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盗笔全职 漫威 磕锤基基锤 盾冬 霜铁也吃 写同人自娱自乐 懒 文渣

(基锤/锤基)Conquer(第三十七章)

                                (三十七)

  
  托尔舌尖抵在牙根处压抑着自己的闷哼声,他的呼吸在清凉的空气中烧而烫。
  
  在被侵入的一瞬间,他的身体是欢呼雀跃的,他早已被洛基开发、调·教得敏感又好用;
  
  伟大的雷神被他的弟弟推入了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世界——
  
  他从最初懵然无知的青涩、神圣不可侵犯如纯粹晶莹的金色琥珀……
  
  逐渐被一点一点地玷污、晕染开来,带着愉悦、带着放纵,直到失去了具体的形态。
  
  他上面的那张嘴被她纠缠得满是接连不断的水声,催情不已;
  
  他下面的那张嘴正吃得津津有味,就像平日里对着香喷喷的大盘鸡、烤乳猪、熊掌……
  
  代表着食欲、饥渴的津液晶莹透亮,如同潺潺清泉,一股一股地漫过他的唇瓣。
  
  另一种水声来自这清泉的源头,来自最崇高、无上的神明已融化的琥珀身体……
  
  在隐秘的最深处、只有一人有权探寻的最深处,
  
  那里波涛汹涌、巨浪翻滚、凶兽怒嚎!
  
  “哈……”
  
  他快要溺死了、快要被这冲天涤日的狂潮所掀翻、吞噬;
  
  他的身体、这具承载着无穷力量、被赐予世间一切祝福、受诸神眼泪洗涤、
  
  寄寓着光明神格的身体呵……还有什么是属于他自己的呢?
  
  ——他的那头汗水淋漓、与一缕缕黑色绕在一起的金发吗?
  
  他的那双里面除了眼前人以外别无他物的蓝色眼睛吗?
  
  他那汁水四溢、同时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两张嘴吗?
  
  他那红得发亮、要滴出水来、还可怜兮兮地坠着乳环的峰尖吗?
  
  ……还是他那被温暖、湿热的甬道所紧密包裹着的硕物?
  
  什么都不属于他,可是他在这种要被撕裂般的灵魂抽离中,
  
  感到了巨大的充实与满足……不,他还远没有被满足。
  
  ——伟大的雷神呵!他的身体正如他阔大浩瀚的胸怀,可以装下整个宇宙!
  
  “……哥哥,你可真教我嫉妒!我该怎样填满你?
  
  用我的血、我的泪、我的一切……如同夏日午后的暴雨?
  
  如同寒冬噼里啪啦的冰雹?如同火山中喷薄的岩浆?
  
  马里亚纳海沟、尼伯龙根、永恒之池里的水会被你吸干吗?
  
  世间无数的生灵都会跪下向你请求操·进你那妙不可言的洞里……
  
  而你呢?你这无私、博爱的神,你会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展现你的拿手好戏……
  
  我们阿斯加德大王子上面的嘴和下面的嘴可都是很在行!
  
  我很好奇你究竟可以含进去多少根?!你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
  
  洛基操·着他,不留余力、凶狠任性地操·着他,像在奋力地驯服一只野性十足的狮子,
  
  但他哪里又需要真正驯服呢?
  
  托尔说不出话来,最多是从干涩的喉咙里发出几声闷闷沉沉的低吼,
  
  可是这吼声真是性感得要命、令人更加兴奋!
  
  恍然间看到天边晨光熹微、空蒙白茫……天上地下、宇宙四方一片洁净、纤尘不染
  
  ……高原之上,万兽之王仰天长啸;
  
  那声音穿越长河、伴着风来亲吻一个人……
  
  那人的模样,他睁眼、闭眼、清醒、入梦都不能忘!他该怎样去描绘他……
  
  他做不到……他做不到!
  
  他说不出话来,他的身体被洛基硬生生地拉下了神坛,
  
  可他的思想、他的灵魂都在自由地诉说……可又实在诉说不出来什么;
  
  他总觉得、他总觉得,他一生的话,在某个世界的某一刻的某个眼神里全部说尽了!
  
  有人神情复杂地向他回望——
  
  “I,Loki,prince of Asgard……Odinson……”
  
  Odinson……
  
  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然泪流满面。
  
  雷霆之神哭了。
  
  “……哥哥,你不快乐吗?”
  
  她用温热的舌舔去他的泪,扭动着腰让他进入得更深。
  
  “不,我很快乐”
  
  终于,他说出话来。
  
  仿佛为了表达他的这份快乐,他迎合着他们两个,他们交·缠着、厮磨着,
  
  无比默契、难分难舍……
  
  她的下身流出血来,她拿手一抹涂在他的唇上,笑得恣肆又张扬,
  
  让人想到好看优美的槲寄生,小小的一丛、四季常青、开出黄色的花朵……
  
  她的花香中带着漫漫寒冬里的凉。
  
  洛基释放在托尔的身体里,一次又一次……
  
  洛基用手圈住他的脖子,说:
  
  “哥哥,我不像你,我的胸膛并不大,绝装不下整个或者说是部分的宇宙……”
  
  “但是你拥有我!”
  
  “是的……我拥有你!”
  
  ——我拥有你!
  
  他们一前一后地给予托尔他从未体验过的双重快感,毫不吝啬、没有节制。
  
  他爽到了极点,眼前甚至看不清东西了……而这时,
  
  洛基和她一声一声地唤起“哥哥”、“哥哥”、“哥哥”……
  
  每一声几乎都不一样,有的像水银、有的像槲寄生花开、有的像宁静的叹息……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地萦绕在他的耳边、萦绕在他的心上;
  
  只听这唤,他就要烧着了、冒火了、碎了、化了、分崩离析了!
  
  “哥哥,你现在感到满足吗?我有好好地喂饱你吗?
  
  你看,你天生有着一具色·情的身体,
  
  你每天不知检点、坦胸露乳、挺胸摇臀地晃来晃去、大摇大摆……
  
  你每动一动,那冰凉冷硬的金属就撞击在你的胸上;
  
  稍微一摸你、一扯,你就红了、硬了……
  
  不,根本就不需要那样!只要看你一眼你这单细胞动物就要浑身发痒!
  
  你这厚实的皮肉是用来拍打的吗?你的屁股比女人的还要翘!
  
  你的洞贪婪地吸个不停、又“哗啦啦”地淌个不停……
  
  你该怎么让它停下来?!”
  
  “洛基……那是因为你!”
  
  托尔崩溃地向洛基大吼,
  
  “你真该操操·你自己!或者被你自己干一干!”
  
  ——能让托尔抓狂、发疯的,永远不只是洛基的触碰;
  
  他现在插·在她的身体里,可是他更想、发了疯地想……
  
  用那东西一下子堵住洛基说个不停的嘴!
  
  让他喜欢玩火的弟弟只能“呜呜呜”地求饶!
  
  让那银舌头听起来好像被猫给叼走了!他发誓他迟早会这样做!
  
  到那个时候,就算洛基哭得梨花带雨、椎心饮泣也没有用了!!!
  
  ……但是现在,雄心不已、壮志难酬的雷神只能压着她被洛基干·翻在地!
  
  这是何等淫luan呵!他们青天白日里在走廊上滚作一团,
  
  地板上、柱子上、墙上……到处都蹭上了不知道谁的什么液体……
  
  窗外吹来清爽的风,让这一屋子里的爱·欲味道不至于太过浓重。
  
  ………
  
  终于,托尔趴着没了动静,洛基心满意足地放过了他;
  
  洛基究竟一共贯穿了他多少回,谁也记不清了。
  
  而她也到了极限,洛基让她消失了。
  
  托尔的小腹十分可爱地鼓了起来,像怀了孕,里面有着什么不言而喻……
  
  洛基灌了他哥哥太多、太久了,再灌下去恐怕托尔会爬不起来,
  
  也就只有托尔才有这样的耐度、韧性。
  
  他的哥哥永远都不会像他那样浪·荡、主动扮演好在下面的角色,
  
  但是托尔默默承受、忍耐的样子可真是太棒了……
  
  他的哥哥现在满身都沾着他的白·浊,肚子里也吃得胀胀的。
  
  洛基撤出了托尔的身体,但立即在有更多jing液涌出的一瞬间,
  
  用通感球堵住了托尔下面的那张嘴——就像给大只的牛奶罐装上了塞子;
  
  洛基把塞子往里面推了又推,直到足够深很难掉出来;
  
  ——这样,他的哥哥就可以把他的jing液含得很久很久了。
  
  ……犹嫌不够,洛基手指上亮起绿光,在托尔光·裸的身上涂抹起来;
  
  他写的是他自己的名字,行云流水,一个又一个,直到几乎把托尔身上的皮肤全部写满。
  
  “Loki”、“Loki”、“Loki”、“Loki”、“Loki”、“Loki”、“Loki”、“Loki”、
  “Loki”、“Loki”
  
  ……到处都是“Loki”。
  
  当洛基手指划过托尔鼓鼓的肚子的时候,
  托尔动了动,抓上了洛基纤细的手腕,但并不怎么用力。
  
  如果阿斯加德三圣母还有眼、还没睡着,
  那她们一定会为王子们之间乱·搞的程度感到瞠目结舌,
  
  羞愤震惊地要去撞世界之树、从彩虹桥上往下跳……
  
  达摩克利斯之剑也会坠落下来,把整个中庭砸个粉碎!
  
  洛基想——唉,他怎么能这样对待阿斯加德的大王子、雷霆之神呢?
  
  但他就是这样做了,非常过分……
  
  他,洛基·奥丁森,就是可以这样做;
  
  他甚至还愉快地哼起了歌——
  
  “再没有众神之父不为你感到骄傲……再没有哥哥表现得像个傻子……
  
  而且整个仙宫都会爱你~他们夸赞你~
  
  被如此高的崇敬~包围着!当人们见到我时他们会尖叫!”
  
  托尔默默地给他鼓了个掌:“弟弟,你唱得真棒!”
  
  ——嗯,这是事实。
  
  ……
  透过他们所在的走廊的窗户,他们可以望见外面枝繁叶茂的苹果树,
  
  树枝上有的苹果又青又红,有的已经红透了,从风中可以嗅到若有若无的香甜气息。
  
  洛基眼前依稀浮现出小时候他踩着托尔的肩膀去采摘果子的画面,
  
  那时候托尔轻而易举地就能将他抱起来,现在……嗯……估计也能……
  
  但他已经不需要再去踩托尔的肩膀了。
  
  洛基望着窗外的苹果树一瞬间笑得像个单纯的少年,
  
  他说:“我想吃苹果了”
  
  ——小王子说他想要吃苹果了。
  
  那么接下来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托尔笑笑在心里想:得知了这一事情后,你就应该不顾一切地跑去为他摘下来!
  
  然后喘着粗气捧到他的面前——“我的殿下,你看!苹果!”
  
  但是他会告诉你“唉!我现在不想吃啦!”、并把苹果从窗子丢出去……
  
  你不能生气,接着你应该说
  
  “知道了!我早该料到你不会想吃它,我真蠢,抱歉!
  
  我再给你去摘点儿别的……你喜欢什么?梨还是李子?”
  
  ——于是,托尔就照这样做了。
  
  他吃力地从地上爬起身来,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评论(5)
热度(37)

© 280987670 | Powered by LOFTER