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二十五章)

                                (二十五)

  
  关于托尔被流放期间洛基暂时接过阿斯加德王位一事,
  范达尔和沃斯塔格其实并没有什么异议;
  
  而当初洛基将他们要去约顿海姆的事情通知王城守卫,也谈不上背叛,现在看来很是合理;
  
  托尔对于范达尔而言既是他崇敬尊重的王,又是他最好的挚友,
  
  他自然是很为托尔的遭遇难过……
  
  洛基说要亲自到中庭去找托尔,范达尔对此很放心,
  
  他相信洛基;
  
  但几天过去了,他们在中庭音讯全无,霍根他们都坐不住了——
  
  一来,奥丁现在仍在沉睡;
  
  二来,约顿海姆刚刚遭遇大变……
  
  一切都是未知数;
  
  不巧的是,这时偏偏又发生了一件略有棘手的事,
  
  范达尔正好趁这次下界的机会替霍根他们去中庭找找人——
  
  阿斯加德现在需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他们暂时抽不开身;
  
  弗瑞等人从范达尔的口中大致了解了雷神来到中庭的前因后果,
  
  而范达尔也从弗瑞那里得知了洛基刚刚拒绝了复仇者联盟的邀请
  
  ——范达尔对此毫不意外;
  
  “我们二殿下的性格有点怪,你们多多理解一下,
  
  至于什么“征服中庭”……那肯定是他故意吓唬你们的
  
  ——他完全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范达尔笑着这样解释。
  
  洛基要是真有什么对于权力、统治的野心,
  
  那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呆在阿斯加德或者约顿海姆,
  
  稳定一下政·权、树立威信、铲除异己、整顿军·队……
  
  而不是连王位都没有坐几下就跑下来去找他的哥哥;
  
  实际上,就算是和洛基关系不太好的希芙、霍根等人,他都没有动他们一下……
  
  “不过,我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阿斯加德有犯人越狱、逃到了中庭,
  
  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二个原因”
  
  范达尔尽力表现出“我很抱歉”、“这真是太令人遗憾了”之类的表情,
  但丝毫无法令人信服……
  
  “……什么样的犯人?”
  
  弗瑞右眼皮跳了跳。
  
  ——他就知道,要是是什么好事阿斯加德人也不会到地球上来;
  
  “罗蕾莱,一个女妖,专门迷惑男人,但她的能力对阿斯加德人无效……
  
  六百年前她用她的妖术给九界造成了巨大浩劫,
  
  她指挥军·队、罢黜国王、破坏帝国……”
  
  范达尔漫不经心地说着,
  
  “……但你们不用担心,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弗瑞听他这样说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松一口气……
  
  很好,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跟一个外太空的文明相比,确实不是什么大问题;
  
  “……如果她知道这个星球已经被另一个星球给盯上了,
  
  她是不是就会主动放弃在这里扎根的想法了?
  
  或者我们直接让她当联·合·国·主·席……
  
  她是不是还能帮我们解决一下危机?”
  
  弗瑞开了个玩笑,当然了——
  
  他们复仇者联盟会把所有邪恶的势力一个不留地赶出地球;
  
  “中庭人,你应该相信我们阿斯加德,
  
  你可以选择把自己给冰冻起来、睡个四百五十年,
  
  然后一觉醒来……你发现中庭还好好的,
  
  而且比四百五十年前更发达进步了”
  
  最后一句是范达尔乱说的……
  
  谁知道四百五十年后中庭会不会因为资源枯竭、
  
  他们自己的世界大战而毁灭???
  
  弗瑞对他的话不置可否,比起相信神,他们还是更相信自己;
  
  范达尔把话题重新回归到他此行的任务上来:
  
  “你们负责利用你们的科技找到罗蕾莱,然后通知我……
  
  我相信,凭借我优秀、强大的个人魅力,
  
  她一定会弃暗投明、魂不附体地臣服在我的脚下;
  
  一见到我,她就会觉得自己几千年来真是瞎了眼,
  
  竟然没有想到去勾·引这么好的男人……
  
  而我,范达尔,阿斯加德第一剑士、一名绅士、光荣的骑士,
  
  即使是面对这样一位深陷泥沼的失·足女性,也会温柔以待……”
  
  真不知道眼前的这位性格极度活泼的阿斯加德人,
  
  究竟是太过自信、乐观,还是实力使然……
  
  总之,众人现在都觉得这个家伙异常的不靠谱,
  
  他完全可以去和钢铁侠一起参加个脱口秀节目,
  
  台词差不多是这样的——
  
  托尼:“我从来没有说……
  
  多年来全球终于维持长期的和平是因为我……
  
  我也没有说,美国政府能好整以暇是因为我始终保持巅峰状态,
  
  没人敢跟我单挑!”
  
  范达尔:“没错!我的这位朋友和我一样强大又富有魅力!
  
  我们致力于保护中庭,但总是不可避免地给大家带来一些困扰
  
  ——让中庭的女性再也找不到比我们更优秀的男人!”
  
  哦——天哪!这太糟糕了!
  
  他们现在甚至不禁开始怀疑——
  
  这一位来到地球的主要目的可能就只是来抓女妖……
  
  根据他眼中的流光溢彩,他们推测,
  
  这只女妖很可能还美艳得不可方物,
  
  抛一下媚眼让人身子都软了的那种……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她真想上去把这个直男癌、自恋狂给打趴下教他做人,
  
  但显然她打不过;
  
  弗瑞保持他一向的淡定:
  
  “……好,我们相信你的能力,那么先生,
  
  找到了线索后我们该如何联系你?”
  
  范达尔似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琢磨了一会儿,
  
  本来想给他们一只他喂得肥肥的大白鸽子……
  
  但又觉得这样不够浪漫、很不范达尔,
  
  于是最终他掏出来了一根蜡烛:
  
  “这是阿斯加德的人鱼烛,到时候点亮它,
  
  然后我就会在温和宁静的烛光中出现——
  
  是不是很令人印象深刻?”
  
  “………”
  
  是很令人印象深刻——
  
  也许你还需要烤鸡和圣诞树?
  
  ………
  不管怎么样,
  
  他们至今为止总算是和阿斯加德人有了一场还算顺利的谈话和合作;
  
  真是奇怪……
  明明都说着同样的语言、相貌特征也差不多,
  
  可为什么阿斯加德人要么不听人说话、要么就是感觉交流很困难?
  
  范达尔临走之前还向托尼问了中庭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亿万富翁、人生赢家斯塔克先生自然很是热情……
  
  看着两人哈哈地笑着相谈甚欢,
  
  史蒂夫很有一种这人是来地球闲逛的游客、而托尼就是本地专业的旅游接待处的感觉;
  
  范达尔告诉他们,他要去满世界地寻找他们的王,
  
  顺便好好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
  
  但众人都一致在心底想:他想欣赏的,大概是沿途的姑娘。
  
  “抱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班纳觉得这实在很重要,
  
  “你知道交通规则吗?……会打车、过马路吗?”
  
  “……车?那是什么?”
  
  范达尔从衣服里拽出了一条尾巴,
  
  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迅速地变大……
  
  眨眼间就变成了一条有翅膀的大龙,
  
  龙半眯着金色的眼睛懒懒地瞥了他们一眼;
  
  “………”
  
  没人说话了。
  
  范达尔坐了上去,冲他们挥了挥手;
  
  ———
  
  在阿斯加德,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拿个锤子、变成只乌鸦到处乱飞……
  
  龙这种坐骑在王城里还算常见,但在其他地方就没有了;
  
  在某些宫殿古老的壁画上还生动描绘着很久以前,
  
  女武神们乘着圣洁的白龙在宇宙中作·战的壮观景象……
  
  范达尔在万里高空上骑着他的龙,他没有忘记让他们隐身——这是高级的龙自带的技能;
  
  有一件事情他骗了那些人——
  
  实际上,他根本不需要满世界地去找人,
  
  他有找到洛基的方法;
  
  既然洛基拒绝了那些人,那他为什么要做让对方不开心的事情?
  
  他手上拿着一根纯黑色的羽毛,淡淡地发着绿光,
  
  他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慢慢摩挲着……像在爱抚一件绝世珍宝;
  
  这个时候……
  
  这个在阿斯加德风流、轻浮出了名的骑士敛去了一切的浮华和刻意的伪装,
  
  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没有人能够相信,就是这个人刚才笑嘻嘻地说着
  要凭自己的个人魅力让女妖臣服在他的脚下;
  
  他流露出来的那种神情……
  
  他这样一个人……
  
  怎么可能会四处留情?
  
  金色的阳光映入了他的眼,映出的……恐怕只有一片空茫;
  
  他是整个阿斯加德最爱笑的人、话最多的人,
  
  可是,透进他含笑的那双眼的光芒,却永远也到不了他的灵魂、
  
  他的心底……
  
  因为……他的心早就被一只乌鸦给吃光了……
  
  一个清凉闲适的下午,他躺在绿荫下做着蜂蜜酒味的美梦,
  
  有什么尖利的东西狠狠啄着他的脸……
  
  他流了一脸的血,看见一只纯黑的、可恶的小家伙扑棱着翅膀;
  
  它绿色的眼睛里像鬼火一样泛着幽暗的光;
  
  它整洁的羽毛轻柔而带着淡淡的寒……
  
  它不像是代表着死亡、吃人血肉的魔鬼,
  
  倒像是只故意把自己翅膀染黑的小天使;
  
  即使是这样,它也引得人不由自主地向它伸出手去……
  
  被咬得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
  
  那就再换只手、献出自己的身体、献出自己的心脏;
  
  而它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饮完了新鲜的血,
  
  便心满意足地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真想喂饱它,可是它连这个机会都没有给他
  
—————————————————————————— 


注:
沃斯塔格、霍根、范达尔是仙宫三勇士;
沃斯塔格是电影里的那个吃货,霍根是黑发的非主流子;
托尼的“我从来没有说……多年来全球终于维持长期的和平是因为
我……我也没有说,美国政府能好整以暇是因为我始终保持巅峰状
态,没人敢跟我单挑!”出自钢铁侠2


评论(13)
热度(15)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