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二十八章)

                           (二十八)

………


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了范达尔和金发女人两个人,


女人像具尸体一样蜷缩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范达尔随意地在大厅里走了走,看墙上的壁画,看挂钟,看桌上摆着的几本书……


他用手轻轻抚过书页,他在想那人坐在这里静静看书的样子……


“……你爱上他了吗?相信我,那会很不幸”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也没指望得到什么回答,


“你别看他这样,其实他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了,


尤其是拿刀捅人的时候……”


范达尔转身走回去,坐到了沙发上;


不知道洛基是真的不在乎这个女人,还是太过放心他……


范达尔的确不会对她做什么的,但是……


他将她抱了起来,亲了上去;


——洛基就是像这样吻她的吗?


那该是什么味道?


他吻她的时候会看着她的眼睛吗?


男人的指腹缓缓划过她的脸、她的下巴、她的脖颈……


他的眼里没有丝毫迷恋的神色,他默默地看着她,


却又不是在看她……


他像在悄悄采撷一朵金色的太阳花,他把花朵放在手心里把玩……


小心翼翼地碰触过每一片薄薄的瓣……


他要让他的皮肤记住每一个不同的脉络、褶皱、感受上面的温度……


他能从那花中嗅到一种特殊的味道;


他的碰触,轻如蝉翼扑扇,却承载着无可言说之重……


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太阳花的花语是——


积极向上、光明、忠诚、热烈、沉默的爱。


他没完没了地不停抚摸、摆弄着这件物什……


一本书?一件衣服?一朵花?什么都无所谓……


不久后,他品味够了,松开了她。


以浪漫自诩的他却一直都是理智的,理智得自我厌恶……


正如有人优美地向他走来,犹似夜晚……


晴空无云,繁星灿烂;


那最绝妙的光明与黑暗,均汇聚于那人的身姿与绿色的眼底,


交织成几许薄薄的光辉……


是浓艳的白昼所无缘看见……


他俯下身去,不语、不寻……


也丝毫不吐露出那人的名字……


他没有碰那花芯,女人终究是继续迷失在欲·望的泥沼中;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需要简单地发光就够了。


———


托尔不知道洛基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范达尔是什么时候走的……


她只知道她是被洛基给生生操·醒的!


她的记忆出现了断档,在洛基去厨房之前她就不能自己了……


她甚至怀疑,


自己会不会当着范达尔的面就展示起自己插着东西的私·处来、


把身上的肉都晃得乱七八糟……


想到这里,


托尔眼前却突然浮现了洛基媚·叫着在床上发qing的一幕……


一瞬间,她有十足的把握确信,在这一点上她绝对比不上洛基……


就是不知道洛基会不会因此而高兴;


“……你在想什么?被我给操·疯了吗?”


他“啪——”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洛基突然感觉对方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唔嗯……”


托尔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声,就凭她现在的这副身体,反攻几乎是不可能的;


洛基解开了她身上的链子、项圈,以及她的声音限制,把人抱到浴室里去洗澡;


因为还想带她出门,他没有做得太过,倒是托尔一直饥·渴得要个不停……


“范达尔还会再来吗?我什么时候能变回去?”


托尔在他怀里用女性的声音沙哑着问。


“他有长期蹭饭的意思,希望范达尔能早日完成他的任务……”


说着,洛基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或者让他知道他的朋友、他崇敬的大王子,每天都在中庭做什么?


他会欣赏到你另一面、不为人知的光彩”


“………”


过了一会儿,托尔又问:“我会怀孕吗?”


“咳咳咳咳咳……”


洛基大笑了一阵,用手擦了擦泪花,


他戏谑、恶劣地盯着托尔看了一番:


“我愚蠢的哥哥……你现在才意识到我的目的吗?


当然了,你会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受孕……


我说过我会带你回去,但我可没说过我要带一个什么样的你回去……


阿斯加德的“大公主”被一个冰霜巨人给搞大了肚子——


这真有趣,不是吗?


父亲知道你有了孩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天!托尔知道她就不该问洛基这个问题!


难道她还能指望她弟弟的那条银舌头说出什么好话来吗?!


“算了,当我没问……我真傻,真的……” 


托尔摇头。


……

洛基当然又是在骗托尔了,


这种性别转变的法术效果有限,而且只能维持个短短几年……


洛基帮托尔擦干了身体,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套有点奇怪的女性内衣——


几近透明像皇帝的新装,而内裤就只是几根绳子。


“……这是什么,我亲爱的弟弟?”


托尔不知道中庭人的爱好、审美有这么特殊……


“这里的时尚女性都这么穿,我保证,这会让你看起来更有魅力……


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洛基说得很认真。


“算了吧!”


托尔挥了挥手甩开它们,


“……看起来很麻烦,我选择不穿!


我的身体——无论是什么性别,都不需要多余的东西来修饰!


你不这样认为吗?”


说着,她挺了挺腰,


用手撩·拨了一下自己一侧滚圆滚圆的雪团……


“………”


洛基仰头叹了一口气:


“哥哥,你这样——我会想把你给操·死在这里。


你可以不穿,你开心就好……”


“但我想带你出去玩,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件裙子……”


——那是一件复古风格的短袖白色抹胸,裙摆蓬松像蛋糕,


尺寸根据洛基的判断不会有任何问题。


“……OK”


托尔算是勉强同意了。


对于神而言,性别除了繁衍以外不是什么特别需要去在意的东西,


有些种族甚至都没有性别之分……


托尔可能会因为在范达尔面前被·操感到羞耻,但不会因为变成了个女人而感到羞耻,


洛基也曾经变成女人去调戏托尔过。


……

洛基不能指望他胸大无脑的哥哥自己会穿裙子,


他像摆弄一个漂亮娃娃一样帮她穿好衣服、系好带子,


然后单膝跪下抬起她的脚,替她穿上丝袜……


而正在被精心侍奉的“大公主”看到黑发男人柔顺、贤惠的样子,


心如擂鼓、心花怒放……满脑子里都是猥·亵她弟弟的糟糕想法……


洛基抬眼淡淡瞧了托尔一眼,无奈地看见他哥哥又在犯傻;


唉……可惜了这样一张脸和这么好的身体……


一笑、一开口说话什么气质都没有了!


他不禁又想起了艾略特编的那个故事——


新娘托尔穿着嫁衣在婚宴上吃了多少只鸡、多少头牛,


而自己只能上前解释道:


“她渴望着这幸福的婚礼,八个日夜已不曾吃过东西……”


新郎想要揭开托尔的面纱亲吻一下,


结果被一双透着威严和怒火的眼睛吓得一跃而起……


自己又上前说:


“她渴望着这幸福的婚礼,八个晚上已不曾合上眼睛……”


啧……


于是洛基找了个面纱给托尔戴上,


再扎好那一头金子般璀璨的长发……一切都完美极了。


洛基让“大公主”自己看看镜子:


“怎么样,哥哥?你想操·你自己吗?”


“还可以……”


“大公主”矜持地微微点头示意,


“不过我还是想操·你——“二公主”?”


“……呵,那你就在梦里慢慢想吧!”


洛基嘲笑出声来。


他现在更加不想让她变回去了。


———


七月四日是美国国庆日,以纪念1776年费城的《独立宣言》;


这一日,美国各地都举行隆重的盛典,


进行各种眼花缭乱的大型活动,情侣、家人、好友……欢乐地走上街头跳起舞来;


人们自发性地组办起浩浩荡荡的化妆游·行队伍,


还有各种比赛和烟火表演……


美国人本来就对他们的国旗有一种狂热,这一点,


看看美国队长就知道了……


现在,大街小巷更到处都是红白蓝三色星条旗——


汽车上、井盖上、宠物衣服上、甚至内衣、袜子上……


——不要误会,


洛基对他们的什么美国精神、美国梦没有任何兴趣,


难道他在这里过个圣诞节还得信耶稣、再讲一讲什么政治正确吗?


大街上一眼望不到头的游·行车队里有南瓜车、山羊拉着的战·车、坦·克模型、

还有坐着人的毛毯……


在路边,黑发男人骑着一匹纯黑色的宝马身前抱着一位公主;


他披了一件墨绿色披风,穿着丝绒外套,


衣服高调华贵佩戴着几枚金叶片,羽毛装饰的大帽子上还镶着优质貂皮……


“让我们来看看这里都有什么:


自由女神、维纳斯、凯撒、德古拉、亚瑟、查理曼勇士……


哦,还有你——


雷神,奥丁之子,阿斯加德大公主”


黑发男人将一个银制王冠戴在了托尔的头上,


然后掀起面纱,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


评论(4)
热度(24)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