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三十章)

   

               (三十)
………

他稳定了国家秩序,军·队衷心服从;

他交替使用不同的手段:有时是冷静矜慎,有时是旁若无人;

有时口头上说尽甜言蜜语,行动上则残暴无比……

旁白说:

“他没有朋友,因此无人能够流传他真实的心意;

这世间的人在他看来都是敌人——

要么被他征服,要么被他杀死……”

他征服了一块又一块土地,然而,有些东西永远都无法真正属于他……

他杀了她的每一个情人,尸体扔在台伯河的上游,横穿整个罗马向下流去;

他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被送出去……

人们都对这个故事唏嘘不已,可托尔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剧情;

不是不喜欢主人公的狡黠、弄权、阴暗,而是不喜欢女人被用于政治联姻

——尤其这个人还是他最爱的人;

托尔会与整个阿斯加德流尽最后一滴血、让敌人踩上他们的尸骨……

也不会去做什么可笑的交易,就算是一个最卑贱的奴隶,

她也会得到阿斯加德的庇佑!

………

If I should see you oneday……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with silence……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致意你?以泪水、以沉默……)

金发女人再次与她的哥哥相见;

他向她走来,剑上淋满了鲜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淌……

他被称作是“整个意大利最令人恐惧的野心家、阴谋家”,

可是,他却正如达·芬奇所说的那样——

“有着宁静的面孔和天使般清澈的双眼”

她的又一任丈夫像见到撒旦一样神情惶恐、面如死灰,一下子跌坐在地……

可以预见,已经失去政治价值的他,会被怎样干净利落地一剑刺穿;

接下来,她会多么痛苦,她会用她那双蓝色的眼睛看着她的哥哥,

带着恨与绝望……

托尔沉默着一步一步走向洛基,就在所有人猜测她会哭着请求他的时候,

托尔让任何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转眼间抢过洛基的剑、面无表情地亲手杀了她的丈夫……

随即,她上前一把拽过他的衣领,带血的剑赫然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你太让我失望了,哥哥!

是你的马都软了脚、还是你的战士都拿不起剑?!

你征服上一个国家竟然用了整整两个月?!”

她的声音里满是不可思议和忍无可忍,好像眼前的人有多么失败和无能!

“唔,你知道的——
气候恶劣、军·需运输、情报工作……”

洛基毫不闪躲,平静又温柔地看着他“彪悍的妹妹”;

“给我一支军·队,我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战争”!”

金发女人骄傲地昂起头来,神采飞扬,如战神阿瑞斯;

洛基眼带笑意,后退一步向托尔俯身:

“……是,我的女武神”

……
如果托尔真的是他的姐姐/妹妹的话,那么恭喜托尔,

她就可以实现她小时候的梦想——成为一名英姿飒爽的女武神;

她穿上裙子时在舞会上翩跹生风,如一朵金玫瑰;

她披上战甲、别上佩剑时在战场上长发飞扬、旋转起舞……

迈出最霸道的舞步——盛装武步!

玫瑰与热血、战火与美景……

“我们会共同并肩作战、我们会彼此信任,

我把我的性命、我的一切都交托给你……

而你也会把你的后背面向我……我们默契得只需要一个眼神,

就算追随我多年的将军也比不上你!

箭矢漫天、血雨飘摇、不见天日……

人头落地、花开花落、战马嘶鸣……

而你、我——酣畅淋漓、笑迎一切狂风怒号!

我们会征服一切!所经之处人人为我们颂起赞歌!

神与世俗统统化作了虚无、就算是最虔诚的修士也落下泪来!

我的妹妹……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包括我!”

托尔听后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揽上了洛基的脖子;

不知道是托尔给洛基惊喜、还是洛基让她惊喜……

双方无论对谁而言,世上再没有别的什么人让自己如此愉悦!

……也正如主人公与他的妹妹,彼此是独一无二的、灵魂中无法分割的;

———

舞台谢幕了,台下的人们在震撼中久久无法平静;

这样随性的一场胡闹却出乎意料的精彩,剧情的反转戏剧性十足,
并且恰到好处地迎合了人们心中的某种期望……

——是的,他们……不,
每个人在心底都隐隐期望着某种东西……

那是自由、平等、叛逆、抗争、圆满、幸福……

无关乎性别、身份,每一份爱都值得被尊重;

而那个孤独、偏执的少年,理所应当有他妹妹永远的陪伴,

他们不只在征服土地、更是在征服命运……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人热泪盈眶的呢?

当人们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一对神秘的表演者已经不见了,

他们就像突然来到世间的神明一样,

借以人们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来给予人们什么启示……

究竟是什么呢?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答案。

“洛基,如果你是他、而我依然是你的兄弟,你会杀了我吗?”

明明很清楚洛基的答案,但托尔还是半开玩笑地问他,

那双大海般的瞳中明亮又包容万物;

洛基这次并没有习惯性地拿话来刺托尔,他不想像个女人一样:

“……你就这么想听我亲口说出来吗?听你的弟弟、邪神说爱你?”

洛基笑了起来,十分坦诚:

“你会满意的,哥哥。我不会杀了你的,我爱你”

——我爱你,托尔。

“……而且,实际情况是我不反对我掌政权、你领军权

——你空有一身蛮力不去打仗太可惜了,我也不想弄脏我的衣服;

我们真是太合拍了!”

“………”

托尔知道洛基就不能让她多开心一会儿,她摇了摇头,自嘲道:

“这听起来我可真委屈——有事的时候我要给你出力卖命,

没事的时候我还要为你献上我的身体!”

“……怎么,你不乐意?你也可以只做后一件事情”

洛基充分表明他的大方、理解。

“弟弟,那你可要小心了。中庭人不都流行什么……

不流血的宫·廷·政·变?

我可以在床上发动这么一场,然后一觉醒来,

你就得跪着亲吻我了……”

听了托尔的话,洛基又笑出了泪花,怎么也止不住;

这实在是太好笑了……

不过,他其实并不介意这样——

就算托尔把他用在她身上的所有花样全部玩一遍也没有关系。

———

他们走在活动中心,除了话剧以外这里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食物试吃大赛、冰桶挑战什么的……

洛基花了半天时间才把托尔从一个鸡腿堆里给拽出来……

天哪!想想看——

一位盛装的公主、女神,满手是油、比几个壮汉都凶猛地大快朵颐……

他们阿斯加德还要不要面子了???

洛基脸色平静地用一张高级丝巾帮托尔擦干净了嘴角,

然后把她拉到了一处举行射箭游戏的地方,奖品一目了然地摆在那里;

洛基看看托尔,托尔看看他……

自以为智商在线的托尔一下子就“领悟到了”弟弟的意思,

她指着一堆毛绒绒的“美国队长”问洛基:

“……你是想要这些蓝色的娃娃?”

“………”

洛基翻了个白眼:

“No!它们蠢爆了!!!”

可怜的“美国队长”们一下子都被冻住了——这真的是很形象还原了。

托尔又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半天,她犹疑着问:

“你想要……那个猫耳朵?然后好戴给我看???”

“呵呵。”

洛基冷笑起来,用手掐上了托尔的腰。

“——Ok!我知道了!弟弟你想要那箱布丁!”

洛基终于放开了托尔,满意地给她了一个

“哦我的傻哥哥那满是肌肉的脑子还有的救!”的欣慰眼神。

“………”

托尔心里很崩溃,她以为他会说——“这种甜腻的食物只会让人变得软弱!”

人家那边的情侣都是女方对着男方撒娇说想要这、想要那,
而他们这边的情况却是……

托尔笑笑去拿弓,她还挺喜欢被洛基指使来指使去的……

“等等!”

洛基突然按住了托尔的胳膊,有些担忧地看了她手中的弓一眼,

“你轻一点,别太用力”

“Well,弟弟,你相信我!”

托尔在人们诧异、好奇的眼光中随意地拿起弓,这在她手上就像块布一样轻;

托尔没有走到划定的线那里,嗖嗖几下人们还没有来得及看,十支箭已经全射完了;

她尽力克制了自己的力量,每一次搭了两支箭——

托尔也想直接十支箭一起射出去,但中庭的自然规则不允许……

如果搭的多了,弓体回弹不一致、用力不一致,且尾翼会受到破坏,
射出去的箭会呈漫天型随便落下;

托尔笑容满面,觉得自己把弟弟给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抬眼一看,愣了……

前方的靶子上面什么都没有,只在红心处有一个窟窿,十支箭在靶子后面掉了一地;

这靶子的质量真不好啊真不好……

主办方泪流满面地把一箱布丁抬给他们,并在心底希望他们不要再来了……

评论(4)
热度(23)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