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二十九章)

                                   (二十九)

  
  城市里响起了来自教堂的钟声,清亮又悠远,平和又厚重,
  冲破了一切喧嚣,灌了人们满眼、满耳、满身……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抬头仰望纯净的天空;
  
  他们不知道苍穹之上是否有神的存在,但这一日的狂欢、幸福、理想、自由、希望……
  
  都算是冷酷无情的哈迪斯,或许也会为之稍稍动容……
  
  钟声彻响过后,人们各自舞蹈起来,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流露出忧愁与悲伤;
  
  就算明天世界将毁灭、太阳落下后就不再从东方升起……那又怎样?
  
  他们有重要之人于身旁、有美酒佳肴要享、有各种歌曲要用不同的声音、语言去唱……
  
  广场之上举行着话剧表演比赛,有人跨马举剑大笑:
  
  “The wealth to others, the hope to myself, 
  
  it will bring me endless wealth!”
  
  也有人披着斗篷野心勃勃地宣告:
  
  “I\'ll fight against my cankered country
  
  with the spleen of all the under fiends!”
  
  观众们都沉浸在其中,给予台上人无上的关注
  
  ……这将是一种何等的愉悦?
  
  “公主,我们也去玩吧?”
  
  黑发男人这样邀请了他的哥哥……哦不,是他的女伴;
  
  “……我们?!”
  
  托尔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洛基,
  
  “我知道你可能对艺术表演很感兴趣,我一向相信你很有这方面的天赋……
  
  你完全可以用你的法术一人分饰多角、
  
  演一个邪神洛基如何一统阿斯加德、九界的故事……这真棒!
  
  你去吧,弟弟!我会在下面给你鼓掌的!”
  
  “不,我突然对这个故事不感兴趣了……”
  
  洛基耸了耸肩,他突然沉默了下来,低下头去,一副失望、落寞的样子,
  
  “哥哥……你就不能答应我吗?
  
  你就不能……陪陪我吗?”
  
  他的声音脆弱的、轻轻的……抬起脸来的时候绿色的眼睛里已经水汪汪的了,
  
  托尔十分确信自己要是敢说半个“No”,下一秒洛基就会在自己面前哭出来!
  
  完蛋了!
  
  “………”
  托尔侧了侧目光,不是很情愿、又难以拒绝地开口:
  
  “你开心就好,弟弟”
  
  洛基开心地去挑剧本了,不知道为什么,托尔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金发女人一个人在台下看了一会儿话剧
  ——《亚历山大大帝》、《科利奥兰纳斯》,都还挺有趣的;
  
  时不时有热情的中庭人过来跟托尔攀谈,托尔自然是欢迎、高兴的,
  他们很快就可以勾肩搭背起来……
  
  “……他纵横亚非拉几大洲,功绩卓绝,是一个天生的征服者,
  难得的是他还尊重女性,你喜欢他吗?”
  
  托尔笑笑:
  
  “当然,不过他所征服的可不只是土地……”
  
  ………
  
  洛基回来的时候就一眼看见他迷人的哥哥……不,姐姐,
  正爽朗地跟另一个男人有说有笑,不知道的可能以为他们已相识多年;
  
  算了……洛基已经习惯了……
  
  托尔看到他的那一刻,眼睛里闪现出来的光芒,让他什么都不去想了
  
  ———
  
  在十五、十六世纪有一个影响着整个欧洲的罗马教皇家族,
  以财富、阴谋、毒·药、luan伦而闻名;
  
  那时,意大利四分五裂,统治者们各自为政,混乱、战·争、压迫……永不停歇
  
  “……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俊美的年轻人、教皇的私生子,日后会令整个欧洲为之震惊”
  
  旁白这样解说道。
  
  洛基身着一身华丽的红袍,戴一顶小巧的方形帽,
  大步走向教皇——
  
  一个年迈、糜烂的男人,文艺复兴时期教廷腐败堕落的象征;
  
  但也正是这个男人,让他得以有今日;
  
  他是他最受宠爱的儿子,得到他最大的袒护;
  
  他七岁成为牧师、十八岁任枢机主教……何等耀眼、何等荣光?!
  
  他鲜红艳丽的衣摆随风而舞,洛基看了一眼这身地位象征的红袍,
  眼中露出一抹嘲讽的神色……
  
  他在教皇的不可置信中主动辞去自己的圣职。
  
  旁白说:
  
  “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想,总有一天他会将这个老家伙取代……”
  
  是啊……就像奥丁,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动不动就会陷入沉睡;
  
  他还在的时候,阿斯加德、九界可以和平无忧,灭霸也不敢来犯……但不久以后呢?
  
  “如你所愿……”
  
  教皇深深叹了口气,
  
  “放手去做吧,我的孩子!你会是家族的骄傲!”
  
  一名动人无比的金发女人走了出来,她出场的一瞬间就把那位天之骄子的光芒完全掩盖,
  
  她的绝代风华中尽显大气,她的身上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特质,
  
  像是身为教皇之女的贵气……又好像比那更高……
  
  人们都不禁屏息凝神起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洛基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一是因为这下都没人看他了,二是因为这些蝼蚁在看他哥哥……
  
  他还真是自作自受……
  
  不过,反正他哥哥永远是他的,就算他们化成了灰也不会分开;
  
  而在这部剧中,他们是真正的血脉相连……
  
  托尔来到洛基的身边,亲手帮他脱下红袍;
  
  洛基自然又熟练地摩挲起对方那纤细白净的手腕,
  
  他们离得极近,气氛并不像是正常兄妹之间该有的……
  
  “你杀了你的兄弟……”
  
  托尔低声说,用的是一个陈述句,
  
  “为了摆脱父亲安排给你的宗教领袖身份”
  
  “你怎么会这么想?这可真让我伤心!”
  
  说着,
  这位总是自信傲人的弄权者、年轻贵族居然露出了受伤的神情;
  
  要不是知道剧情,人们恐怕会对他的无辜深信不疑……
  
  “我看得出来,你和父亲一样野心勃勃!
  
  算了,我不想知道真相……”
  
  托尔揣摩着这名女性角色的感情,出乎意料地简单、顺利;
  
  她展开一件黑袍,洛基抬起双臂任由她为他穿上……
  
  这样一件袍子托尔还是会给人穿的。
  
  “呵,看看这片土地——
  
  脆弱、贫瘠、荒乱!到处都是纸醉金迷、行尸走肉!
  
  The God has died!
  
  我不愿侍奉什么虚伪的神明——实际上,根本没有人真正在意它!
  
  我不需要高高在上的政权,我需要的是军权——
  
  足以保护我们的国家、统一整个意大利!”
  
  他换上了冷酷沉重、代表军人身份的黑袍,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感叹:
  
  他真适合这种颜色啊……
  
  他看向托尔的眼光变得柔和了起来,举手投足中的那份深情,
  
  让人觉得要么是发自内心,要么是这个人演技太过高超;
  
  “……你会站在我这边的,对吗?”
  
  ——哥哥,你总是会和我在一起的。
  
  托尔沉默着、沉默着……然后她说:
  
  “没错”
  
  洛基将一把寒光凌厉的佩剑佩戴在自己的腰上,上面刻着一行字——
  
  “不为凯撒,宁为虚无”
  
  ………
  
  他心爱的妹妹被远送他国进行政治联姻的前一天晚上,
  
  他从她身后接近她,双手环住了她的腰;
  
  托尔身体一僵:“人们已经在传关于我们的谣言了……”
  
  “既然已被指责,为何还要拒绝呢?”
  
  洛基亲吻她,
  
  “我发誓,我会亲自把你给抢回来,无论多少次……
  只要我还活着”
  
  “……你让我感到害怕”
  
  ……
  托尔为了哄洛基开心,很认真地说着台词……这真是难为她了;
  
  托尔怀疑洛基此时可能已经在心里笑疯了!
  
  看啊——多好的主意!既能万众瞩目、又能戏弄自己的哥哥!
  
  说实话,托尔能把角色演到这个份儿上洛基有些惊讶,他们的对戏也是异常的流畅、自然;
  
  洛基的身上有一种极强的感染力,
  当他用他那双绿色的眼睛看着你说话时,你会忘却一切,沉浸在其中……
  
  一切都顺其自然地发生着……
  
  故事的背景、人物的性格、不为人知经历、情感的变幻交织……
  
  历史的滚滚车轮、命运的轨迹,早已安排好了;
  
  这样走下去,他们迟早会看到那悲剧的收场——
  
  如繁花短暂一现、流星消失在了漫漫长夜之中;
  
  如果不是托尔实在非常抵触自己是对方妹妹这个人设的话,
  
  她可能真的会融入这个孤独固执的少年的故事里;
  
  托尔不知道这个妹妹是否真的爱他,但托尔希望是……
  
  ……
  
  “在封闭的世界中眼神交会着彼此的视线;
  
  即使装作不知道也难掩自己已经深陷……”
  
  台上放着这样的歌曲——
  
  “感受你的气息就仿佛令我麻痹……
  
  交谈着无意义的话语你也毫无戒心;
  
  即使是熟知的毒·药你也会一饮而尽吧;
  
  没有任何手段挣脱这铁蚀的枷锁;
  
  如同秒针那微弱的声响般无力的抵抗;
  
  仿佛就像堕入深邃的花丛之中……”
  
  “透过细微缝隙偷偷窥视;抓住你了……”
  

——————————————————————




那一日,二公主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

另外,歌名是《坎特雷拉》

评论(5)
热度(27)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