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三十六章)

预警:dirty talk  一锤二基  基妹女体

             (三十六)

  
  ……洛基装不下去了,他恼羞成怒之下一边大骂托尔“禽兽不如”,
  
  一边用最大力气去踹托尔,哪里还有刚才万分之一的虚弱和乖巧???
  
  托尔像只丧心病狂的凶兽一样猛地往洛基的身上扑去,
  
  眼中充满狂热仿佛饥肠辘辘了几个月;
  
  他们在走廊上激情扭打起来,我压住你、你压住我……
  
  地板被撞得砰砰作响,柱子也惨遭摧残。
  
  两个成年神祗此时此刻形象全无,
  就像两个精力旺盛、血气方刚的中庭人在展开一场殊死搏斗一样
  
  ——啊奥丁在上!赌上我们各自的尊严、信仰与荣誉……
  
  在这块公平、自由的土地上我们定要分出一个胜负,为了……
  
  为了什么来着?
  
  “弟弟,你太弱了!随便一个普通人类就可以把你按在地上!”
  
  “普通人类”之一的托尔把洛基给按在了地上,吼出来的声音让洛基耳膜疼,
  
  “我为你操碎了心!你真该跟我学学怎么打架!”
  
  “哦是吗?!那么是谁被·我·操·得心都碎了?!”
  
  洛基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他又被托尔给气炸了!
  
  洛基像条灵活的鱼一样挣脱了托尔,
  但很快又被好猎手再次抓住、逮了回来……
  
  托尔强硬地骑在了洛基的身上,
  被布料紧紧裹着的巨物在洛基身上饥饿难耐地戳来戳去,
  
  隔着双方的衣物洛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上面的滚烫;
  
  ——该死!
  
  洛基被托尔压得动弹不得,托尔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他就像撕期待已久的礼物的精致包装一样,
  什么彩带、什么塑料膜……统统都是妨碍!
  
  托尔一边撕一边厚颜无耻地问洛基:
  
  “弟弟!
  你就不能用用你神奇的小法术把这碍事的衣服给变没吗?!”
  
  “……OK.”
  
  洛基不怒反笑,答应得相当爽快;
  
  “嘭”的一声,托尔身上的衣服消失不见了。
  
  “………”
  
  托尔想——这也不错?
  
  洛基像个娇贵的小公主一样,在托尔身下神情倨傲,
  任由金发男人胡乱地解着他的腰带;
  
  听着金属扣的清脆响声,洛基眯起眼睛伸手去揉托尔的头发,
  
  他的眼角眉梢里满是惬意和勾人的媚惑……
  
  终于,托尔一气把洛基的裤子、内裤扯了个干干净净,
  
  洛基感到自己下身一阵凉意。
  
  托尔一把抓住了洛基的一只小腿,将其抬高贴在了自己脸旁;
  
  洛基半调皮半撩拨地舒展了一下脚背,那形态优美极了;
  
  托尔气喘吁吁地在他的小腿、大腿内侧一阵乱啃,
  
  然后用自己温热的舌头舔舐起洛基冰凉的皮肤,
  
  就像在吮含一块美玉;他尝了又尝,怎么都品味不够……
  
  洛基仰起头来缓缓从唇齿中吐出一声舒服的谓叹。
  
  托尔索性把洛基修长白嫩的双腿搭在了自己肩上,
  
  他熟练地用手指给洛基的后xue做着润hua,三根手指一下子被吃得死死的。
  
  “呜……”
  
  洛基眼中茫然了起来,托尔爱死了他弟弟的这副样子!
  
  “放松……”
  
  等到托尔认为洛基已经准备好了,他才要亲自挺身而入……
  
  然而,就在他兴致高涨、打算大肆进攻一番时,
  
  他眼前的人泡沫一般地消失了!!!
  
  托尔愤愤地骂了一句脏话,随即被熟悉的锁链缠住了手脚;
  
  最残忍的是,
  他的下身还肿胀得难受就被冰凉的金属链子牢牢紧缚住了!
  
  他被勒得要晕死过去!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洛基喜欢控制他,就像他喜欢把洛基随时别在自己裤腰带上一样……
  
  洛基低沉地笑着出现在托尔的身后,托尔没法转过身去,
  
  但他知道洛基此时一定是得意的——
  
  他成功地又一次戏耍了他的哥哥!
  
  洛基从背后抱住了托尔,热气喷在他的脖颈上。
  
  ——洛基想,真好。
  
  他完全地占有着他、支配着他,再不会有人对他这样做……
  
  他的哥哥,阿斯加德、整个九界的守护神,
  
  爱着人类、爱着星辰、爱着宇宙间的一切生灵……
  
  可是那些博爱、滥情,洛基都不会放在眼里,
  
  因为他现在拥有最好的!
  
  托尔再一次对洛基缴械投降了,总是这样……
  
  这世上的一切,还有什么是洛基不能得到的呢?
  
  他想让洛基知道,他从未比他这个哥哥、比任何一个阿斯加德人缺失些什么,
  
  甚至他比他们都要独特……
  
  他有着他的燎原之火、璀璨之光,
  
  来自深海、来自雪原、来自极地……从未湮没、从未被遮藏;
  
  就算有人一时蒙了心不识珠蚌,
  那他有朝一日定会为自己的鄙陋、愚昧付出代价!
  
  他与他并肩、他与他共享一切……不,除了悲伤与疼痛;
  
  他的弟弟,阿斯加德的小王子,洛基·奥丁森,
  
  怎么能承载那些可怕的东西?
  
  谁若是胆敢对他的弟弟说一句重话,
  那他便是不把托尔·奥丁森放在眼里!
  
  谁若是胆敢轻视他的弟弟,那就是在挑衅、侮辱他!
  
  谁若是胆敢让他的弟弟稍微皱一下眉头,
  那就要做好承受雷神滔天怒火的觉悟!
  
  ……他甚至遗憾,他怎么现在才把自己全身心地献给洛基呢?
  
  ——他究竟是有多迟钝?
  
  原来世上还有这样一种方式、
  
  这样一种方式让他心中积蓄的洪水倾泻而出、奔腾万里、
  让他的风暴席卷八方!
  
  即使他打不出来闪电、召唤不出隆隆雷鸣,
  
  天上诸神见了也要心惊胆战地为他们许下祝福之光、颂起赞歌……
  
  这世上,世人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关系都不适用于他们,
  
  但又几乎全部都包含在内;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从未真正变过……
  
  从一片黑暗的亘古、从万物有灵的原始、从诸神的黎明……
  
  无所谓爱情、无所谓兄弟情义,什么含义都无法被赋予、什么又都可以赋予。
  
  他感到无比的快乐;
  
  他把自己全身心地都献给他的弟弟;
  
  他触碰着他、他吻着他、他拥抱着他、他想着他……
  
  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感到无比的快乐,
  
  就算现在洛基突然刺穿他的心脏在他耳边说“哥哥,我喜欢你血的颜色”,
  
  那也无法让这份快乐减少分毫;
  
  仿佛他要补偿些什么、补偿另一个世界里的愧……
  
  “哥哥,你的长发真美……”
  
  他听见洛基这样轻声赞叹着。
  
  ——这是怎样动人的一种声音?
  
  来自他的弟弟,他日日夜夜地听了一千多年,今后还会一直听下去;
  
  他被链子束缚着、被洛基抱着,
  湛蓝的眼睛里柔和明亮似星辰汪洋,
  
  他说:“……你想要,那就剪了它吧”
  
  “不必了”洛基微笑起来,
  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眨,
  
  “长发我也有的,你见过,我要让你再看一次……”
  
  话音刚落,又一个洛基出现在托尔的面前——
  
  她是一名妖艳又狂野的女性,一头纯黑的波浪卷发披散着,
  
  眉梢细而带有女性独有的妩媚,嘴唇颜色深得发紫,
  形状好看的指甲是黑色的;
  
  她赤着脚,全身只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绿色纱裙;
  
  她高挑纤细,却又势不可当;
  
  跟托尔的女性气质比起来,这简直是另一个极端,
  女妖罗蕾莱见了又会无地自容了……
  
  托尔抽了一口气,他想起来了那次——
  
  他跟范达尔他们外出打猎,听到有女性落水求救的声音,
  
  他立刻奔了过去跃入水中将人救起;
  
  看到那黑发绿瞳他完全没有多想,只觉得这女孩越看越迷人……
  
  女孩非常激动,一边哭一边抱住他猛亲;
  
  她湿淋淋、光·溜·溜的诱人身体直往他的身上蹭,
  
  他一边安慰她一边努力使自己保持理智……
  
  范达尔他们见了吹了声口哨就勾肩搭背地溜走了。
  
  在她进一步撩拨他之前,
  他解下自己的红色披风给她严严实实地披上……
  
  女孩“嘭”地一声变成了个大男人,
  
  神色轻蔑又古怪地问他——
  
  “……哥哥,你不会是不行吧???”
  
  托尔瞬时吓得把怀里的人连带着披风像丢垃圾一样扔进了水里!
  
  然后洛基气得把他也拉了下来、狠狠地灌他水……
  
  从那以后,托尔就对黑发绿瞳的女性有恐惧症了。
  
  女洛基邪肆地笑着,缓缓优雅地在托尔身前展示自己的身体;
  
  她撩了撩自己的黑色长发,凑近去吻他;
  
  而原来的洛基紧紧地环住他的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下身滚烫的物什在托尔臀·瓣处磨蹭来磨蹭去……
  
  托尔颤抖着,臀·缝间和被链子锁住的前面都溢出了液体,
  
  相较而言前者更多一些。
  
  洛基有一下没一下地去扯托尔胸前的乳环,
  
  他总觉得他哥哥的胸被他越玩越大了……
  
  女洛基直接把身体贴了上来,每一寸肌肤、每一份温度都清晰可感;
  
  托尔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冷香气,也不知道是谁的。
  
  “哥哥,你不会是不行吧?”
  
  她亲昵地问托尔,诱哄道:
  
  “你想不想操·你的妹妹?”
  
  “我……” 
  
  托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的下身胀大得恐怕要发青发紫了……
  
  “说给我听——
  你想操·你的妹妹、你还想被你的弟弟操”
  
  托尔强忍着痛苦,顺从地重复了洛基要求他说的话,
  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
  
  “真乖……”
  
  洛基奖励似的在他的头顶一吻,然后真的撤去了他身上的所有锁链;
  
  洛基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说:
  
  “对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我没有给你的那位朋友自由进出这里的权限,所以他暂时离开不了,
  
  这意味着……你要小声一点,别把我们的客人给吓到……”
  
  说着,洛基就直接进·入了他的身体!


评论(7)
热度(39)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