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三十一章)

这一章锤基,一点乱七八糟的龙族剧情,

预警:强X(估计你们都习惯了)、SM(估计你们也习惯了)

                                       (三十一)

洛基把布丁扔进了四维空间里,然后拉着托尔把中庭人的活动、游戏都玩了一遍;
  
  在此期间他收获了几盒冰淇淋、几本书、一根橄榄枝、一只猫、还有一条绿宝石项链;
  
  人们在巡游的彩车上穿得五彩缤纷比着舞,LED灯晃得人目眩神迷……
  
  托尔不会和洛基“比舞”,但他们可以“比武”;
  
  洛基怀着“这个状态下托尔的力量会有所减弱”的想法,颇有兴趣地乐于挑战
  
  ——结果就是他惨兮兮地被他的“女伴”给按在了地上!
  
  一开始托尔放了不少水,并且那身复杂的衣服有些阻碍她的动作,
  
  看上去就像是大势在握的勇者故意逗弄着不死心的小魔王、
  
  慵懒的狮子一次又一次地扑灭了小狼的反攻……
  
  托尔想起了他们从小到大的打闹——那真是一场灾难!
  
  人们可以目瞪口呆地目睹到,
  
  方才还高贵优雅非凡、如从天国来的一对“情侣”,
  
  此刻十分狂野地大打出手——
  
  一会儿你从背后勒住了我的脖子、
  
  一会儿我钳住你的胳膊把你给甩出去、
  
  一会儿你搂住我的腰把我给掀翻、
  
  一会儿我抓住你的脚裸把你给拉倒在地……
  
  知道的知道他们可能是情感太过炽热需要特殊的方式来调情;
  
  不知道的可能已经要举报有人当众家暴了……
  
  托尔看着洛基气喘吁吁、眼中懊恼的样子心中开心极了,
  
  她把弟弟牢牢地拘束在了自己怀里,一手钳制住洛基的两只手腕,
  
  一手勒住了他的腰,就像亲手逮住了什么咬人的小动物;
  
  “唔唔……”
  
  洛基被迫整张脸埋进了托尔白花花的胸里,柔软、弹性十足的秘境一下子把他给吸了进去,
  
  他被挤得简直要窒息了!这傻子是要憋死他吗?!
  
  托尔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洛基用牙咬到了她的乳环,然后狠狠地扯了一下;
  
  托尔抽了一口气,抓着洛基的手腕把他面朝下推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这剧情是“我的野蛮女友”、还是“公主干翻了男爵”???
  
  托尔霸气十足地又一次压在了洛基的身上,宣告:
  
  “公爵,你输了——你说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刚才还平静趴着的黑发男人闻言颤抖了起来,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大、大人……请……请饶了我吧!
  
  我……这样的我是如此的卑贱……只是看着都会玷污了您的眼!
  
  只要能让大人您满意的话……我……愿意奉上我的一切!”
  
  “哦?可是我却很喜欢看你……”
  
  托尔沉声说着,“唰——”地撕下了自己的一大块裙摆,
  
  一部分用来绑“俘虏”的手,而另一部分……
  
  “我不喜欢你的舌头”
  
  托尔抓着布料就往洛基的嘴里塞,不知道一直往喉咙里送了多久,
  
  洛基想要干呕得流出了生理性泪水,托尔确认过足够深后满意地把手从他口中拿了出来。
  
  ——报复!他哥哥绝对是在报复他!
  
  洛基被塞口绑手地压着,模样诱惑无比、惹人怜爱;
  
  托尔一把把他提了起来,扔在了马背上;
  
  她大笑着去牵缰绳,另一只手拿着橄榄枝,一会儿戳戳马、一会抽在洛基的屁股上!
  
  ——他的待遇还不如一匹马?!
  
  托尔好好欣赏着她的“战利品”,嘴里哼起了最近刚学的一首破晓歌——
  
  “是的,是白天了;但那又怎样?
  
  哦,因为你要从我的身边起床?
  
  我们为什么要起床——因为曙色朦胧?
  
  我们为什么要躺倒——因为夜色来临?
  
  尽管光明,也应该使我们继续在一起……”
  
  ……洛基哭笑不得,苦苦忍受着魔音灌耳、艰难克制着自己想要弄死托尔的欲望;
  
  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了阿斯加德的两位神此时此刻正在中庭干什么,
  恐怕其他人也会想弄死他们——
  
  希芙、霍根等人处理着仙宫的事务、
  
  复仇者联盟在对付九头蛇、地球三体组织的同时顺便在找女妖、
  
  范达尔在找女妖的同时顺便了解着中庭的风土人情……
  
  他们连个假期都没有!
  
  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也同样无法享受这一日的欢乐……
  
  高塔、钟楼之上,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们手持望远镜,监视着每一条街道和广场;
  
  焰火在他们的头顶炸开,他们像是一群趴在屋檐上的枭鸟……
  
  “一号观察哨,未发现目标”
  
  “二号观察哨,未发现目标”
  
  ………
  他们通过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设备相互联络,每条街上有七处观察哨,
  
  沿街的酒吧里有执行部的十二名正式专员待命——
  
  他们都带着枪,弹匣里填满了强力麻醉效果的弗里嘉子弹;
  
  今日的目标非常棘手,系统判断是A+级;
  
  “……任务书上说,他喜欢狩猎金发年轻女孩?”
  
  “没错,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没有人真正见过他……
  
  这类生物可以彻底改变骨骼结构伪装自己,
  
  因此古代典籍里有时候是带翼的四足恐龙,
  有时候是长蛇耶梦加得,有时候是巨狼芬里厄……”
  
  “听说学院这次可是下了血本,连学生会主席都出动了?!”
  
  “还有“炎之龙斩者”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别提那个了!”
  
  ………
  他们是执行部里的普通专员,仰慕着传说中的学生会主席,
  
  在他们里面随便挑一个就有可能是英国皇室旁支、什么欧洲古老家族继承人之类的
  
  ……但这一切在血统、力量面前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他们此次的目标出现和消失都是毫无征兆的,一旦他出现,
  
  人们就会陷入深深的幻觉之中;
  
  他出现的频率跟女性受害者成正比,第二天清晨,残缺不全的受害者会被发现——
  
  无一例外面容姣好、身材火辣、金发,脸上带着迷醉的笑容;
  
  经过系统精确地分析目标的行为模式和喜好,
  
  卡塞尔学院抓捕的网就此拉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他们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狗粮倒是吃了不少;
  
  曾经有人建议他们学院跟复仇者联盟联手算了,
  
  但立刻遭到了大部分人的反对——
  
  一些老家伙、保守派认为他们应该坚守这些秘密、孤独地守护这个世界;
  
  另一些人认为,复仇者联盟就是虚伪的美国政府的狗腿、
  
  并且过不了几天很可能就会爆发内战……
  
  托尔牵着马和她的弟弟,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看着他们一样
  
  ……于是她又拿橄榄枝抽了一下洛基的屁股;
  
  就在这时,几乎是一瞬间,街上、广场上的大部分人都停下了动作,
  
  眼中变得迷茫空洞起来……
  
  ———
  
  “王,那个约顿海姆的俘虏已经送到您的寝宫里了”
  
  “好” 
  
  托尔身着华服坐在阿斯加德的王位上;
  
  他们与约顿海姆已征战多年,
  
  在此期间无数阿斯加德热血勇士为止付出生命,他的父亲、先王也劳累过度倒下……
  
  而今天,他们抓到的这个俘虏不是别人,正是约顿海姆的王子、
  
  恶名远扬、劣迹斑斑的敌国将军;
  
  “……洛基·劳非森”
  
  托尔大步迈进自己的寝宫,
  
  看到一个黑发男人正赤·身·裸·体地被锁在自己的床上;
  
  不同于一般约顿海姆人的魁梧、丑陋、也丝毫没有当初在战场上时的嗜血、疯狂,
  
  他安安静静地被绑着,好像一个被恶棍强抢过来的无辜纯良美人……
  
  约顿海姆王子的姿色、魅力九界公认第一,就连女妖罗蕾莱都自愧不如;
  
  一见到托尔,黑发男人就冷笑着用最恶毒的言语猛扎他的心脏,
  
  托尔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他只是舔了舔自己嘴边的血,
  
  继续愉悦地描述起托尔朋友、部下们的一个个惨死……
  
  托尔直接把他给打晕过去,给他戴上了口枷;
  
  他拿来滚烫的烙铁一下子按在了对方娇嫩白皙的大腿上,
  
  那完美的身体瞬间惨遭破坏,皮肤上滋滋地冒着烟……
  
  洛基被痛醒了过来,但接着又被用带着倒刺、涂着媚·药的鞭子给抽晕了过去;
  
  每次他一晕过去,托尔就会用冰水对着他当头浇下,他没办法不再次醒来;
  
  悲哀的是,约顿海姆人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
  
  而托尔永远都不知疲倦,他总是有着层出不穷的花样来折磨他……
  
  有时候是用奇奇怪怪的液体给他灌·肠然后踹他的肚子,
  
  有时候是用那根金色的权杖从他下面一直捅到他的肠子,
  
  有时候把他扔进蛇堆里让那些小畜生撕咬、侮辱他,
  
  有时候在他的敏感部位挂上重物让他光着爬过整个宫殿……
  
  反正他怎么都不会被玩坏,他也活该被这样对待;
  
  约顿海姆人有固定的发·情期,时间一到,
  
  这个骄傲的王子、将军就会忘乎所以地上赶子求·操;
  
  可不知道为什么,托尔却不想把他的俘虏赏给其他的什么人、让他成为“公用男·妓”,
  
  他只想永远把他囚·禁在自己身边好好享用他……
  
  他不分日夜、不分场合地随时干他,
  
  在王位上、在花园里、在祖先的雕像下、在圣泉旁……
  
  阿斯加德的每一处他们都玩了一遍

评论(2)
热度(27)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