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三十二章)

                               (三十二)

  
  街上的电子设备还放着大声贝的音乐,灯光依旧闪个不停,
  
  然而人们就像参加什么古代巫术集会一样,集体毫无自我意识
  
  ——“Because I\'m Batman!”
  “Eating her is honoring her, otherwise it is just murder……”
  “Miss me?!Miss me?!Miss me?!”
  
  有人神情呆滞口中念念有词,有人放声大笑,有人挥着手臂跳起舞来……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往地上“啪叽”一倒、好像睡死过去的托尔,
  
  洛基一时间还挺高兴终于不用听他的傻哥哥唱歌了!
  
  一处高楼的广告牌上隐隐约约显现出一个人影,
  
  还没等有关人员用望远镜观察清楚,一瞬间,
  
  广告牌连带着那栋楼崩裂了,人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龙!
  
  ——那是一条真正的巨龙!
  
  没有任何语言可以描述他古奥庄严的躯体,
  
  带着一种阴暗、雄浑、深邃之美,令人敬畏……
  
  他全身青黑色的鳞片从前往后一次张开、一次合拢,
  
  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他张开了巨大的黑翼,迅疾地在空中游走,
  
  时而低俯下去掳走一两个他看得上眼的金发美女……
  
  有的俘虏已经被他拆吃入腹了,有的只吃了一部分·身体,还有的已经被他给吓死了……
  
  他尖刺地嘶吼起来,执行部的专员们死死地捂上了耳朵,他们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跳了;
  
  实际上,他们现在之所以没有因心脏爆裂而死,
  
  是因为他们的龙族混血种血统——
  
  在黑暗的中世纪,人类就因觊觎龙类的力量而不断研究它们,
  
  以进贡于神·的·名义令人类的女性与龙类生育混血的后代;
  
  温顺的后代会被抚养,危险的后代则会被杀死……
  
  一代代继续混血,直到血统彻底稳定下来
  
  ———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面,在荣耀的阿斯加德之王的脚下,
  
  黑发男人一·丝·不·挂地被金色的锁链绑着,跪在他的面前……
  
  托尔将一个盛着牛奶的银盆放在了脚边,
  
  他的宿敌、约顿海姆的王子就如他想要的那样,趴着把脸凑近那盆,
  
  伸出他的银舌头来舔舐起白色的液体;
  
  这样一个屈辱至极的动作,他做得从容自然,甚至很有艺术效果……
  
  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约顿海姆怎么舍得让人上战场?
  
  他就该被圈·养起来!
  
  黑发男人舔着舔着,抬起脸来斜瞥了高高在上的王一眼,
  
  那个眼神让他瞬间呼吸一窒、大脑当空、心跳不已……
  
  ——淡淡的、平静的、傲慢又疏离、漫不经心中透着几分玩味……
  
  这不该是一个性·奴应该有的眼神,可是托尔却喜欢死了!
  
  无论他怎么折磨他,他永远都是那个“洛基·劳非森”;
  
  洛基可能只是单纯地在看他,但在托尔看来,
  
  这个黑发男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像是在对他发出致命的勾·引……
  
  当然了,他根本就无需刻意地做些什么,
  
  就算他穿得严严实实也丝毫打消不了他人的觊觎;
  
  最高的诱惑在于不经意间、无意识的、美而不自知……
  
  托尔忍不住伸出手去掐他的下巴,洛基轻笑了一声,
  
  扭动了一下赤·裸的身子,就像一只被调·教得很好的小家猫;
  
  然而下一刻,他面不改色地狠狠咬上了对方的手,残忍凶狠;
  
  如果不是托尔反应快,他手上险些要被撕扯下来一块肉!
  
  托尔抬手给了洛基一巴掌,好像不痛不痒一般,洛基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托尔也并不生气——他习惯了。
  
  随便找了什么东西塞进洛基的嘴里,他把人抱到自己的床上……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他在主导这一切,
  
  托尔却有种他从来都没有真正掌控过洛基·劳非森的感觉;
  
  就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他无比熟练地狠狠干·他,
  
  不计后果、不给对方一丝喘息之机;
  
  有时候他会莫名觉得,这一切好像太过顺利,
  
  没有任何外来的、内在的阻碍,他想怎样就怎样……
  
  洛基那双环在他腰上的腿夹得他丧失理智……
  
  风雨欲来、洪水决堤之时,一把熟悉不已的匕首凭空出现,
  
  刺穿了他的心脏!
  
  他从来都没有被刺过心脏,原来是这种感觉……
  
  洛基仍然被绑着、塞着口,没有发出声音来,在情·潮中保持冷静;
  
  托尔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
  
  “抱歉,打扰到你的好梦了,但我想你该醒醒了,哥哥……”
  
  ——下一刻,托尔睁开眼睛回到了现实,
  
  她站起身来看到洛基正趴在马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托尔满是尴尬,她毫不怀疑洛基知道刚才幻觉中的所有内容,
  
  他甚至可能亲自参与了不少……
  
  洛基在她脑海里问她:“玩得开心吗?”
  
  托尔一截一截地扯出洛基嘴里的布带……
  
  好了,她现在硬不起来了。
  
  “……别告诉我这又是你新的把戏,洛基?”
  
  “你是说我给你制造了个幻觉,让你疯狂地折磨我、干·我???
  
  你可真有想象力,我还没有这么变·态……”
  
  洛基示意托尔看看远处十分惨烈的一片混战——
  
  “临时专员全体退后!”
  
  天空上方飞掠着几架直·升·机,地面上一队队训练有素的人冲破人群的阻碍,
  
  朝着一只青黑色的巨龙前仆后继……
  
  无论是大口径的“眼镜蛇”左·轮·枪、还是锋利的刺剑对这大家伙都毫无作用,
  
  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其头皮上溅起,子·弹打上去竟然响起金属轰鸣般的巨响。
  
  有人喊:“……那是骨骼强化?!”
  
  没错,虽然那不是真正纯血种的龙,但他也可以将骨骼提升到高强度合金的硬度,
  有超高速细胞分裂能力……
  
  “变·态的是这些人——源自于人类女性与畜牲交·配的历史,
  
  哦中庭人也很有想象力”
  
  洛基颇有兴致地看他们“屠龙”
  
  ——如果那也称得上是“屠龙”的话,
  
  “……你赌哪边赢?”
  
  “洛基!我们不能对此坐视不理!”
  
  ……就在这时,有人大喊——“所有人退后!由我接管战场!”
  
  “……是学生会主席?!”
  
  他们都激动非常,仿佛终于等来了救世主!
  
  洛基不禁有些好奇这些蝼蚁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他看到一架黑色摩托车高速跑在屋顶上,在屋顶之间跳跃,
  
  留下曲曲折折的白色尾气;
  
  一个披着黑色风衣的年轻人忽然腾至空中,将摩托车砸向了巨龙!
  
  那辆车应该有上百公斤,且高速运动着,动能是弹·头的几千倍!
  
  然而那龙轻易地就用爪子抓住了摩托车……
  
  年轻人在空中还没有落地就已经抽出了沙·漠·之·鹰,命中了摩托车的油箱!
  
  爆炸声震耳欲聋,火雨瞬间燃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洛基突然想起了什么糟糕的回忆……
  
  他有一个深刻的亲身教训,那就是——
  
  千万不要随便乱接敌人射来/砸来的东西!
  
  但他知道,龙远没有那么脆弱,那些人估计还得折腾上好一段时间,
  
  可惜了他出来好好玩的想法,他还想再捞上几条金鱼什么的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中庭到现在都还没有毁灭。
  
  这条龙并不是低智商的凶兽,这里有这么多人他完全可以抓一个来当人质!
  
  他随意地扫了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站在街上的金发美女;
  
  他“唰——”地一声就朝她扑了过去!
  
  所有执行部的专员都大惊失色——
  
  连他们这些精英中的精英都几乎不可能逃脱巨龙的魔爪,
  
  更何况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这名美丽、可怜的女孩该是多么绝望、无助……
  
  不,也许她已沉浸在美好的幻梦中无法自拔,她会笑着死去……
  
  学生会主席像鹰一般朝这边冲了过来,他争分夺秒地要抢救人质!



评论(2)
热度(20)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