬……

这一次,洛基意外地没有再为难他;

他像一个小恶魔一样在托尔耳边说:

“你应该感谢我,这是我给予你的恩赐”

托尔汗水淋淋,声音嘶哑,却不忘逞强狠狠地威胁他:

“洛基!你不会希望……我、给予你……“恩、赐”!”

洛基无所畏地耸了耸肩,眼神挑衅而狂妄:

“那我就等着这一天”

……
洛基拿了几张纸巾十分自然地擦起他哥哥的身体来,
然后将内裤、裤子一件件地亲手帮托尔穿上,
动作耐心而体贴;

——但你要是以为托尔爱他弟弟爱得发了疯、
因此就受到了触动、最终心软地原谅了洛基,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这之后,因为某些不可抗力,

托尔虽然没有把洛基给打出原形,
但一直黑着脸没有再跟洛基说一句话

——这已经是他对他弟弟最大的容忍与宠爱了

你指望他为了回阿斯加德而对洛基百依百顺,
那简直是比做梦还做梦!

习惯性作死、作死完后又常常会有那么一丝后悔的
矛盾体洛基,看到托尔彻底不理他之后,
表面上表现得炫酷狂霸拽、高贵冷艳,实际上心里失落极了

——他哥不理他了!真的不理他了!
        
    他怎么能够不理他呢?!

托尔不理他了,以后还会有谁抱着他睡觉、
起床后给他一个早安吻?

还会有谁喂他吃水果、哄他开心?

还会有谁揽着他的肩膀对他说“走!弟弟!我们打猎去吧!”

……
就算现在洛基带着托尔出来看他很感兴趣的赛车比赛,
托尔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废话!
你特么被人绑了、操了、又被绑了、这样那样了你能笑得出来???

他们气氛十分诡异地坐在离比赛现场最近的观众席上

周围的其他观众看着金发男人脖子上的牙印,
心照不宣地明白:

唉,这是小情侣之间又闹矛盾了

看这傻大个儿一副凶恶的样子也不像会哄人……

洛基用手指戳了戳坐在旁边的托尔,试图引起他哥哥的注意:

“哥哥,你喜欢哪一款车型?”

“……”

他再戳:
“哥哥,你喜欢蓝色还是绿色?”

“……”

他又戳:
“哥哥,你觉得绿色的那款怎么样?”

“……”

他还戳:
“哥哥,你觉得我把我的飞船改装成这样怎么样?”

“……”

他仍不放弃:
“哥哥,你想不想上去试一试?”

“……”

他换了小刀继续戳:
“哥哥,你……”

……终于,
很烦很烦很烦的托尔忍无可忍地一把握住了洛基的小刀,
然后

……单凭他的人类力量把小刀给掰弯了

洛基:……

鲜血从托尔的手心里流了出来,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淌,
与他的肌肉很相称;

而托尔本人像完全没有什么感觉一样,面不改色、毫不在乎

洛基沉默了下来,拉过他的手,用自己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起来;

洛基眼里那份罕见的柔软,让那一汪绿水碧波荡漾、万物复苏,

他那头略卷的黑发,此时好像都突然乖巧、柔顺了许多……

托尔真想上去摸一摸,就像摸一只撒娇的绿瞳小黑猫一样

……然而他没有。

小黑猫的舌头又软又滑又凉,舔得他又痒又舒服;

也只有他神奇的弟弟洛基才能把这样一个动作做得
优雅又性感、纯真又坦然

很快,托尔手上的血迹便都没有了

洛基舔了一下嘴唇,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

——周围的观众表示他们都已经疯了!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看个比赛了???

托尔终于对洛基说了他们冷战后的第一句话:

“闭嘴,看比赛”

——“好的,哥哥”

————————————————————————————

(基妹你给自己立了一个被推倒的Flag你知道吗???)

(十四)

观众席的上空全息投影出几位参赛选手的实时影像
洛基对这些蝼蚁丝毫不感兴趣

然而,当画面切换到最后一名选手身上时,整个赛场都沸腾了,
一些人激动地站起来大喊大叫,甚至连安保人员都不得不出来维持秩序

那是一名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脸上的少许皱纹非但没有
影响他风骚的气场,还使得他看起来更加成熟

他向全场挥手致意,显然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

赛车向来是上流阶层消遣的娱乐活动,而托尼·史塔克也很是乐在其中

意外看到这个自负、惹人讨厌的蝼蚁,
洛基不禁想起一些糟糕的回忆,心情变得不是很愉快

托尔发现他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小刀,
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周围的人被吓得都不敢给托尼打Call了

比赛开始后,托尼便开始了他的个人秀,
走位风骚,车技一流……

如果不是途中突然冒出来个疯子的话,他的形象堪称完美

……出现在赛道上的疯子邋里邋遢,黑发一绺一绺的夹着银丝,

胡子发白,身上破破烂烂的铁甲使他看起来十分可笑

但当他用他那闪着光、带着电的铁鞭,

将一辆赛车从中劈成两半的时候,没有人再笑得出来了

如果不是人们的尖叫和混乱,
托尔可能还会以为这是中庭的一种小游戏

整个赛场都被突如其来的巨大恐惧所支配

那嘶嘶作响的铁鞭像死神的镰刀,在空中疯狂地挥舞,

似乎要把一切都撕裂;

他所经之处车毁人亡、支离破碎……

疯子走得并不快,但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

好像承载了最深的仇恨与苦难

惨叫声、哭喊声成为了他的背景乐

尽管安保人员在努力疏散观众、选手,但一切都是那么微不足道

在混乱的观众席上,金发男人愤然起身

……曾经,

他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王

他年少轻狂、意气用事

他被放逐、被雷神之锤拒绝

……但当他看到那些无助、受难的民众时,
愤怒与责任像熊熊的火在他的胸腔内燃烧

无论是阿斯加德人还是中庭人,

他无法忍受九界中的任何一个生命在自己面前哭泣,

无法忍受黑暗吞噬光明

他站起身来——就算他不再是雷神

一切都像是理所当然的、命中注定的

——他一定会站起身来

所谓的王,不在于身份,不在于力量,不在于功绩,

不在于征伐,而在于

……守护;

在于……人民

洛基仰望着他的哥哥,像曾经的千万次一样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真是耀眼啊……

真是……令人讨厌……

没有人听见,嘈杂之中,一声轻轻的叹息

托尔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杆金色的长枪

——或者说是奥丁的权杖,冈格尼尔

他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洛基,那是感谢的意思

他们之间,无需多言

其实洛基明明有很多种选择,

他可以直接把那丑陋的蝼蚁给冻住、
变成乌龟或者别的什么、用飞刀削掉他的脑袋、
让他被蛇给咬死……

但他就是没有那样做

他想也不想地就直接把冈格尼尔给了托尔

那可是阿斯加德之王的象征

当他从母亲手里接过时,他感觉无比的沉重

或许,他从心底里认为,除了妙尔尼尔以外,

这是他哥哥值得的最好的武器

至于他自己的武器……

他想要一根更称手的、镶着宝石的魔法权杖,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被压在车下默默向上帝祈祷的一名选手,

在那一刻,仿佛见到了真正的神

传说中的神就应该是那样的——

无所谓在世间的形态,但那最本质的灵魂,

是怎么也遮掩不了的明亮,

足以刺穿最深的黑暗,足以让整个宇宙都发光

只要看到他,再没有绝望,再没有不幸,再没有悲伤……

那份深入灵魂的救赎、信任与温暖,与任何超能力都无关

托尔将人救出后,挺着枪便向那疯子刺去

疯子正要将一辆赛车连带着里面的托尼一同劈开,

见此便临时改变了行动,用铁鞭缠住赛车狠狠地向他甩了过去!

托尔赶紧将长枪一收,后退一步,

硬是以手为缓冲将赛车缓缓地接了下来

那巨大的冲击力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车里的托尼吃了一惊,现在他的钢铁盔甲不在身边,
他无法成为钢铁侠

托尔正准备再次与疯子交锋,却突然瞧见不远处的空地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躺了一个人——他的弟弟洛基!

洛基面无表情地像条咸鱼一样仰面看天,

在此时此刻像在搞什么行为艺术

尽管他是神,但要是挨上那连车都可以轻易劈开的铁鞭一下,
不死也得脱层皮!

眼看着那疯子挥舞的铁鞭马上就要波及到地上的洛基,

而洛基本人十分平静,那姿态要是闭上眼睛简直就可以

直接装进棺材里了,显然他既不打算出手也不打算躲

托尔明明知道他弟弟这是又在作死了,

但还是着急地猛地扑了过去,把洛基安安全全地护在身下

他长枪一挥,疯子一边的铁鞭唰唰地在空中碎成了几段

这时,托尼收到了他亲友团送来的公文包——

由铁甲折叠压缩而成的

他穿上了铁甲,走到托尔和疯子的中间说:

“他是为我而来,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战争!”

托尔看得出来两人的铁甲之间有相似之处

——“ Ok ”

接下来他很乐意见证一场光荣而古老的骑士之间的决斗

他是时候退场了

……
当托尔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跨坐在洛基的身上

“哥哥,你还是来救我了”

洛基看着他笑了起来

——正如最后,他会为了他的哥哥舍弃生命一样

那个时候,其实他无所谓刺杀灭霸成不成功

因为,灭霸要的是宇宙中一半的生命消亡

……他以命换命

托尔皱了皱眉头:“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

另外,他弟弟的腰是真细……

“骗你的……”

洛基的声音从托尔身后响起,

另一个洛基从后面伸出手来环在了托尔的脖子上

托尔身下的那个突然化作了幻影

“……不过还是谢谢你,哥哥”

(十五)

解决了赛车场上的突发事件以后,托尼本想感谢一下出手相助的金发男人,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想到他的武器竟然是一把金色的长枪,托尼惊讶又有些好奇

……能轻易将那铁鞭碎成几段,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

他还在为接下来该怎么面对记者、媒体的狂轰滥炸而头疼时,
一位意料之外的人物突然找上了门来——

神盾局科尔森探员。

他一来到就极其严肃地告诉托尼:

“人类文明面临前所未有的最大危机!我们需要组建一个“复仇者联盟”!”

———

一座天文观测基地。

二十八面直径为九米的抛物面天线一字排开,像一排壮观的钢铁植物,
几年前建成的两台高大的五十米口径射电望远镜天线
矗立在这排九米天线的尽头

远远的一处草丛中罕见的有燕子出没,

黑灰色的,像是在迁徙的途中暂时停歇

但如今,这个地球上适宜它们生存的家园还有多少呢?

这个时代,生命物种的灭绝速度比白垩纪晚期还要快得多

一名文质彬彬的男人蹲下身来在喂燕子面包屑

“美国政府刚刚拒绝在G7削减海洋垃圾文件上签字……

整个人类本质上都一样,只要文明像这样发展,我想拯救的燕子,

还有其他生物……迟早都会灭绝,只是时间问题”

他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他身后的棕发男人聊天

他说着一口美国口音的英语,言谈和动作之间让人不由得想象,

这该是怎样一个温柔、悲悯、博爱的人

“……人类社会已经不可能凭借自身的力量来抑制自己的疯狂,

神盾局利用宇宙魔方开发武器,结果是给其他文明发出了信号

——宣告地球已准备好展开高级战争”

“人们畏惧主的降临,而我和我的组织,则渴望、欢迎着主

——请求主来执行对人类神圣的惩罚!”

他回过头来问棕发男人:

“……你呢?

赫尔穆特·泽莫,海因里希之子,泽莫家族第十三任当家,

你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伊文斯先生,

我没有你那么伟大的物种共产主义,也对你们所谓的“主”没有什么
崇高的信仰……”

泽莫遗憾地摇了摇头,

“但是,我继承我父亲的遗愿,

我和整个九头蛇都很乐于看到地球的毁灭!”

他和他的父亲始终坚信世界理应由泽莫家族来统治——

如果不能征服世界,那么就毁灭它!

他的父亲为了贯彻这一理念被美国队长所杀

他所在的九头蛇组织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有了起源,
一直活跃在历史的长河中,至今不衰

他将会是九头蛇史上最杰出的一员,父亲也会以他为傲

“现在,神盾局高层已被我们的人所渗透,有威胁的物理学家也已被刺杀”

“很好,”

伊文斯抬头仰望天空

这座严重遭受工业污染的城市灰蒙蒙一片,

没有阳光,没有生机,没有希望

他们已经堕落了太久了、自我蒙蔽了太久了……

“你看,倒计时开始了”

一串数字显现在空中,很亮,发出一种烧灼的白光

他们不说话,静静地看着

———

浴室里响着哗啦啦的水声……

一墙之隔的卧室里,黑发绿瞳的男人躺在白色大床上用宝石练习着他的法术

这是母亲教给他的,他学习得很好,甚至成为了阿斯加德第一法师

——这可能是他少有的、比他哥哥优秀的地方

然而,大多数时候,

这种能力都被他用来给托尔搞恶作剧

水声停止后,不一会儿,

金发蓝眼的男人裹着白色的浴袍走了进来……

他湿漉漉的头发披散着,亮闪闪的水珠挂在发梢末端摇摇欲坠;

除了腰间被带子勾勒得紧致以外,浴袍的其他地方都是松松垮垮的;

喉结、锁骨、前胸、半遮不遮的大腿……

他身上的每一处,裸露在外的和没有裸露的,

都将男性的魅力诠释到了极致,尤其是上身到腰间的优美线条……

托尔看到洛基的面前悬浮着几块晶莹剔透的绿色宝石,

幽幽地闪着光,那颜色与他弟弟的眼睛相映衬,

形成了一幅和谐、宁静的图景

之前他从未觉得法术是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

但他觉得洛基施法的时候真是好看

托尔用毛巾擦着头发问:

“你在干什么?”

“试着做一个通感球,”

洛基很开心托尔主动跟自己说话,他自我调侃了一下:

“总是用小刀近战,我都快忘了我是一个法师了”

托尔有点奇怪洛基话里的“总是”这个词,

印象里看到他弟弟出手的次数并不多——

其中有一部分还是洛基用小刀捅他……

但他没有多想。

他当然不知道,洛基也曾经堕入万丈深渊,并在苦难中学会了很多东西

“洛基,有我在你不需要近战”

当托尔用他那湛蓝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洛基,说出“有我在”时,

洛基对宝石的操纵微微一滞

……如果是原来的自己,听到这话恐怕非但不会很开心
反而可能还会感觉受到了侮辱

“我不幸的哥哥,这话还是等你拿起了锤子以后再说吧”

洛基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妙尔尼尔,凉凉地嘲讽他

妙尔尼尔可以自己飞、可以挂在墙上、可以躺在电梯里

……但就是无法再被托尔拿起

洛基想,也许他的哥哥需要死一次?

提到这件事情,托尔眼里的光彩一瞬间暗了那么几分

他擦干头发后将毛巾挂到勾子上;

他向洛基走了过去……坐到了床上

洛基侧脸看过去,发现托尔身上的那些痕迹已经消得差不多了

托尔紧紧地抿着唇,一缕金发垂在额前略微挡住了眼睛,

他将手握成拳头然后又松开,像在经历什么艰难异常的思想斗争;

这样沉默了不知有多久,最后,

他缓慢又沉重地抬起手来,在洛基面前抽开了自己腰间的带子……

随着最后的束缚解开,

原本就松松垮垮的浴袍一下子便轻飘飘地从托尔身上滑落

那一瞬间,整个世界几乎都静止了,再没有什么比这更震撼的光景

……这一次,

他们双方都神志清醒,他没有强迫他,而他在床上脱下了他自己的衣服;

宝石还浮在空中,洛基平静而坦然地看着他哥哥的裸·体

——这具身体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考虑到托尔的脑子,洛基不禁有些怀疑:

他哥哥脱了衣服可能只是想要裸睡了、

或者跟他炫耀一下他的好身材让他自惭形秽……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接下来托尔可能会对他说:

“Hey,弟弟,跟我一起健身吧!”

洛基挑了挑眉问:

“……你想要裸睡?”

“………”

托尔在他身边躺下,低沉地说:

“洛基……”

“现在,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是的,他没有听错

他的哥哥赤裸地躺在他的身边,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真的吗?”

洛基侧过身去,俯身直直地看着托尔的眼睛,

“可是这样,你可能更加不会被妙尔尼尔承认了”

托尔没有说话

“哥哥,我现在想……”

洛基轻轻地吻了一下托尔的眼睛,然后给他盖上了被子,

“……睡觉”

“晚安”

———————————————————————————

注:1、这里的泽莫男爵我用的是漫画里的设定(不过我也没看过漫画就是了)
2、除了基锤以外,其他人物都没有CP向;
3、2018年6月在加拿大召开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美日拒绝签署海洋塑料垃圾文件;
4、这一章我没开车没开车!!!(捂脸)

评论(2)
热度(53)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