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二十六章)

(二十六)

  
  范达尔来到美国某个州的近郊,一处空无人烟、也没有任何建筑物的地方;
  
  他有目标地向某个特定的方向走去,几十步之后他停了下来,
  
  向空无一物的某处空中伸出手去……
  
  一瞬间,他手上有了真实的触感,他的面前显现出了栅栏和大门,
  
  富有奇幻色彩的、像什么童话故事一样,
  
  一幢现代科技与复古风格相结合的二层别墅完全露出了真容;
  
  如果不是范达尔有他的方法的话,任何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个几十载、
  挖地三尺也绝对什么都发现不了
  
  ……更何况,这幢别墅并不是真的以它下面的这块土地为基,
  
  而是会不定期地在整个中庭进行空间转换——
  
  可能今天还在洛杉矶、明天就在奥地利的萨尔茨堡、
  
  后天在堪培拉和一群袋鼠做邻居……
  
  要是范达尔来得不及时的话,恐怕他还要跨越整个半球,
  
  不过有他的龙在,这也不是什么问题;
  
  仿佛知道有来客一样,面前的大门自动打开了,他走了进去,
  
  看见大片大片的花圃里栽种着一些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特有的植物,生长得很好;
  
  也就只有洛基才有这种精致文雅的小爱好……
  
  范达尔不由得多瞧了几眼,默默记住了对方喜欢的品种;
  
  走了半天,他来到了一楼的大厅,
  
  一眼就看到那人正随意地披着一件黑色的长款无袖外衣、
  
  斜坐在高档的沙发上……
  
  即使是范达尔也不禁愣住了,他第一次见到洛基穿中庭的服装;
  
  尚武的风气、审美观让他们特别中意亮闪闪的铠甲和披风,
  
  但范达尔现在觉得,
  
  他眼前这个黑发绿眼的男人天生就适合穿这种轻飘飘的东西,
  
  比那身绿色的战衣要好看多了……
  
  黑发男人的胸膛、腰身裸·露着,虽然没有一般阿斯加德人的健壮、魁梧,
  
  但是瘦而有肉,腹肌、人鱼线……一样不落,
  
  更别说那最诱人的细腰……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
  男人的大腿上正躺着一个几乎衣·不·蔽·体的金发女郎——
  
  脖子上戴着金色的项圈,双手被链子束缚着,
  
  胸上的一对乳·环透过薄薄的衣料凸显出来,
  
  身下似乎还插着什么小玩具……
  
  对活了几千年的阿斯加德人来说,这实在是太寻常不过了,
  
  尤其是浪子范达尔——
  
  九界之中就没有他没玩过的花样、没有他没玩过的种类……
  
  男人、女人、兽人……
  
  每一次他喊托尔或者洛基跟他去快活,他们都是拒绝的——
  
  托尔的脑子里就只有他的鸡腿、他的锤子、打架、还有他的弟弟……
  
  而洛基呢,每天都在琢磨搞个什么新的恶作剧、研究他的法术、
  又或者在被人追杀……
  
  这让范达尔以及其他朋友深深怀疑,
  
  无论托尔、洛基谁当王,
  就算再过个几万年他们阿斯加德也不会有什么王后……
  
  对于洛基而言,就算没有阿斯加德王子的身份,
  
  单凭他那张脸,想玩什么玩不到?
  
  而他偏偏在他最看不上眼的中庭挑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雌性物种……
  
  范达尔脸上没有流露出来任何惊讶的神色,他向洛基俯了俯身,
  
  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唤他什么……
  
  “洛基”?……“殿下”?……“陛下”?
  
  不过,虽然洛基并不像托尔那么随和,但他也不是很在乎这些;
  
  “范达尔,你来了……别告诉我我才几天不在,阿斯加德就已经完了?”
  
  洛基没有什么见到友人的喜悦,
  
  反倒是隐隐约约有一种突然被人打扰到的不快,语气中带着嘲讽;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范达尔的名字,
  
  洛基大腿上的女人身体剧烈地颤动了一下,似乎想转过脸去看,
  
  却又硬是忍住了,并像害怕着什么一样把头往洛基的怀里埋得更深了
  
  ……洛基安抚性地摸了摸她的一头金发,
  
  像在安慰他的一只害羞的小母狗;
  
  “哈哈哈哈哈您说笑了……
  
  我、以及阿斯加德的所有人民都很担心您还有您哥哥的安危,
  
  我想您需不需要我来提供什么帮助?”
  
  范达尔小心斟酌着词句,声音真诚,姿态谦恭,
  
  但他的目光不易察觉地落在了洛基摸着女人的那只手上……
  
  “……够了!收起来你的那套装腔作势!”
  
  洛基皱起了眉,丝毫不念旧情刻薄地刺起人来:
  
  “你们所担心的只有我哥哥一个人罢了,
  
  你们想要的只不过是早日迎接他以取代我,
  
  你们甚至怀疑我会在中庭暗害他,
  
  你们一刻也不想忍受洛基·奥丁森的统治……”
  
  金发女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于是她动了动身子用她的红唇吻在了洛基的腰间;
  
  “不是这样的!”
  
  范达尔激动地将拳头握得青筋毕露,他心中痛苦至极;
  
  如果是托尔在这里,他可能会选择用武力将人制服后让人听他说话、
  摸着洛基的脖子冲他大喊……
  
  可是范达尔不能这样,他不能对洛基动手、不能摸他的脖子……
  
  他干脆地在洛基面前跪了下来;
  
  洛基的态度丝毫不变,
  当初他们也是这样跪在他的面前乞求他宽恕托尔;
  
  “洛基……”
  
  范达尔喊他“洛基”,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洛基不回答,也没有给予他一个施舍的眼神,
  
  同时随意地用手掐了金发女人一下,女人闷哼了一声……
  
  范达尔也知趣地没有再说些什么,
  
  他只是低下头去亲·吻洛基的脚·背……
  
  《玛格达莱娜的爱情》中这样写道:
  
  这是一幕美妙的戏……
  
  玛格达莱娜被上帝俘虏,她将她的头放在他的脚上;
  
  可她同时又以他的双脚俘虏了他;
  
  她是以什么方式贴着上帝的双脚的呢?
  
  她用她的唇贴着它们,数千次地吻……
  
  她用她的眼睛盯着它们,用她的眼泪浇洗它们……
  
  她用她的双手抱着它们……
  
  范达尔跪在冰凉的地板上,从洛基的脚尖一直吻到脚裸……
  
  洛基手上突然多了一串紫色的葡萄,
  
  他用指节分明的手轻轻巧巧地剥着皮,然后用牙轻轻一咬,
  
  低头便递进了女人因身体的燥·热而不停喘·息的嘴里;
  
  “唔唔……”
  
  金发女人就算放在阿斯加德那些女神里面也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尤·物,
  
  那眉梢、那蓝眼、那鼻梁、那唇……
  
  就算是最擅长艺术的阿波罗,恐怕也无法用他的竖琴赞颂出她万分之一的美、
  
  无法用最华丽的辞藻来稍稍点缀她;
  
  她火辣的身材,
  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感觉有烈性炸·药在大脑里轰的一声炸开了花,
  
  更何况大片大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
  
  她的身上遍布了各种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新旧吻痕和掐痕,
  
  手腕上的铁链、脖子上的项圈更让她惹人怜爱,
  
  被插着什么东西的下身已经流出了大摊大摊的液·体……
  
  大概是有第三者在场的缘故,她面红耳赤,身体烫得不像话;
  
  她只能乖乖地接受了他喂送过来的葡萄、吃下它……
  
  汁水四溢,空气中弥漫着淫·靡和水果的清甜味;
  
  这真是相当荒唐的一幕——
  
  他的朋友、他的臣下正跪着吻·着他的脚,而他的哥哥,
  
  正躺在他的大腿上像母·狗一样发·情……
  
  喂完托尔,洛基似乎终于想起了还有范达尔这个人,
  
  他抬了抬脚,居高临下地问他:
  
  “告诉我……我和托尔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成为王,
  你会选谁?”
  
  ——你会选谁?
  
  “………”
  
  范达尔僵住了,沉默了;
  
  空气中是令人窒息的寂静,只有托尔时而难耐的喘·息、颤·抖声……
  
  他不想骗他。
  
  他这一生说过无数动人、浪漫的情话、镶着金子的赞美、
  
  从花底滑出的莺语一样的俏皮话、夹心薄荷糖一样的妙语连珠、
  
  巧妙、真假难辨的伪装……
  
  可他唯独不会对他说谎,他不想骗他。
  
  许久,他抬起头来,仰望着对方开口说:
  
  “洛基,我的殿下……
  我对托尔的感情就像你对他的那样……”
  
  憧憬的、趋光性的……虽然你从来不曾承认;
  
  不出于任何私心,我会选他,即使这很令人抱歉……
  
  听了他的话,洛基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弯下了腰;
  
  “我说……”
  
  他咳嗽着,绿莹莹的眼睛里都泛出了泪花,看起来湿漉漉的、柔和了少许;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可是一直恨着我那哥哥……其实我已经在中庭把他给杀了”
  
  ………
  托尔躺在洛基的腿上还能说些……哦不,是想些什么呢?
  
  他只希望范达尔不会被他一肚子坏水的弟弟给玩死、
  为了他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傻事来……
  
  幸好这次来的是范达尔,要是换了霍根谁的,
  
  恐怕现在已经打起来了
  
  ……出人意料的,范达尔松了一口气:
  
  “你不愿意透露托尔的下落那我就不问了……
  
  你说过,你会亲自把他给带回家,我相信你的话”
  
  “你还说,没有任何人会比你更爱他……”
  
  既然洛基都可以笑着开玩笑了,那么他的敏感点应该算是安全度过了……
  
  他就像是一只容易被踩到尾巴炸毛的猫;
  
  听到范达尔的最后一句话,
  洛基怀里的女人抬头看了黑发男人一眼……
  
  洛基略有些尴尬地又伸手去剥了一颗葡萄


评论(6)
热度(25)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