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
  
   洛基擦干净了托尔的头发和身体,把他安置在整洁得一尘不染的床上
  
  窗外天色昏暗,墨色浓云沉重欲坠
  
  似乎是晚上了,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洛基伸出手去轻轻拨开垂在托尔脸上的杂碎金发
  
  他静静地注视着他的哥哥,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睁开眼睛,他想象着托尔的蓝色眼睛……
  
  他又突然不想想象了……
  
  也许托尔根本不想再睁开眼睛看他
  
  他随手变出了一根长长的黑色布条,绑在了托尔的眼上,
  好像这样他就能逃避什么似的
  
  他随意地在身上围了一条浴巾便离开了房间去准备食物
  
  在他转身离开后,躺在床上的金发男人睁开了眼睛——
  
  如果没有那黑布的遮挡,那片蔚蓝在夜色下会是相当的清亮
  
  ………
  
  洛基端着两碟盘子回来的时候闭了一下眼睛,一瞬间,
  
  他把他所有真实的情绪都隐藏在了黑暗中……
  
  紧张、自责、软弱、牵挂、柔情、渴望……
  
  一切的纷杂都揉成了一团,抛进了无底洞
  
  当黑发男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一如既往的神色平静,
  
  带着淡淡的疏离,对世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他清冷又邪肆的绿色眼睛里是凉薄和孤高,
  
  让人感觉仿佛翻越千万座雪山、爬过无尽的荒野、穿过茫茫大漠、
  
  一步一叩去朝圣……都无法触及
  
  好像他从来不曾有过弱点;
  
  好像他从来不曾在他哥哥面前流过泪;
  
  好像他也没有替他哥哥擦洗头发、清理身体……
  
  你问他现在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哦,那不过是他用来豢养“大狗”的饲料罢了 
  
  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宠物死掉而已
  
  金发男人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倚靠在床背上——
  
  与其说是“大狗”,不如说是刚刚苏醒的大型食肉动物,
  
  一只养精蓄锐的狮子
  
  ……虽然浑身上下散发着慵懒的气息,但其撕碎猎物的利齿和爪牙从未钝化;
  
  他与生俱来的热血与野性让他只可能自愿迁就对方,而永远不可能被驯服;
  
  绑在他眼上的黑色布条不像是束缚,更像是一件装饰品,
  
  像在狮子的头上套了一个柳叶编的环;
  
  他现在拥有完全的自由,在森林中狂奔的自由、在草丛中怒吼的自由、
  在山野中咬死一只麋鹿的自由……
  
  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一直是自由的,
  
  铁链所锁住的,更像是洛基自己。
  
  ………
  
  黑发男人将食物放在床边,他看到托尔并没有将带子摘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肉制品和烘焙的小麦的香味,
  
  这对一个已经饥肠辘辘了一天的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诱惑,
  
  可是金发男人并没有什么特别激动的表现,他只是用手揉捏着额头
  
  ……洛基突然上前一把钳制住托尔的下巴,
  
  他从碟子里拿过一根热气腾腾的烤肠就往托尔的嘴里塞去;
  
  略微烫口的棒·状·物一下子捅到了金发男人的喉咙口,引起他强烈的不适……
  
  他没有过多的挣扎,被洛基半强迫着慢慢咀嚼、吞咽食物;
  
  其实烤肠的味道很棒,最外面的一层薄皮烤得又焦又脆,
  
  可以想象得出来应该是晶莹发亮的模样;
  
  里面的肉质又嫩又有嚼劲,在热度下溢出介于油腻与荤味之间的味道;
  
  金发男人被绑着眼睛、抬着下巴接受着喂送,
  
  喉咙滑动的同时响起吞咽声……
  
  很快,整根烤肠便被他一口一口地吃光了,
  
  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抚上他的唇角帮他把油渍擦抹干净;
  
  意外的是,托尔趁机伸出温热的舌舔过那人光滑的手背,
  
  黑发男人的手微微一僵。
  
  “洛基,” 
  
  金发男人醒来后说了他的第一句话,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就这简单的一句话,洛基怔在了那里,险些失态
  
  ……啊啊真是的……他的哥哥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
  
  他轻轻地咬住了嘴唇,不知是郁闷、烦躁还是别的什么……
  
  终于,他想到了,那种在他心底躁动的奇怪感觉,
  
  是阿斯加德的邪神几乎不曾有过的负罪感,
  
  以及对他哥哥高尚得过分的神格的厌恶——
  
  尤其是那份高尚很可能还包含着几分同情、几分施舍的时候……
  
  他宁愿托尔把自己给暴打一顿。
  
  他把自己裹进了一层厚厚的壳里,隔绝了任何人渗透进来的光;
  
  他不相信自己会符合他哥哥那愚蠢的幻想,
  
  他哥哥好像永远都活在他们两个还天真无邪时的回忆里,
  
  然后,他总是会跟在托尔的身后,看他愚蠢又固执地我行我素,
  他再帮他收拾烂摊子……
  
  敛起这些莫名其妙的心绪,黑发男人再次恢复了他满不在乎的姿态
  
  ——邪神洛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可笑的感动和负罪感呢?
  
  洛基连声“抱歉”都没有对托尔说,实际上,
  
  他们之间也不需要多说些什么……
  
  “为什么不反抗,哥哥?”
  
  他伸手掐住了托尔的脖子,
  
  “……你很喜欢被我这样做?”
  
  他冷笑起来,手上慢慢加大了力道,
  
  “还是说,你妄想用你的伪善、你令人作呕的牺牲精神来救赎你弟弟的邪恶?!”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等哪天我们刀兵相见,我还是会狠狠地刺穿你!
  
  到时候你可能会断掉双腿只能在地上爬……
  
  然后哭着求我不要日日夜夜地艹·你!
  
  你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对我心慈手软……”
  
  “够了!”
  
  托尔终于听够了他的喋喋不休,他一手握住了洛基有些纤细的手腕——
  
  好像轻轻一握就会断似的,一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在被剥夺了视觉后依然能感觉得到他弟弟的那条银舌头在哪里
  
  “你一定要激怒我吗?”
  
  他弟弟简直就像一条喜欢上蹿下跳的小猫,喜欢喵喵地叫着去恐吓、试探别人……
  
  托尔叹了口气:
  
  “洛基,你有着非凡的狡诈、欺骗、表演才能,我很高兴……
  
  但你为什么非要把它用在这种方面?
  
  你能从伤害你的哥哥之中获得丝毫快·感吗?”
  
  “我们永远不会分道扬镳,
  
  我也从来没指望你会有多么崇高的心灵——那真是见鬼了!”
  
  托尔放开了洛基的嘴,
  他用没有用来抓洛基手腕的那只手扯下了自己眼上的带子
  
  黑发男人现在可以开口了,可是他却说不出话来;
  
  托尔握在他手腕上的那只手是那么炽热,
  
  好像把他身体里的所有温度都传递给了他,
  
  他的哥哥强逼着他去感受那火热的、跳动着的心脏、去听他灵魂深处的呐喊……
  
  已经不知道是他的,还是他的
  
  金发男人直直地看进他的眼,
  
  静默的、审视的、透彻的、纵容的……
  
  洛基有些不自在地侧过脸去,托尔显露出来的锋芒刺得他一时间竟坐立难安;
  
  这时,托尔抓着他手腕的手突然用力,
  
  一把将黑发男人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洛基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而托尔更是chi luo着的,
  
  他们从未在如此清醒的情况下身体相接,
  
  托尔能无比清晰地感受到洛基压在自己腰上的臀·部……
  
  明明洛基和自己差不多高,身形也算不上羸弱,
  
  可是托尔却感觉他弟弟是真轻……
  
  他也是第一次见他弟弟成熟的luo体,之前就算是在床上的时候,
  
  洛基也是衣着完好,像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洛基浑身上下是一种被牛乳洗过般的白,
  
  好像稍微掐一下就会泛出粉嫩的光泽;
  
  托尔觉得他弟弟不像是个冰霜巨人,倒像是个华纳海姆的小精灵,
  
  还是带着翅膀、会发出绿光的那种……
  
  洛基感受到了托尔流连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勾了一下唇角,
  
  索性直接扯下了浴巾,大大方方地把自己展示给托尔让他看个够;
  
  托尔情不自禁地捡起刚才扔在一边的布条,将洛基的手绑在了身前;
  
  黑发男人意外的顺从,只是那双回看过来的绿色眼睛不闪不躲、
  
  不避不让,几分挑衅、几分轻慢、几分嚣张……
  
  让人看了就浑身冒气;
  
  托尔用手揉搓起洛基胸前的樱桃小点,
  
  蹂·躏得通红后将其拽起再突然松开,充分探究着其弹性、韧性……
  
  胸前的酥麻感和痛感让托尔身上的黑发男人发出一声撩拨的闷哼,
  
  像小猫一样
  
  “弟弟,你总得给我点儿补偿?”
  
  狮子紧紧盯着它的猎物,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他已经饥饿了太久了……
  
  洛基的眼睫扑闪了一下,他沉默着僵了那么一瞬,
  
  随即抬起脸来无所谓地说:
  
  “好啊”
  
————————————————————————————
你们期待的锤基已上线√

评论(7)
热度(24)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